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为妇不仁最新章节列表 » 《重生之为妇不仁》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重生之为妇不仁》正文 034章 大哥议亲

文/夭也
    程淞从南城门离开后去了北大营,叫了几个老兵比试摔打了几回合、又与士兵们一起吃了伙饭后才返回公府。

    平安院留守的小厮见程淞回来了,赶紧上前侍候着,嘴里还不忘把主子离府后发生的事讲述一遍。

    “傍晚的时候,二太太、三太太、四太太带着府里的姑娘、哥儿们都过来给老太太请安来了。”小厮道,“这会儿都在昭正院没走呢。”

    “都过来了?”程淞挑眉问,“新鲜!可是有什么大事儿发生?”

    那小厮接过吉祥递过来的程淞的脏衣袍挂在臂上,答道:“小的偷偷打听了一下,好像是给大爷订亲的事儿。”

    “给大哥订亲?”程淞一脸的惊讶,上午与程荣切磋刀法时没听大哥提起过啊!“可知道是哪家的千金?”

    “这个倒是不清楚。”小厮垂首道。

    程淞快速的更衣束发、衣冠整齐后,方去程老太太居住的昭正院请安。

    昭正院内,鲁国公府四房的太太、奶奶、姑娘、年纪小的哥儿们齐聚一堂,正说说笑笑议论着程荣的亲事。外面传来小丫头“淞二爷来了”的声音,众女眷都停了声。

    “淞哥儿还是这般的爱往外面跑。”程四太太掩口笑道,“荣哥儿说了亲事,下一个就该轮到他啦!”

    程老太太故作气恼地摇头苦笑,“给那魔障说亲可是难心!”

    程淞绕过屏风进了堂内,见到分府单过的其他三房婶婶、堂姐妹、年幼的堂弟都过来了,好是一屋子的人!

    六年前,鲁国公程渊去西关镇守前就把家给分了,将同父异母的三个庶弟分了出去!因程老太太尚在,对外只说是分出去单过、不是分家。其他三房都住在京中,有什么事都会到鲁国公府来探风声。

    上前给长辈行了礼,又与堂姐妹、堂弟们行了平辈礼,程淞才问道:“听说大哥要订亲了,怎么这样的突然?之前一点儿动静也未听见。”

    程老太太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你一天在外面疯跑,家里的事又有哪样关心了?”

    程淞咧嘴一笑,“旁的不关心,但大哥的事我是关心的。不知是哪家的千金?”

    程老太太看着三个庶子儿媳笑道:“看看,看看,这是拿我当细作审呢。”

    女眷们又发出笑声,坐着的四位太太中站起一位体形富态、穿着橙黄金丝缎对襟褙子的中年妇人走到程淞面前。

    妇人拉住程淞的手臂看着程老太太笑道:“我们淞哥儿这是友爱兄弟,是个好的呢。给你哥哥说的是太常寺少卿府上嫡出的三姑娘,是温柔标致的人儿。”

    这妇人是三房的三太太,与四太太一样是常年笑模样的人。

    太常寺林少卿的女儿?程淞眸光闪了闪,眉心微皱。

    “是三太太给保的媒,你父亲与母亲也同意了。”程老太太朝程淞招手,让他过去坐到自己身边,“等荣哥儿的亲事定下来,你可不能再以兄长未娶妻、自己不急说亲这样的借口搪塞我了!”

    程淞被程老太太按坐在榻上,一听老人家又提起给自己说亲的事,立时就觉得头疼。

    程四太太的双眼不住打量程淞,“这一个月未见淞哥儿,觉得更俊了些呢。我听说京中不少贵女对我们淞哥儿倾心呐,就连梁王府的敏仪郡主也……”

    “咳咳!”程老太太掩口咳了两声,旁边的丫头赶紧端着痰盂上前。

    程老太太摆摆手示意不需要痰盂,另一边的婢女便奉上了茶水。

    程四太太是个聪明的,见嫡婆母借咳打断了自己要说的话,便知道那话怕是禁忌的。脸上略显尴尬地抬起手用帕子压了压嘴角。

    一直面和心不和的程二太太与程三太太皆隐隐撇嘴轻嘲的笑。

    “今天晌午有些热,我贪嘴吃了两口冰碗儿,便犯了咳症。”程老太太呷了两口茶后抬头扫视着众人微笑地道,“你们年纪小也得注意着些,莫要图一时快活便生冷不忌的,到时生了病可是遭罪!这越是热的天越要喝些热的方解渴又养身。”

    “儿媳(孙儿)记下了。”女眷们纷纷起身行礼应道。

    程老太太点拨了两句,把话儿又拉到了程荣与林家小姐的亲事上,堂里重又恢复了热闹。又过了一柱香左右的时辰,二、三、四房的人便都起身告辞要回府了。

    程淞起身施礼相送,程三太太又笑着拉住他调侃几句方随众人离开。

    送走了庶出三房的女眷、孩子们,程老太太的屋子安静下来。仆婢们无声又利索地收拾着茶盏、椅子,轻轻打扫起来。

    程老太太面露疲色地闭目靠在榻上,丫头给她揉着额角。

    “你也是陪了一个多时辰,累了吧?”程老太太睁开眼看向鲁国公夫人蓝氏,无奈地道,“下次她们再过来,你只托病不见就是了。”

    蓝氏垂首轻声地道:“怎好让母亲您一个人应对着。”

    “唉。”程老太太拂开丫头搭在额角的手,“老四媳妇的话你也听到了?淞哥儿这亲事得抓紧了!”

    “母亲说得是。”蓝氏面露愁容,“可这人选……”

    门外传来声响,婆媳二人停下话头看过去,只见是程淞去而复返。

    程淞进来见祖母一副疲累模样的躺在榻上,上前单膝跪地扶着榻沿看着程老太太,“您累了?”

    程老太太欣慰地看着心疼自己的孙子,“年岁大了,热闹久了精神不济是有的。”

    程淞站起身,坐到了婢女搬来的杌子上。

    “太常寺林少卿之妻是梁王妃异母庶姐,他的女儿就是梁王妃的外甥女,父亲会答应这门亲事?”程淞憋了半天的疑问终于问出口了。

    程老太太就知道这个孙子是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子,若是不给他答案,晚上怕是都睡不着。转身要去问国公爷和程荣!

    “这亲事议的也不是一日两日突然就定下来的。”程老太太叹口气道,“早前三太太过来保媒时,可是要把那林小姐说给你呢!”

    程淞眉毛一立,冷笑一声。

    “知道你是不乐意!”程老太太嗔笑着用手指点了一下程淞,“梁王早就表露出对你父亲的拉拢之意,之前就有将敏仪郡主说给你的念头,但被你父亲给拒了。这次走了三房那边的关系,又将王妃的外甥女做媒给咱们府上,若是再拒怕会拂了梁王的面子。你父亲思前想后,正好你大哥都二十多岁了尚未娶妻,听闻那林小姐是个知书达礼、娴静的姑娘,便说不如将林家小姐说给荣哥儿。三太太回去也不知是怎么说合的,那边也同意了。”

    程淞眸光晦涩!

    梁王这是不信任鲁国公府?一而再、再而三的想以联姻巩固关系!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重生之为妇不仁》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