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现代言情 » 此生不顾最新章节列表 » 《此生不顾》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此生不顾》正文 尾声

文/柠檬羽嫣
    半个月后。

    病房里,苏顾然收拾好东西,等着去办出院手续的宋乔生回来。

    这半个月里,她做了许多的检查,最终确诊为军团菌病,这是一种呼吸道传染病,但不通过人人传播,因而陪伴在她身边的宋乔生无恙,问题是出在了张德民所住酒店的中央空调上,她去帮张德民取东西的时候不幸被感染。

    确定病因后,苏顾然服用了相应药物治疗,病情很快好转,今天就是她的出院日。

    将包的拉链拉好,她坐在病床上,环视着这间病房。

    细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苏顾然尚有几分难以置信,她经历了一场很糟糕很糟糕的噩梦,然后,在这场噩梦中出现了最美好的梦境。

    她想起每一次她咳嗽的时候见血,宋乔生紧张的样子;想起每一次胃肠道不舒服吐出来后不想吃东西,宋乔生都会在一旁耐心到不可思议地哄着她;因为虚弱太瘦,输液的时候护士很难将针扎进血管,经常会鼓包,他就自己给她扎,宋大医生扎针的时候镇定自若,一扎完了就一脸心疼地看着她问:“疼不疼?”

    她撇嘴,“疼”,然后又咧嘴冲他一笑,“说明我感觉灵敏!”

    她也出现过意识障碍,这样的神经学症状,她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床边这位一贯冷静的神经科医生长舒了一口气,面上的庆幸与欣喜毫不遮掩。

    军团病的诊断确定的时候,她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是这样,她就不用担心他被传染了。

    他会好好的。

    他们都能好好的。

    宋乔生的父母曾经来过,他的母亲竭力想要劝他回家,但宋乔生的态度坚决,宋母最终也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自己的儿子为了苏顾然连隔离病房都闯了,她又还能怎么样呢?

    院里的处分决定已经下了,三年之内宋乔生是没有任何晋升机会的,她和宋志民都觉得宋乔生真是糊涂到家了,原本大好的前程,此刻又被苏顾然给耽误了,但宋乔生本人对此倒是平静,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这是我该承担的。”

    冥顽不灵!

    终究还是妥协,宋母将带来的保温桶递给了宋乔生,“梨汤,给她喝了吧!”但她说话的时候还是刻意没有去看苏顾然。

    有些事,还需要时间和耐心解决。

    钱倩倩来看她的时候和她说起古月集团要被晋城基团吞并了,因为宋乔生提起的侵权诉讼,古月集团在新药的宣传和营销上原本投入了大量本金此时俱是亏损,他们原先与晋城基团谈合作,阳奉阴违,一变再变,晋家的人显然不会由着他们来闹,这两个月来早有准备对古月集团进行压制。

    也就是在这时,本地的另外一家公司里中抓出了一个商业间谍,这个间谍被捕后交代出了当年受雇于胡家窃取钱氏资料的事,胡静颜父亲被捕入狱,古月集团股市一日之间崩盘,晋城基团顺势将古月集团吞并。

    这么多年过去,胡家终究是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苏终笙记得钱倩倩说这些时,险些要哭出来,这是钱倩倩的心结,这么多年的委屈、埋怨命运的不公,如今终于可以放下。

    秋意渐浓,阳光明媚,真是一个收获的好时节。

    思绪渐渐走远,就在这时,门口那边忽然传来了动静,她抬头,是宋乔生回来了。

    他的手里拿着出院的单据,还有一个袋子里装的都是药,他将袋子递给她,“你看下这些药,回去记得吃!”

    苏顾然接过,自然地低头在袋子里翻看着都有些什么药,嘴里念念地抱怨道:“好多药啊,感觉这段时间我都该成药罐子了!”

    正说着,余光一瞥,她忽然注意到袋子里面有一个红色的东西,应该并不是药盒,她觉得奇怪,伸手去摸出来一看,突然怔在了那里。

    这是……戒指盒!

    她还在震惊的时候,手上的东西就已经被宋乔生拿了过去,她看着他打开盒子,露出的果然是一枚订婚戒指,他单膝触地,将戒指举到她的面前。

    他的神情格外严肃,还透着些紧张,声音却是那样的坚定:“顾然,听说你住进隔离病房的那一天,我和上天打了一个赌,只要你能好起来,我绝不会再离开你,顾然,请你答应我,让我陪伴你剩下的人生,好吗?”

    他目光灼灼地看向她,呼吸都不由变得小心翼翼。

    在他的注视中,她红了眼眶。

    “宋乔生,你进来的那天,我就在心里和自己打了一个赌,只要我们能好好的出去,我就绝不会让你再离开我!”

    她向宋乔生伸出左手,开口,声音已经哽咽:“我答应。”

    这一刻的感觉,用欣喜若狂都不够形容,宋乔生从盒子中取出戒指,以手稳著称的外科医生在这一刻竟然有些颤抖,他将戒指格外小心地戴在苏顾然的无名指上,然后,握住她的手,变成十指相扣的姿势。

    “宋太太?”

    “恩?”

    “我喜欢你。”

    听到这四个字,苏顾然不禁莞尔,眼泪却落的更凶,她忽然就想起了很多年前还在玩魔方的男孩别扭地说:“我才不喜欢她这样的爱哭鬼呢!”

    那个时候,他们甚至还不清楚什么叫做喜欢,一晃就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相识二十三年,零两个月。

    唇畔的笑意更深,她启唇:“我也是。”

    “我爱你。”

    阳光正好,洒在他的身上,就像他一样让人心生温暖。

    苏顾然俯身,慢慢的、慢慢的,轻吻在了他的唇上。

    这一刻,仿佛永远。

    ——正文完——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此生不顾》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