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古代言情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叛逆》正文 第9章

文/楼雨晴
    等你一句话。”她挑眉,等待他做出决定。

    赵航握住她停在两肩的手,一秒、两秒,轻轻拉下,正要开口——“赵航”一声惊慌的叫唤传来,他们同时偏头望去,关砚彤由楼梯口冲来,浑身止不住的急喘。

    赵航微微讶异。她,就由二十一楼跑下来?

    “不要离开我,赵航,不要……”泪水凝了满眶,她紧握着楼梯扶手,指节泛白。

    历史又要重演了吗?他、姜志彬,都有了更好的选择,她该怎么办?她变得什么也不是了……

    彷佛有一世纪的死寂,他回过身,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温温地接续:“你听到了,彤不要我走,我就不走。”

    Joanna呐呐地看着他,一瞬间恍然——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下判断,他,不是世俗价值能衡量的,这男人,无价。

    就因为关砚彤一句“不要”,千军万马,心念不动。

    若有所思的目光望向楼梯口苍白的容颜,她,是否知道她的幸运?

    她羡慕关砚彤。

    “OK,祝福你。”她有风度地含笑退场。

    各自背身,她离去,而他走向关砚彤,步伐坚定,毫无疑问!

    “彤,你脸色好难看。”

    他手一伸来,她双腿立刻发软,跌在他身上。

    “我、我以为……你会跟她走……”她好怕、好心急,等不到电梯,连一秒都不敢浪费,一路冲下楼……

    赵航叹息。“彤,我不是姜志彬。”

    是啊,他是赵航,不是姜志彬,他不会弃她而去……

    她吁了口气。

    那以为她要失去他的刹那,她胸口紧得几乎不能呼吸,心痛到无法形容,就连当初姜志彬的叛离,都没让她那么痛……

    “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双手揪住他胸前的衣服,一遍遍心慌地重复。

    “不会。”极有耐心地,一遍遍轻拍她颤抖的背脊安抚。“我说过会在家里等你的,不是吗?”

    “对,你说过……”惶然的神魂慢慢归定位。

    “那个……不是我说的,是姜志彬……他、他……”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点什么。

    “我知道。”只消用心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赵航打横抱起她,坐电梯上楼。

    她扭伤了脚。他抱她回办公室,放在椅中,半蹲跪在她脚边,审视扭伤情况。

    “航——”她不安。这姿态,太卑躬曲膝……

    “不要乱动。”他神态从容自在,无一丝别扭。确定没伤到筋骨,仰头道:“如果真的很不舒服要说,下班我陪你去看中医。”

    见她有些恍神,他无奈轻叹,捧住她的脸与她平视。“彤,我在这里。”

    他,在这里?

    “你——没要跟她走?”心好慌,她一再确认。

    “没。”

    “那,也不会跟任何人走,对不对?”

    “对。”

    “那、那你会一直在我身边,是吧?”

    “是。”

    “那那那——”

    “彤!”他打断,暖声道:“我说过,只要你还需要我的一天,我就不会走,你真的可以不用一直担心这个。”

    他没跟Joanna走,也不会跟任何人走,他会一直属于她……她终于将话听进去了。

    眼眸泛起水雾,她喃道:“抱我……”

    他微讶。“这里?”

    她乞怜地伸出手,重复:“抱我,航,求你——”

    听起来有点疯狂,但,何妨?

    他起身,但她纠缠着,不让他走。“我是要去锁门——”

    她根本听不进去,急切地吻住他。

    他闭了下眼,放弃理智,双手探入窄裙底下,发现她热情来得很快。他将她抱上桌面,而她扫落碍事的文件,小手移向他腰际。

    他闷吟,扯掉裙下阻碍,迅速进入她。

    “航——”她喘息,配合他的律动。

    他握住纤腰,沈稳地在湿热深处移动。“你这里——隔音设备如何?”

    “很好。”才刚答完,就领悟他问这句话的意思——“啊!”销魂蚀骨的娇吟,压不住地窜出她喉间,他打算与她疯狂个透彻!

    如果这时候,有任何一个人闯进来,她就不必做人了!但是、但是——天!现在谁还在乎那个,他在她体内撩起的翻天巨浪早就令她无暇思考——※※※最近,她常问同一个问题——航,我对你够好吗?

    尽管,他说了不会离开,她还是不安。

    他,有着难以捉摸的如风心性,像是风吹到哪儿,他便停歇在哪儿,看似什么都不拘泥,也什么都不在乎。

    她看不清他的心,总是感到不安。凡事无谓的他,会不会轻易的就和别人走了?就像当初轻易答应她荒谬的提议一般。

    她并不无知,也许最初不了解,但后来也足够她明白,金钱、物质的享受,绝非留下他的筹码,从一开始就不是。

    于是,她开始慌了。

    除了钱,她什么都没有,也一直以为,这是维系他们的要素;如果连这些他都不执着,她不晓得她还能靠什么留住他。

    她真的希望,能有些什么是他所在意的,即使是要她的钱也好。

    她担心,如果对他不够好,无所眷恋的他,会不会转身离去?她怕,留不住他如风的步伐。

    她开始每天问同样的问题,怕他有丝毫的委屈、勉强。

    某天,他无意间提起,一个礼拜后是他的生日,于是他们约好了那天她早点下班,而他会煮一桌菜,就他们两个人,一同度过这个温馨的日子,就像她生日时他的陪伴一般。

    三点半一过,处理完几项重要事件,她就开始蠢蠢欲动,想要飞奔回家。交代完几项该注意的事件,她合上签了名的档案夹,递给眼前的秘书,秘书欠身退开时,和同时正要敲门的Joanna擦身而过。

    她正在收拾桌面,准备走人。

    “哈罗!”Joanna意思性地敲敲门板,环胸靠在门边笑睇她。“这么早就要走了?看来我又来得不是时候。”

    “别这么说,请坐。”关砚彤连忙招呼她,按了内线请秘书泡咖啡进来。

    “是合约有什么问题吗?”上个礼拜才刚拟定草约。

    “没什么重要的事,拜访完客户经过这里,就顺路上来走走。”Joanna停了下,盯视她。“上次那件事——你不会介意吧?”

    要说没疙瘩,那是不可能的,但公归公,私归私,她分得很清楚。

    Joanna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这两、三年下来,两人也一直合作愉快,并且欣赏彼此的能力,这点是不会改变的。

    “我们只是刚好眼光一致而已,我还该感谢你如此推崇我的选择。”她牵动唇角,勉强接应。

    “也是。那个赵航啊,只要是女人,看了都会心动,想据为己有。”

    这话一出,关砚彤连礼貌的笑容都撑不住。

    这话什么意思?她——还是不死心?

    Joanna瞥了眼她僵硬的神色,笑道:“你别紧张,我不是要和你抢,他都明白作出选择了,我不是会死缠烂打的人。”

    她吁了口气。“那你——”

    “为了向你赔罪,我自作主张帮你做了件事,希望这对你会有帮助。”

    “那是什么?”她瞪着递来的牛皮纸袋,谨慎地没接下。

    她有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

    “赵航,是吧?你知道我和徵信社关系很好,有时工作上要调查合作人的品行什么的,这间徵信社信用不错,资料准确度高。”Joanna打开牛皮纸袋,抽出其中一份资料迳自接续:“我说过,他很有让女人如痴如狂的本钱。这一份,记载的是某个富有台商的老婆,丈夫藉工作之便,在大陆包二奶,一年到头回台湾不到三次,寂寞怨妇于是也学丈夫养男人,夫妻走到几乎离异的地步。”

    接着,抽出第二份。“而这个,是个黑道大哥的女人,背着她的男人养小白脸,被黑道大哥发现,下场是受尽凌虐,流产住院,几乎送掉小命,真惨。”

    第三份。“这个更精彩,是一对感情极好的姊妹花。他原是和姊姊在一起,如你一般,甘心金屋藏美男,把一切都奉献给他;不幸的是,妹妹也看上了他,弄得情海生波,姊姊割腕自杀,而痴情的妹妹发了狂天涯海角地追寻他……”

    “够了!”

    关砚彤愈听愈心惊,浑身发寒。

    会吗?上面说的,会是赵航吗?那个温柔敦厚、风华内敛的赵航?!

    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那么缺德、那么教人唾弃的事……她认识的赵航,不会这样!

    但是她也知道,这些资料不可能有误,以她对Joanna的了解,也绝不屑用如此卑鄙的手段,以造假资料来离间她与赵航。

    又如果,这些资料都是真的,那么,他等于是个玩弄女人的爱情骗子!所有跟过他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

    她这回遇到的,真的是比姜志彬更高明的骗子吗?

    若他真如此变态,那……她忍不住头皮发麻,由头冷到脚底,不敢想像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砚彤,你还好吧?表情好难看。”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她虚弱地吐出声音。即使赵航是这样的人,Joanna依然志在必得?

    Joanna优雅地轻撩长发。“我只是想知道,在清楚他这些过去之后,你是不是依然始终如一地要他。”想知道,赵航的执着值不值得。

    她怔愣着。“如果是你呢?”

    “他不是我的,我不需回答这个问题。”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叛逆》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