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古代言情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叛逆》正文 第5章

文/楼雨晴
    在照料宠物上,他坚持自己来,就像呵护她那样……

    他帮小猫取了个名字,叫“祈儿”。每听他喊一回,便觉这个名字极富深意。

    蹲在地上轻搔猫脖子的他,浅浅说道:“为它祈一分真心的怜惜,摆脱孤单,别再流浪受苦。”

    她趴在他背上,圈抱着他笑道:“它已经遇到啦!你不就是那个有心人吗?”

    他侧眸。“我是吗?”

    “当然!它懂你的心意,相信你不像它那个没良心的前任主人,你永远不会抛弃它的。”

    他敛眸不语,两人一猫,静静倚偎。

    一个礼拜后,她将存摺、印章以及金融卡交给他。

    “这是干么?”他顺手翻看了下存摺内的数字——十万?

    “这是你应得的啊!”虽然他们没有很清楚地谈到这点,但她以为,这是必须的,不是这样吗?

    “我没有你的证件,所以先用我的名字开户,以后每个月,我都会汇十万块进去。”

    他不说话了,沉默地凝视她。

    这样看她是什么意思?“不够吗?那我再加——”她只是觉得,他所给她的,远超过这十万块的价值,至少在她心中是这样觉得。她不晓得该怎么表达这样的感激,所以、所以……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回报,不对吗?

    “不。这样就好。”他不再多说,默默收下。

    之后,他们谁也没再谈过这个话题。

    他的花费其实不大,既不抽菸,也没有其他特殊需求,除了一些必要的家用花费外,几乎没什么支出。

    她留意到,他有个小习惯,会在每天回到家后,将身上的钱放进玻璃罐里;而玻璃罐就摆在床头,出门前再由里头取用。每次都只拿纸钞,等硬币愈堆愈多,再倒进袋子里,堆放在衣柜。

    问他在干么?

    他只是笑笑地说:“好玩。”

    好玩?看硬币能多到什么程度叫好玩?

    他很怪,真的很怪。

    后来,她也会每天在饼干盒中放一千块,做为家用支出,甚至开始期待起他能堆出多少硬币来。

    他话很少,大多时候都是她在说,讲工作上的事、讲她一路创业时的种种艰辛、讲她求学时的趣事、讲她的初恋、讲好多好多……而他,也总是安静地、有耐性地聆听,从无一丝厌烦。

    她曾疑惑,她在上班的这一段空档,他都是怎么打发时间的?没人会比她更清楚孤单的感觉,所以她也总是尽可能地不让自己一个人待在空寂的屋子里。

    默默观察他,才知道他在做完每天的例行家务后,会抱着祈儿到不远处的公园,不做什么,就只是静静坐着,看看公园散步的老人家、看看小孩愉悦的嬉闹笑颜,偶尔买块面包便在那里将就吃了当午餐。

    有几回,他的食物又被公园里饿坏了的流浪汉抢去,他也不动怒,只是下一回,便多买了些,蹲身轻拍在公园凉亭打地铺的男人肩膀,微笑递出食物。

    次数多了,这公园的老人家对他也逐渐熟悉,开始会和他闲话家常,连家务事都不设防地告诉他:谁家子媳不孝、谁家儿孙上进、谁家蟑螂多得打不完、谁家年收入多少、有没有逃漏税……他比乡长还清楚。

    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寂寞,只要有人肯听他们说说话,就满足得不得了,记性不好常常重复一些琐碎的事,教诲年轻人该如何、如何等等,他也总是带着浅笑,认真听取教诲,点头称是。

    这里的老人家对他喜爱得不得了,常会教他跳土风舞、太极拳,小孩也喜欢围着他,和他的猫玩,喊声“英俊的叔叔”。

    这些,他不会对她说,大部分还是由邻居那儿听来的,说她家婆婆多喜爱赵航,作梦都希望他变成她儿子……

    她想,她是着魔了。放着好好的午餐不吃,每天中午赶回家来,就为了远远观望他。

    她强烈地想明白,在那双幽远的眼神之下,究竟藏着多少深沉的心事?

    为什么,他可以一让身边每一个人都为他着迷呢?

    她只知道,他不注重口腹之欲,吃得饱就好;没有特别喜好,餐桌上都以她的偏好为主。他不崇尚名牌,衣服穿得暖就行;他性情恬淡,少言少怒,没有强烈的情绪。

    其余的,他来自哪里?他当初为什么会二话不说地答应她这个听起来荒谬透顶的要求?他为什么可以对每个人都包容得不像话?他沉默时,都在想些什么?她一概不知。

    他是一个谜,强烈地吸引着她,无法不去靠近、不去沉迷。

    ※※※

    “噗——”一口咖啡以完美的抛物线由嘴里喷出。

    早有先见之明的关砚彤侧身避开,但仍引来邻桌几个客人的注目。

    “小姐,咖啡有什么问题吗?”服务生见状,赶紧上前关切。

    “没事没事,只是太——好———喝——了!我担心要是以后我都喝不到这么好喝的咖啡该怎么办?所以情绪激动了些。”

    拜托!她周星驰的电影看多了是不是?

    无声翻了个白眼,听她的白烂学妹面不改色地瞎扯乱盖,关砚彤挪了挪臀下的椅子,好想直接挪到隔壁桌,化身为不认识她的路人甲:…。

    “这样啊,那就请以后常来哦!”服务生愉快地接腔。

    “一定一定!那还用说。”梁心影连连点头称是。

    一等服务生走远,关砚彤立刻丢了一记卫生眼过去。“你很丢脸耶!”都活到这把年纪,快嫁人了还做这么丢人现眼的事,她下次再也不敢来这家店了。

    “还敢讲,是谁害我丢脸的?”想到害她喷咖啡的原因,梁心影坐直了身子,急着追问:“刚才其实是我听错了对不对?你是养猫养狗养鱼,绝对不会是我听到的养——”

    “养男人,没错,你耳朵正常,不要再挖了。”

    “你疯啦!”受惊程度太大,心律不整地想再喝口咖啡安定神经,发现早被她喷光了,关砚彤很识相地双手孝敬出她那杯。

    “你家木鱼说的啊,我该找个男人了。”

    “是、是没错,但不是这种找法啊!”梁心影苦恼地抓抓头。

    “你不是也说,我不适合谈恋爱,只适合养男人?”凉凉地翻旧帐。

    “我随便说说的好不好!”早知道她会当真,她宁可饭多吃点,吃到撑也不会乱说话。

    关砚彤笑了。“心影,你不要那么紧张,不会有事的。”

    “没事才怪……”梁心影喃喃低哝。“这男人哪里找来的?”

    于是,关砚彤将他们相遇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就这样?然后你就认定他是好人?”梁心影不可思议。她这学姊不是很聪明吗?学校成绩顶尖,出社会后成就一级棒吗?她无法接受那原来是一颗草包脑袋的打击啊……

    “会毫不犹豫去救路边小猫的男人,坏不到哪里去吧!而且,我一天之内看见他三次,你不觉得很有缘分吗?”

    “作戏啊!你不懂吗?”商场那套虚伪的作戏工作,她不是看得很多了?有计划的话,一天碰一百次都没问题。

    “不管大人、小孩、宠物,我身边看得到的每一个人都喜欢他到不行。”

    “他如果有心要骗你,那根本是小case。”

    “你不懂啦,那是一种感觉,直觉就是认为,他会是我要的。”就算……他真是在骗她,那就骗吧,她也不在乎了。

    “……”梁心影无言以对,她这表情,摆明了千错万错错不悔,还能说什么?

    泄气地趴在桌上,挥了挥手。“算了,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怎样?反正你有本钱。不过我要提醒你,要玩可以,只是千万要懂得保护自己,可别笨得去动真情,否则到时碎了心,哭死都没人同情你。那种男人,认真不得的。”

    “我知道……”关砚彤垂眸。她没忘,这一切都是她要求的,他只是应她要求,扮演好完美情人的角色。不论他多么温柔多情、不论他们多亲密贴心,给予几近相爱的错觉……

    只是作戏,一切,都只是一场爱情游戏。

    知道?就怕知道却未必做得到……梁心影叹了口气。

    都甘心让人骗了,陷得还不够深吗?

    唉!认识七、八年了,她这学姊的性子哪会摸不透几分?一旦碰上感情的事,她那颗精明的脑袋就不管用了,人家只要稍稍对她好一点点,她就可以挖心掏肺去付出,难怪老是在感情上跌跤,一再吃亏上当。

    这样一想,她今天会做出这种看似荒谬的行止,其实是可以理解的。

    她太渴望爱情,偏偏又老是遇到错的人,至今仍没有一个男人愿意真心疼惜她……如果这样可以让她快乐,那荒谬就荒谬,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她自己知道在做什么就好了。

    “那你们平常在一起都在做些什么?”她好奇一问。

    做什么啊?关砚彤沈吟,偏头思考了下。

    没特别留意,好像就是准时回家与他吃一顿宁静温馨的晚餐,有时窝在书房听听音乐,有时牵着手去看个晚场电影。有时在阳台吹吹风,他会抱着她,听她说说心事;再然后,入睡前,他会点燃她的热情,淋漓尽致地欢爱……

    “然后呢?”梁心影顺口接问。“你觉得怎样?”

    “简直无懈可击。他做爱技巧好到让圣女疯狂。”她诚实招供。

    梁心影差点又一口喷出咖啡。“谁问你那个!我是说,你觉得这个男人怎样!”

    “包不包括在床上的?”

    “那、个、跳、过!”梁心影咬牙。

    她耸耸肩,开始发表这些日子的观察所得。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叛逆》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