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最新章节列表 »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正文 第496章 你还记得紫腚对吗(两章合,为Melody_辰辰打赏+)

文/YTT桃桃
    别人都在认真聆听全市未来几年的市区规划和经济发展策略,听着这些从里面揣摩商机。

    再核算下自己的公司对哪些破产企业感兴趣,能够得到政府多大的税收和政策支持。

    唯独江源达和任建国,他俩是盯着任子滔的后脑勺在激动。

    老任想着:我儿壮实了,没瘦,啥时候到家的啊?唉,可下回来了,心也能终于落底儿了。

    老江是沉吟着心想:还别说,冷不丁出现,给他都整激动了,臭小子还跟他挤咕下眼睛。

    会议结束,任建国和江源达特意先离开会议室,去门口等着任子滔,为的是一会儿见面说话能方便,免得跟这个握手那个握手,得赶紧回家。

    他们双双杵在那一手拿雨伞,一手夹着烟,也不对话,看着外面正下着瓢泼大雨,雨声给这俩人的心也浇的乱糟糟,着急啊。

    终于:

    “爸。”

    “嗳?”任建国立马扭头,看着儿子从楼梯上急步下楼,他用皮鞋使劲一撵烟头:“嗳!”

    任子滔边小跑到近前边回眸看了眼后面,都是人,也就没来个大拥抱。

    他拽着任建国的手使劲攥了攥以表达想念:“见着我意外了吧,你们刚才有没有认真听会啊?”

    任子滔秒变幼儿园小朋友的家长,在问小朋友有没有认真听讲,然后问完也不等任建国回话,就对江源达说:“江叔,你想我了没?惦记坏了吧。”

    江源达虽然用鼻子哼了声,一副你想得倒挺美的架势,但是笑容已然憋不住了,撑开雨伞:“臭小子,走,这不是说话的地儿,回家。”脾气急的男人干啥都利索,说完就冲进了雨幕中。

    任建国也迅速撑起雨伞,将一大半雨伞都给儿子挡住。

    瓢泼大雨中,爷俩都得拔高点儿嗓门。

    “啥时候回来的啊?你妈知道你回来不?”

    “不知道,刚到没几个小时,”确实,又没超过24小时,老爸又没问是昨天还是今天,不算撒谎,免得在江叔那说秃噜嘴,男男特意嘱咐的,怕江叔多寻思再炸了。

    任建国发现儿子忽然站住了,他打斜着雨伞,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拽儿子胳膊:“傻瞅啥呢,你瞅我这胳膊浇的,咱车停在那面呢,快点儿,看你江叔等着吶。”

    “爸,我到了,”说完就打开车门,任子滔又改扯任建国胳膊:“你来开这车,雨伞给我,我去坐江叔的,这车本来就是给你买的。”

    “啥、啥玩应?”

    远处江源达喊道:“你爷俩在磨蹭什么吶?”

    任建国推了把任子滔:“你给我进去,快别这么敞着车门,这都真皮的啊,不能让雨浇,到家再说。”

    听起来挺镇定,但是等任子滔钻进奔驰车后,任建国举着雨伞就往江源达的方向跑。

    从裤腿一直到膝盖全被迎风的雨水沾湿了,他还兴奋道:“老江,你看见没有?虎头奔,大奔,我儿子给我买的,子滔现在开的就是。”

    江源达第一反应是眯眼看向远处,可是这雨下的啊,像雾像雨又像风,就是看不清楚像奔驰的标志,也挺想马上看两眼的。

    就当他在雨中思绪凌乱时,任子滔真就缓慢地开过来了,放下车窗:“江叔,走啊?”

    江源达……

    他干脆就没看任子滔的脸,眼神一直放在车身上,嘴上本能地答应着:“嗳,好,走。”

    等回身上车后,江源达第一句话就是:“任哥,子滔一回来是不一样了,我这、这?说心里话,终于感觉到了他们真挣到亿了。”

    然而这句发自肺腑的唏嘘,任建国却没稀得听,他握着手机:“喂?喂,雅萍啊,我跟你说,子滔回来了,你二十分钟后务必下楼,去啥饭店吃饭吶,你就知道吃,我不是要跟你说这个,我跟你说,儿子一回来,就给我买了台大奔,咱家大奔开回家了,我做梦也不敢想啊,我们马上就到,给你开开眼!”

    林雅萍在电话另一端,也激动不行的要汇报房子,奈何任建国根本不听,抢话打岔:“你先别说没用的,见面说,见面的,我现在没心思听。”

    挂了电话,任建国就侧身问江源达:“刚才看见没?黑色的。”

    “看见了,挺带劲。”

    “是不一样哈?”

    “那指定的啊,不有那么句话嘛,奔驰是豪华的,配置是不缺的,宝马撞人是要跑的,奥迪A6是当官的,丰田刹车是不灵的,凌志是不值的。”

    任建国听完江源达这番奉承话后,更是激动的搓了搓手:“你说我能开这个吗?我那后备箱一整就拉农用工具,扳子啥的都往车里一扔,这孩子,回来也不商量商量,先给我买车,竟乱花钱,不实用,要依我指定不买这个。”

    江源达……

    唉,养小子其实也挺好,知道爸爸能喜欢啥,你说明明他闺女也?唉,算了,不好意思提,那车得一百多万,借任哥车开几天过过瘾得了。

    再看家里那面儿,林雅萍已经在江家了,她合不拢嘴的挥着合同书对苏玉芹说:“快点儿,下楼,他们马上就要到家了,子滔这一回来,晚上咱必须一起吃饭,我得赶紧给任建国看看,看看我这合同,也不知道我儿子瘦没瘦,快别让男男学习了,放松放松,你给她叫出来。”

    苏玉芹非常配合,她今天本来心情也好,让女儿那纸抽里出钱闹的,想想就能乐一乐,敲书房门:

    “男男,咱走了,跟你任大娘一起下楼,子滔回来了,还给你任大娘买房子给你任大爷买汽车了,你听到我们说话没?咱都下去看看,你爸也回来了。”

    江男从题海中抬头,心想:你们这几样事我已经不新鲜了。

    “好。”

    关上房门时,苏玉芹看到林雅萍搂着江男坐电梯先下去了,她忽然一笑,想了想,又换下皮鞋进屋把纸抽盒用胳肢窝夹着,这才锁门。

    大奔率先进了小区,任子滔都没用别人告诉,他就直接开到江家了。

    车刚停,林雅萍就跑了过去:“儿子。”

    “妈。”

    林雅萍啥也不管了,一把抱住任子滔,要不是任子滔及时把住雨伞,雨伞就直接掉地上了,也是在他忙活举起雨伞时,他老妈对着他脸就又哭又笑亲了一口。

    任子滔害臊了,第一反应是赶紧看向江男,都多大个人了,还被妈妈亲,还被女朋友看见了。

    而江男给予的反应是,站在单元门口忽然掰过苏玉芹的肩膀,对准苏玉芹的脸也响亮亮亲了一口,随后就冲任子滔挑眉笑,眼里的意思是:你看我和我妈关系更好。

    就在这时,江源达的捷达也进院停下了。

    任建国笑容咧到耳根组织着:“雅萍,你看见车了没?弟妹,你看看这车,男男吶?你也回来啦?哈哈哈,大爷就知道你一准儿回家了。”

    林雅萍立刻跟他鸡同鸭讲:“你那算啥,儿子把我要开饭店那地方买下来了,还有京都我跟你提过那二手房,有印象没?”

    江男看着雨中这似忽然炸开般欢乐的一幕,耳边听着她妈妈时不时替任家高兴的笑声,就想要寻她爸,看看她爸怎么没吭声呢。

    结果就发现,在大家抢着和任子滔说话,抢着讲这讲那时,她老爸已经钻进了奔驰,估计正在驾驶座上研究呢。

    江男疑惑:爸不是喜欢宝马吗?以前提过好几次龚姑夫二哥的车,所以今天买车回来的时候,子滔哥问她,她还说呢:我爸不喜欢奔驰,等我问问他的,是给他换宝马还是换悍马。

    当江源达从车上下来时,江男更是心里微酸了下,因为任大爷在管任子滔要车钥匙,要让她爸出去开两圈儿,她爸还挺高兴的,真就接过车钥匙了,然后跟任大爷坐在车里大声兴奋地白话着:这车发动机,这车方向盘,这车怎么地……

    江男想:这不行啊,江源达是谁?我爸爸,我爸爸用羡慕成这样?!

    就在她要招手管任子滔要4S店经理电话时,任子滔已经一手举着雨伞,一手拿手机通话着往她这来了。

    只听他说:“你赶紧的,现车再送来一台,带着pos机过来,黑色就黑色,不用验车,有问题算我的,钱交了就完了呗,手续你到这来办,立刻。”

    江男笑了,先是咧开嘴闷头笑,随后冲着磅礴大雨干脆笑出了声。

    子滔哥从文质彬彬的CEO,到像极了满身黄金的中东土豪,又土又豪,他的成长过程到底发生什么,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江男:啊哈哈哈哈哈。

    后来,这天下午,由于又买了一台奔驰,晚七点半才吃上饭,去的是东北农庄专门吃大骨头的地方。

    任大爷只二两半就有点儿喝激动了,他举杯说:“此情此景,我想要……”

    江男以为是要吟诗一首。

    “我想要唱一首骏马奔驰保边疆。”

    任大娘马上扒拉他说:“你快拉倒吧,你一唱歌鬼哭狼叫的,你都容易给二哈唱毛楞。”

    而她爸也喝的情绪不稳,搂她肩膀说:“姑娘,爸以前还想着,等你一工作,我就一咬牙一跺脚,给你买台奔驰开,别让你单位同事啊同学啊小看咱,却没想到……唉,反正谢谢啦闺女,我提前享女儿福,我和你妈……”

    江源达说不下去了,瞧那样,说着说着眼圈还有点儿红,苏玉芹就将纸巾盒递了过去:“你拽一张。”

    “用不着。”

    “我是让你擦擦嘴边,沾东西了。”

    随之包房里就想起了爆笑声,可想而知,江源达干抽抽不完,里面全是钱。

    而在江男看来,满场就属姑夫酒量好,喝大半斤白酒,脸不红气不喘。

    江男哪知道啊,龚海成是更郁闷了,心想:看见没?自己那点儿钱够干啥的,哥和任哥买奔驰跟买奥拓似的。

    所以在任子滔说:“爸,你拉个建筑队,咱家也成立个任氏地产盖楼吧?毕竟这里面事,您都懂,能干好。

    江叔,我看今天那个车辆厂挺好的,厂里设备都有,竞下标买下来,就是生产港田三轮子也能挣不少,要知道下面各市县包括外省比较偏的地方,出租车还是不普遍,那厂子倒闭是给工人开不出工资,来一任领导扒一遍皮,这变成私有的看,咱们自己的营生不可能不赚钱。”

    龚海成一把拽住任子滔的胳膊:“孩子,你说姑夫干点啥?你给我支支招。”

    江男听见了,随口说了句:“姑夫,甭管活人死人都得有房,这中国国情啊,反正未来几年啊……”

    江男还没等说完呢,龚海成就眼睛一亮:“我盖墓地,成本少,就是四处打点花得多,那也比给活人盖房子少,要不然我那点儿钱不够看,”又对苏玉芹说:“嫂子,我那厂子,你有没有兴趣接手?”

    苏玉芹……

    可想而知,任子滔这趟回来后,五一劳动节还没过完呢,大人们就被他动员的全部躁动了起来,忙装修的、跑竞标的、四处踩点儿做市场调查的。

    他鼓励大人们重新干劲十足,不需要单独谈话,只需要吃饭的时候随便聊聊。

    一个月后。

    德强高中组织全校学生送高三学长学姐的毕业活动,学姐们要穿白裙子拿红气球,学长们白衬衣黑裤子,也拿红气球。

    虽然学校是为在教育局那头出彩弄的噱头,为了给学校做电视宣传,但是当江男走在学弟学妹们用人墙围出的甬道里,挥舞手中的气球,听到广播里说:“他们即将毕业”那一刻,心里还是挺感谢、挺感慨这所学校的。

    两个月后,钟老师在晚上九点多走进教室,此时教室里空无一人。

    她先擦掉了倒计时,在黑板上用彩笔写道:“祝我的学生们,都能高考顺利。”写完,钟老师就回眸看向那一张张书桌,似看到了学生们就坐在那里,面前都是书,堆满了半张桌,学生们如果困了,就趴在那里浅眠。

    ……

    京都飞往哈尔滨的飞机再次起飞,而这一次,不再是任子滔单独为江男回来,他的身边坐着刘澈、刘柳、以及付俊泽。

    紫腚对,他们还记得,要回去给江男买紫色的耐克。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重生九十年代纪事》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