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古代言情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叛逆》正文 第7章

文/楼雨晴
    赵航一副“真是伤脑筋”的宠爱表情,完全察觉不出口气中将他当成小白脸的隐喻。

    连话都不会听?哼,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虚有其表的草包。

    姜志彬眼神更轻蔑了。“这就是你的品味?我不得不说,你真是愈来愈不挑了。”

    那张虚假的同情神态好刺眼,她用力握住水杯,忍住往他脸上泼的冲动。

    赵航还真的专注地想了一下。“基本上彤很好养,是不太挑食没错,不过还是有些东西是打死不吃的,像羊肉类的,怎么哄都没有用。”

    他从头到尾笑脸迎人,一派和气生财状,连人家上门挑衅想给他难看,都笨得没感觉。

    姜志彬鄙夷地扫了他一眼。“那你知道,她专门养哈巴狗吗?那种叫它坐下,它绝对不敢站着,鞠躬哈腰、摇尾乞怜的那一种。”

    “对呀,我也觉得她这个习惯有点小糟糕,可是没办法,她就是心肠软,看到可怜的阿猫阿狗,都会忍不住同情收留。不过她现在不养狗,改养猫了。”

    “也对,猫是温驯听话多了,任她要怎么摆布都行,很符合她的需求。”姜志彬恶毒地讽刺。

    关砚彤忍无可忍,咬牙喊道:“够了!你到底想怎样?”

    是他对不起她啊,她不懂,他现在有什么颜面坐在这里,全无愧悔地戏辱她、嘲笑她的狼狈……

    如果只是羞辱她,她也就认了,谁教她瞎了眼识人不清,可是为什么要把赵航拖下水?

    她好难过,真的好难过,要不是因为她,他也不会被人糟蹋成这样……

    姜志彬假意地叹气。“我只是感到遗憾。看来我的离开,带给你不少刺激,没想到你会变成这么堕落,只要是男人都好,连挑都不挑一下,实在是人尽……”

    “知道她为什么不养狗了吗?”不知刻意还是凑巧,赵航适时打断他的话,放下刀叉,右手移到餐桌底下,暖暖握住她微颤发冷的小手,口气依然淡淡地、话家常似的没有太大起伏。

    “她曾经养过一条狗,就是你说的那种要它坐就坐、要它站就站、摇尾乞怜的哈巴狗。她挖心掏肺地对它好,天真地以为它感受得到她的善意,也会用真心回报她,没想到它却狠狠反咬了她一口,从此以后,她就再也不敢养狗了。如果真要说她有什么错,也只是没看清一点——畜牲就是畜牲,永远别指望它有人性,即使它穿上衣服,也只能算得上衣冠禽兽。”

    停顿了数秒,望住那张乍青乍白的难看脸色,他礼貌地颔首。“很抱歉,彤似乎有些消化不良,我们先走一步。”

    搂住关砚彤起身,走了两步,又回身补上几句——“还有,先生!人尽可夫四个字,最好不要随便对女士说出口,你今天的表现,非常失风度。”

    ※※※

    回程的路上,他们谁也没有开口交谈。

    明明该是美好的两人约会,怎么会弄成这样?

    关砚彤好沮丧,沮丧得说不出话来。

    想到姜志彬说过的每一句话,她完全不敢去想,他会怎么看待她……

    回到家,她丢下一句:“让我一个人静一静。”然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里,没再出来过。

    赵航望向紧闭的房门,留意了一下时间。整整一个钟头了,她还打算让自己低落多久?

    他决定一个小时就算够本了。

    “祈儿,过来。”他唤角落慵懒欲眠的爱猫。听闻主人召唤,猫儿乖巧地踱来。他伸手抱起,上前敲了几下房门。“彤?”

    “你去客房睡!”里头闷闷地传出这句话。

    他不理会,试图转动门把,没锁。

    “我不是说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她蜷坐在床角,埋着头不肯抬起。

    “祈儿饿了。”他丢出一句,很有指控意味。

    “咦?!”她暂时停止沮丧。“你没喂它?”

    “你自己说晚上你要喂,让你和它联络感情,免得它不认你这个女主人的。”回得非常理所当然。

    “你就不会看情况吗?”她咬牙。

    “不会。”这一句更加气死人,将猫儿放上床,拍拍它。“祈儿,想去哪里就去吧。”

    猫儿果真聪明地走了去,窝在她脚边,乞怜地偎偎蹭蹭。它知道每天晚上是谁喂它吃东西,饿了找女主人准没错了……

    关砚彤眼眶一红,猫儿的讨好姿态,在这一刻竟让她感动到不行。

    她伸手抱在怀中,心酸到想掉泪。

    真的会有人记得她的好吗?每次都好努力地付出,可是都只换来一场空,除了伤害,什么都没有,没有人会记得,没有人会放在心上……

    “狗会咬你,但是这只猫不会。在它最无助的时候,是你张开双臂收留了它,在你还需要它的时候,它会一直留在你身边。”

    “是这样吗?”她不晓得,他说的是猫,还是……人?

    “航,我好难过——”她不再强撑,流露出一丝脆弱。

    “我知道。”他上前,连人带猫搂进怀中。

    她瘫软在他胸怀,无奈又无力地陈述:“我是在他人生最落魄潦倒的低潮期遇上他的。他四处碰壁,找不到工作,三餐不继,连斗志都磨光了,消沉得甚至想自杀。我同情他,给了他一份工作,让生活安定下来,他很努力地求表现,也对我很好。他总是知道我要什么,对我无微不至、小心翼翼地讨好,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用心过,我以为他对我是真心的,所以、所以就……”

    她吸了吸气,又继续道:“我从来不知道他心里是这样看我的,我天真地以为他的万般体贴是宠爱的表现,从来就没有要他抛却尊严来迎合奉承我。身边的朋友说过他不好,但是那时的我,什么都看不清楚,盲目地把女人最珍贵的一切都奉献给他,直到他藉由我攀上另一个能给他更多的女人,而我,到头来只落得身心俱伤……”

    她苦笑。“我的存在让他难以忍受,也许……他觉得这是他人生中最羞耻的记录,他不想让人知道,他有过一段落魄难堪的过去,拚命想要抹去。我一直到今天,才发现原来他这么恨我。”

    他静静听着,像对待受伤小动物似的,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抚她,同情叹息。

    “你的养狗经验真是糟糕,难怪你说你没动物缘。”

    关砚彤一听,坐直身盯住他。“你其实早就看出他不怀好意了对不对?”

    她什么都没说,可是他却像什么都知道……

    他没什么表情,慢条斯理地回道:“我看起来有那么笨吗?”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任人羞辱半天也不吭声?”他不知道——她看了心很痛吗?

    “我的定位不是由他给,他爱说就由他去,何必造口业?”

    这男人……他的气度,狠狠将姜志彬给比了下去!

    “那后来又为什么……”她乍然止口,一瞬间领悟了他“造口业”的原因,胸口一阵热浪冲击。

    是那句“人尽可夫”吧!旁人怎么说他,他都可以不为所动,但是扯上了她,也挑动了他的情绪,他不能坐视她受辱……

    “我造了口业吗?那确实是一只忘恩负义的畜牲,我并没说错。”他轻描淡写地带过。看见她是如何对待他,也就不难推想她当初是怎么对待前男友,一句“忘恩负义”并不为过。

    她扯开唇角,情绪好了点。

    “从一开始,我就看得出他对物欲金钱的贪婪,但是陷入爱情的女人哪能理智判断什么?既然他渴望,我便满足他,然后他又觉得我是在拿钱砸他的自尊,觉得被我踩在脚底下了……他实在很矛盾,我不明白我到底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不关你的事,那是他个人的问题。”赵航摇摇食指,温淡分析:“他觉得不如你,才会尊严受损,他只是无法忍受你能力比他强,而他什么都不是,如此罢了,所以我可以不理会他说什么。他那种人,极度缺乏安全感,他其实很清楚自己几两重,一旦有了威胁感,就只会狺狺嘶吠来掩饰自身的不足。”

    关砚彤哑口言……

    不过一顿饭的时间,他竟能把姜志彬看得如此透彻,寥寥数语,一针见血得更甚曾经相恋年余的她。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笨?”将最难堪的往事,全都毫无保留地摊在他眼前之后,她在他面前只觉无地自容,他会瞧不起她吗?会认为她是个肤浅短视、没有脑袋的笨女人吗?这么烂的男人,她还会栽得那么惨……

    长指勾起她愁惨的脸蛋,口气一贯温温地。“没有关系,傻那么一次,就学一次乖,下次头脑要清楚一点。”

    “如果……还是傻呢?”女人在面对爱情时,头脑永远清楚不起来。

    “畜牲也不过就那几只,一个人再怎么倒楣也有极限,总不会每次都让你遇上。”要真是这样,他个人强烈建议她去行天宫拜一下,改改运。

    她噗哧一笑,愁云尽扫。

    想到他不带脏字的说话艺术,温温淡淡的几句,不需说尽难听话让自己形象尽失,就足够让一个有点廉耻的人羞愧至死了,姜志彬脸色简直难看到不行。

    她为姜志彬感到悲哀,没想到一心想让人难堪,到头来反而自取其辱,那一刻她甚至怀疑,自己当初到底是看上他哪一点?除了一张好看的皮相,他什么也没有,与风华内敛的赵航,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她蓦然惊觉,这看似淡然无为的男人,其实很不简单……

    那样的气度,那样的见地,那样犀锐冷静的判断与识人能力……他真的单单只是平凡的“赵航”而已吗?

    她叹气——“你和他,真的是天差地别,完全不能比。”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叛逆》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