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之宠爱一身最新章节列表 » 《重生之宠爱一身》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重生之宠爱一身》正文 第190章

文/水晶翡翠肉
    妞妞说了爱江景为,江景为感动的一塌糊涂,走到卫生间缓神。

    柴夏见状,问:“老公,你怎么了?”

    江景为:“老婆,妞妞说她爱我,以后给我剪指甲,给我做饭吃。她那么小,就说这样的话……”江景为其实是被妞妞暖cry了。

    柴夏笑着搂着江景为的脖子:“是不是我对你表白太少了,所以女儿说爱你,你就感动的想哭了。”

    江景为深情地望着柴夏:“都怪你。”

    柴夏脸贴着江景为的脸,蹭蹭蹭:“好好好,亲爱的老公,怪我,怪我长得漂亮又能干,还生了懂事又超萌的妞妞和铭铭。好了吧?”

    江景为被柴夏蹭的心情舒畅,浅笑着问:“还有呢?”

    柴夏:“还有什么?”

    江景为:“我啊。”

    柴夏快速反应过来:“当然!还有最重要的是,我的老公,是全世界最帅的小公举。这样好了吧?”柴夏搂着他的腰:“走走走,我们陪女儿去玩。”

    江景为这才被柴夏哄好,柴夏越来越发现,其实有时候,江景为的智商可以和妞妞画等号,甚至不如江铭的智商高。

    这边江铭刚吃完早饭,强强来找江铭上幼儿园。

    妞妞还在吃饭,江景为一勺一勺地喂,她一口一口地吃。

    “粑粑,我不想吃胡萝卜,我想吃这里面的肉肉。”妞妞小手指着咸粥内的小肉丝。

    江景为:“那不行,不吃胡萝卜就不漂亮了。”

    “啊?”妞妞问:“那,那那我吃了胡萝卜,我就能像麻麻一样,漂酿了吗?”

    柴夏笑着:“对啊,妈妈最爱吃胡萝卜了。”

    江景为:“是,某人怀孕时,饿的拿着胡萝卜就啃。”

    妞妞嘻嘻笑:“那好吧,我也吃一个胡萝卜。”

    这时,江铭背着小书包,走过来问:“妞妞,今天你还跟哥哥一起去学校吗?”

    妞妞(?~?)嚼着嘴里的胡爱萝卜,摇头:“我不去袅。”

    江铭:“你说以后都跟哥哥一起上学的。”

    妞妞犹豫:“唔……嗯……那是因为,粑粑麻麻不在家。现在粑粑麻麻在家袅,我就不想上学袅。”

    江铭生气,爸爸妈妈一回来,他作为哥哥的权力得到削弱,压根儿使唤不动妞妞,昨晚让她背诗,她说想和爸爸画画。一点也不听哥哥的话了。

    生气,生气!

    江铭:“你个叛徒!”

    妞妞(⊙o⊙):“哥哥,我不是叛徒,我是妞妞。”

    江铭气走了。

    妞妞继续坐在凳子上,两只小短腿荡来荡去吃饭。

    柴夏说:“妞妞,你哥哥生气了。”

    妞妞问:“为啥生气?”

    柴夏:“……因为你不听他话了。”

    妞妞(⊙o⊙)?

    别看江铭一副气呼呼的样子,下午气就消了。

    下午幼儿园放学,妞妞对柴夏说:“麻麻,哥哥要放学了。我去接他。”

    “好,去吧。”

    妞妞立刻向外跑。

    柴夏在她身后喊道:“妞妞,你跑慢点,别摔到了。”

    妞妞:“好。”

    妞妞前面跑,抱抱后面就跟着追了出去。

    时值夏日,晚霞满天。

    江景为和柴夏坐在顶楼看落日,顺便也就听到了,路上传来妞妞和江铭的欢笑声。

    “哥哥,哥哥!”妞妞穿着可爱的小裙子奔向江铭,开心的不得了:“哥哥,哥哥,你放学袅。”

    同时江铭背着灰太郎书包,小跑着向妞妞奔来:“妞妞。”

    到跟前时,妞妞一把扑到江铭怀里,搂着江铭的腰:“哥哥,我好想你哇!”

    江铭抱着她,完全没了早上的生气,然后拉着她的小手,往家走问:“走,我们回家,你今天在家干啥了?”

    妞妞拉着哥哥的手,边走边回答:“我喂花朵儿喝水袅,那小花都快渴死了,然后我拿着小水壶,给喝了半壶,它就活了。还有还有我和麻麻去超市袅,我还和抱抱玩耍,哥哥,麻麻给你买袅一个大坦克,跑起来轰轰轰的,倍儿帅!可是麻麻忘记买电池袅。还有,麻麻给我买了漂酿的裙子。”

    妞妞松开江铭的手,在江铭跟前转圈圈,因为步伐不稳,差点摔倒。

    江铭拉住她,她问:“哥哥,你看,我好看吗?”

    江铭:“好看好看。”

    “那哥哥,晚上的猪蹄,你能让我吃一口吗?”

    江铭:“好,给你吃一小口。”

    妞妞嘻嘻笑。

    在顶楼的江景为和柴夏默默汗颜。

    柴夏问:“晚上的小猪蹄没有妞妞的份吗?”

    江景为:“有,但是,江铭习惯性把自己的东西,很有分寸地分给妹妹点。”

    柴夏笑:“我儿子真棒。”

    “你老公也棒!”

    “那是必须的。”

    儿子女儿回来了。柴夏和江景为没有立刻下楼,而是盯着夕阳,江景为搂着柴夏:“江哲过年要结婚了。”

    柴夏反问:“是和程晓露吗?”

    江景为:“对。两个人分分合合好几次,这次算是修成正果。大哥嫂子也算放心了。我也放心了。”最后一句话,江景为说的意味深长。

    “这样挺好。”柴夏笑着依在江景为怀里,转移话题:“以前,我不喜欢看日出日落。”

    江景为:“为什么?”

    柴夏:“荒凉,孤独。”

    江景为:“现在呢?”

    柴夏:“现在有你啊。”

    江景为笑着亲吻她的脸颊。

    柴夏望着他,说:“老公,咱们两个是不是太腻歪了?好像一天24小时都在一起。别的夫妻都会保持相对的独立空间。”

    江景为:“我们没有24小时在一起,早上你晚我一个小时起床,我有一个小时看不见你。除去你我洗澡、方便、看书、、哄孩子、合上眼睛睡觉的时间,一天我看见你才10个小时,有时候你有工作我有工作,我们一天都见不到,这样一算,我们每天有一大半的时间看不到对方,在一起的时间实在太少了。”

    柴夏:“-_-||”为什么时间是这么计算的。

    “麻麻,粑粑!吃饭袅!”一个奶腔从楼下传来。

    江景为站起身来,把柴夏拉起来,这时柴夏的手机响了。

    江景为才刚说过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

    柴夏就要去一下韩国。

    江景为:“我和你一起去。”

    柴夏:“和金希珍、朴素英聚会,你个大男人去干嘛?”

    “我当你的保镖,取款机,移动行李架,另外你寂寞了,我随时洗干净了在床上等你,你可以尽情对待我。”

    柴夏:“-_-||”

    当天晚上,柴夏江景为就闹起了小别扭。

    江景为要跟着柴夏去韩国,时时刻刻黏着她。

    柴夏不愿意,因为江铭在上学,妞妞需要照顾,又是曾经美容比赛的选手聚会,所以江景为在家比较好。

    江景为就不高兴了,闹脾气了,使小性子了,不理柴夏了。

    一直到晚上睡觉,江景为的小脾气都没消,卷着被子,睡在床边。

    柴夏:“-_-||”

    不管柴夏说什么,就是一句话:“反正你又不带我去韩国。”

    柴夏:“……”

    躺床上躺了半个小时,柴夏压根儿睡不着,翻来覆去。最后趴到江景为身上,用手指戳江景为的胸膛:“江景为你个小气鬼,抠门鬼,幼稚鬼,我就是去韩国三天,你就尥蹶子给我看,你还不理我。”

    说着说着,柴夏突然息声。

    江景为一愣,低头一看,柴夏眼泪汪汪的,他顿时慌了,一下坐起来,抱着柴夏问:“老婆,怎么了?好好的哭了。”

    柴夏特别委屈:“你不理我。”

    江景为:“我没有不理你。”

    柴夏:“你说话你都不接了。”

    江景为:“我还没来得及接啊。”

    柴夏:“你为了小事,跟我使脾气。生我的气。”说着柴夏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落。

    江景为心疼坏了,搂着她又是亲又是哄的。

    终于和好。

    两个面对面躺着。

    柴夏:“我要去韩国,不带你去。”

    江景为:“好。”

    柴夏:“你不许生气。”

    江景为:“我一点不生气,你好好玩,记得想我。”江景为捧着柴夏的脸蛋亲吻。

    第二天一早,江景为抱着妞妞送柴夏到机场。

    江景为妞妞眼泪汪汪。

    柴夏眼泪汪汪。

    似乎、好像、也许、应该是很久没有和江景为分开过了,所以柴夏一上飞机,就开始难过。还有三天,时间好长啊。

    当天晚上,独自一人在韩国的柴夏就睡不着,凌晨给江景为打电话。

    本来想着响一声没人接,她就给挂上,谁知才刚响,江景为就接听了:“老婆。”

    听到江景为悦耳的声音。柴夏立刻难过,声音里都是委屈:“江景为,我被你宠坏了。”

    江景为笑:“想我了吧?”

    柴夏:“嗯。”

    江景为:“我明天去找你?”

    柴夏:“不要。”

    江景为:“……”

    柴夏:“江景为,我发现我好爱你。今天一天,我都在想你。”

    江景为:“我也是。”

    柴夏:“如果有一天你死了,我一定和你一起死。”

    江景为:“……柴小夏,大半夜,别说这么吓人的话。”

    “我就是突然伤感。”

    “那我哄哄你?”

    “怎么哄?”

    “唱国歌给你听,缓解你的思乡之情?”

    “扑哧”一声,柴夏笑出来:“江景为你……你太可爱了!可是我更想你了……”

    终于,柴夏要回来了。

    一大早,江景为将自己好好打扮了一番,去机场接柴夏。

    柴夏更是衣着光鲜,明**人。

    两个人像初谈恋爱一般。

    柴夏刚下飞机,远远地看到江景为,就飞奔来,抱住江景为,紧紧地搂住江景为。

    “江景为!”

    “柴小夏!”

    两人紧紧地搂着,然后旁若无人地亲了一下,接着非常害羞地手拉手,出了机场。

    期间,许多人因为两人高颜值而纷纷注目。

    “这对情侣长得真好看!”

    “简直美翻了!”

    “……”

    柴夏跟江景为刚一上车,两人又在车上亲吻起来,差点擦枪走火了。

    两人喘着气,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眼中皆是深情和喜悦。

    柴夏坐在江景为身上:“你今天好帅,我特别想扒光了你。”

    江景为笑:“你现在就可以扒光我。”说着江景为向后一倒,抱着柴夏滚向后座,等到两人再次起来之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

    柴夏摸着嘴唇:“江景为,你太狠了。我的嘴巴都肿了。”

    江景为低头看自己的脖子:“红红的小草莓,到处都是。”

    于是柴夏……不说了。

    解了相思之后,夫妻俩开始回家。

    柴夏问:“妞妞和江铭在干什么?”

    江景为回家:“今天星期六,江铭不上学,我来的时候,他们在说糖葫芦,还有江铭最近牙有点动,也许是要换牙了。”

    柴夏:“这么早就换牙?”

    江景为:“每个孩子都不同,也该到了这个时候了。”

    此时家中,妞妞从外面握着一串糖葫芦回来,递给江铭:“哥哥,给,我是去外面的超市买的。”

    江铭问:“你的钱花完了吗?”

    妞妞摇头:“没有,我有好多钱钱呢。”

    江铭(⊙o⊙),妹妹好土豪的样子。

    妞妞嘴馋地盯着糖葫芦:“哥哥,你快把皮儿剥掉,我要吃。”

    江铭把糖葫芦外面的包装取掉,先让妞妞舔了一下,妞妞尝到甜了,开心地说道:“好吃!”然后张大嘴巴咬一口,酸酸甜甜特别好吃,她开心的不得了:“哥哥,好吃,你也吃。”

    于是,兄妹俩你一口我一口,六个糖球吃了三个,江铭咬第四个时,没咬掉,突然傻住了。

    江铭:“(⊙o⊙)”

    妞妞:“(⊙o⊙)”

    兄妹俩盯着糖球上沾着的一颗牙齿。

    妞妞呆呆地说道:“哥哥,你的牙掉袅,你要死袅吗?”

    要死了吗?

    江铭心里一寒,他要死了吗?江铭转头妞妞,妞妞傻傻地望着哥哥,比江铭提前进入状态,哇的一声哭起来了,抱着江铭大哭起来:“哥哥,你不要死,哥哥,妞妞表你死,呜呜呜呜……哥哥,你表死……”

    哭的那叫一个悲痛,那叫一个伤心,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啊。

    不但惊动了吴嫂保姆,连还在院外的江景为和柴夏也听到了妞妞嘹亮的嗓音,以及江铭的痛哭。

    柴夏江景为赶紧跑过来,问:“怎么了,怎么了?”

    妞妞一看爸爸妈妈回来,哭的更大声了。

    “粑粑,你不要死,呜呜……”

    江景为和柴夏都吓了一跳。

    柴夏忙问:“江铭,你说,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死呢?”

    江铭指着糖球上的牙齿:“妈妈,我掉牙了。我要死了,妈妈,我不想离开你。”

    一看到糖球上沾的一颗小牙齿。

    柴夏江景为顿时松了一口气,一人抱一个,安慰:“不哭了,不哭了,江铭不会死,不会死的。”

    接着把江铭和妞妞抱到客厅,普及小孩子掉牙的知识。

    柴夏埋怨江景为:“前两天你都知道江铭牙动了,你怎么不和他解释一下?”

    江景为认错。

    妞妞维护江景为:“粑粑忙。”

    柴夏忍俊不禁,握着江景为的手:“老公,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江景为解释:“我想你想的。”

    柴夏:“……”

    一出闹剧之后,江铭和妞妞情绪得到平抚了。

    但是妞妞对掉牙这事儿,兴趣颇深,坐在柴夏怀里问:“麻麻,妞妞也会掉牙吗?”

    柴夏几天没见她,特别想她,搂着她亲了亲:“会啊。”

    妞妞有点害怕了:“那那我的牙齿掉光了,我我我怎么吃肉啊,我的肚子会叫,它会饿死,然后妞妞也死了。”

    柴夏捧着妞妞漂亮嫩白的小脸蛋,笑着说:“不会的。你看妈妈的牙齿不是还好好的吗?奶牙掉了,就会长新的牙齿,新牙齿更加坚固。所以妞妞可以继续吃肉。”

    妞妞转头看江铭,江铭正对着镜子,看自己的牙豁子。

    妞妞:“可是,掉牙好丑。”

    柴夏:“等长出来就好看了。”

    江铭拿开镜子,看着柴夏说:“妈妈,牙掉了,好漏风。”

    柴夏忍不住笑起来,搂着江铭:“儿子,你怎么就么可爱呢。”

    江铭感慨:“如果,我是孙悟空就好了。”

    柴夏问:“为什么?”

    江铭:“我就可以薅给猴毛,把牙补上。”

    妞妞连忙接话:“我也想是孙悟空。”

    江景为走过来接话:“合着怪我不是猴王了?”

    柴夏笑。

    转眼间,江铭已经换了两颗牙齿,并且新牙冒了头。

    “哥哥,我看看,我看看。”妞妞好奇地趴在江铭身上看,并且用肉乎乎的小手指,摸江铭的新牙:“粑粑,哥哥的真的长牙齿袅,好棒喔!”

    江景为柴夏笑。

    此时,海风习习。

    夕阳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

    江铭拉着妞妞在沙滩上跑着,留下一行又行可爱又小巧的脚印,江景为一手拎着他和柴夏鞋子,一手拉着柴夏的手。

    两人微笑着看着。

    柴夏突生感慨:“江景为。”

    江景为:“嗯?”

    柴夏:“真不希望江铭和妞妞长大,如果有一天,他们离开我,进入社会,然后成家立业,有自己的家。我一定会大哭一场的。”

    江景为笑:“不是还有我吗?”

    柴夏看向江景为,江景为依然笑着,温柔隽雅:“儿女本来就有自己圈子,会随着时间慢慢变化。最后,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圈子是交织在一起,成为一个圆的。”

    柴夏深情地望着江景为,看了片刻,突然说道:“好幸运。”

    江景为:“什么?”

    柴夏笑:“江景为,真的好幸运能够认识你,爱上你,嫁给你,和你在一起。”

    江景为伸臂搂着她:“我也是,好幸运是你,柴小夏,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全新幸福的世界。”

    “是你给我的。”柴夏紧紧地抱住他。

    “爸爸妈妈,回家了。”

    “粑粑麻麻,回家袅。”

    这时,两个孩子在前面喊。

    江景为和柴夏转头望去,笑着应:“好,回家了。”

    接着,江铭妞妞欢笑着跑过来,拉着江景为和柴夏的手,向海边别墅走去。

    “回家了。”

    “回家袅!”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重生之宠爱一身》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