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古代言情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叛逆》正文 第10章

文/楼雨晴
    是啊,Joanna不必回答,但是她呢?她的答案是什么?

    ※※※

    十点了。

    视线由壁钟收回,桌上的菜放到冷了,他由六点等到现在,足足四个小时。约好要提早回家,她没回来,连一通电话也没有。打给她,她也没接。

    出了什么事吗?还是,她临时被工作上的事绊住了?

    赵航不放心,拿起电话打算再拨一次。

    才刚接通,就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他赶紧放下话筒帮她开门口“怎么这么晚?”她看起来好疲倦,他习惯性地伸手要扶她,她竟惊慌地避了开来,还撞到鞋柜,他怕她跌倒,想稳住她的身子——“不要碰我!”声音过于尖锐,慌张地退开数步。

    他盯着落空的双掌,一阵错愕。

    “彤,你怎么了?”他不解。

    “我、我只是太累了……今天工作好多……”她勉强地,硬是挤出这一句。

    所以才会这么晚回来,忘记他们的约定,不是发生其他的事?

    “那你饿不饿?要不要先去洗个澡,我把菜热一下……”

    “不用了,我不想吃。”她掩饰得漏洞百出,疲于挣扎,绕过他想回房,脚下一个踉跄,往前倾跌,他及时勾住她的腰,资料掉落地面,他顺手去捡。

    “别——”她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他本是没多想,但她不寻常的慌乱引起他的注意,他顺着稍稍露出牛皮纸袋的资料抽出往下看。

    关砚彤暗自叫惨,没勇气迎视他的表情。

    她其实在公司时就应该销毁它的,但是她心里好矛盾,一方面想向他问清楚,一方面又害怕听到真相。

    一分、两分、十分、二十分钟过去了,她像等候判刑的犯人,惶惑不定地等待着,气氛很凝重,静得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你在怀疑我什么?”好半晌,他吐出话来,声音很沉,沉得听不出情绪。

    她不信任他,所以调查他?

    她呐呐地张口,发不出声音。

    她能想像他会有多生气,但是……他身上背负着太多过去,一件比一件沉重,而她却什么都不知道,她受不了那种一无所知的感觉!

    “这里面……这里面……”她吞吞吐吐,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

    他知道她要问什么。

    垂眸,敛去所有的情绪。“是事实。”如果这就是她要的答案,他给。

    她倒吸了口气,张大眼瞪他口为什么不否认?为什么要答得这么干脆?他可以为自己解释,说那是误会、说资料错误、说什么都好,就算骗她也无所谓,她知道很笨,但她真的宁愿选择相信他……

    可是……他承认了。

    她心好乱,一转身,重重关上房门。

    赵航没有移动,盯着紧闭的房门,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情绪|奇-_-书^_^网|也在时间的流逝当中沉淀。

    他清楚该怎么做,很清楚。

    只是呵……他浅浅叹息,遗憾是如此收场。

    走上前,他轻敲房门。

    “你走开,让我静一静。”

    房里房外,一片静默。

    她等着他下一个举动,刻意不锁房门,但是他没再如上一回那样,抱着祈儿进来对她撒娇,抚平她紊乱的情绪。

    她等着、等着,等到心慌。

    他在做什么?外头一丁点声响都没有。

    半个小时过去了,他没有动静。

    许多两人共处的点点滴滴,全在这时浮上脑海。她生日时的温馨举动、他挺身维护她不受姜志彬羞辱、他不被外物所惑,坚决留在她身边、他日常生活中的温柔照料、他细腻贴心的种种言行……

    愈想,心愈痛。

    不管他以前是怎样的人,至少他现在是全心全意对她好,她真的感受得到。这一辈子,不曾有人如此真心地对待过她……

    和姜志彬在一起时,他的刻意讨好固然令她开心,但那种快乐是浮面的;而赵航,他不会刻意制造浪漫惊喜,不说好听话哄她,但生活中不经意的每一个小体贴,却深深地暖了她的心。

    他是怎样的人,重要吗?她只看见,现在这个独一无二的他,就算他曾经十恶不赦,那又怎样?

    执迷不悟就执迷不悟吧!她不愿意放弃他,说什么都不愿!

    她抬手看表,一个小时了,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他睡了吗?

    一屋子静得让人发慌,她再也坐不住。

    起身开了房门,开了每一道门,他不在里头,来到厨房,摆放在餐桌上的四菜一汤完好无缺,没有人动用,她眼睛定在摆放一旁的巧克力蛋糕。

    对了,今天是他的生日,她说了要吃蛋糕,还指定要巧克力口味的。

    蛋糕上头,插了32的数字腊烛。原来,他三十二岁啊……

    找遍了一屋子,没看见他的人,她开始慌了,一张字条,以遥控器压在客厅桌面,就像他来的第一天,她留字条给他的方式——再见。

    很简短的两个字,但她就是知道,这是他留给她的。

    再见?!她反覆咀嚼这两个字,像是一时之间无法理解它组合起来的字义。

    他说了再见,所以、所以意思是……

    她倏地惊醒过来,以火烧房子的速度冲出家门!

    ………………

    她很急,找遍了每一个他平时会去的地方,附近的书店、面摊、超市,还有公园,没有方向地找着!

    当这一切全都落空时,她的心冷了。

    他会去哪里?她完全没有头绪,她急得快哭了,泄气地蹲在公园的垃圾桶旁。

    脚好痛,刚才找得太急,又扭伤了脚,可是一这一次没有人会抱她回去了。

    想到这里,更是难过得想哭。

    “航,你在哪里……”她哽咽低喃,索性一屁股赖坐在地上,埋头闷闷地哭。

    经过的路人全都投以怪异的眼神,还有人会顺手丢个硬币到她脚边,但她完全不管,满心沉浸在失去他的悲伤中。

    “阿姨……”一声怯怯柔柔的叫唤传入耳中,她恍恍惚惚地抬起头,一只小手轻扯她衣袖。“你是不是在找那个帅帅的、不爱说话的叔叔?!”

    “你怎么知道?”她瞪着小女孩。

    “奶奶说,叔叔是好人,你们很相配。”每次和妈妈出来买东西遇到他们,都看见叔叔帮她提东西,还会问她累不累,她觉得叔叔好体贴哦,她以后也要找一个和叔叔一样的男生结婚。

    泪水再度涌上眼眶。“可是……他走了,我把他赶走了……我找不到他……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没关系,我知道他在哪里。”

    一颗心沉入地狱前,意外看见一丝曙光。她惊跳起来,抓住女孩的手臂激动追问:“他在哪里?他在哪里?!”

    “我家住在那里,从窗户看见叔叔一个人在公园的椅子里坐了好久,我出来帮爸爸买香菸,本来要跟他说话,他已经不在那里。”

    关砚彤无力地垂下手。她晚来一步,他走了……

    “然后我买完香菸,又看见叔叔坐在站牌下的椅子上,我过去问他,他说他要走了,问他要去哪里,他也没说。”

    眼睛一亮,心再度死灰复燃。“哪里的站牌?”

    女孩小手往路的尽头指去。“就是前面出去的那个路口,我每天上学坐的公车,可是我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那里……”

    话没说完,关砚彤已经十万火急地拔腿往前冲!

    公车缓缓在眼前停下。

    十一点五十分了,这是今天的最后一班公车。他掏出口袋里的零钱,移动步伐。

    他不知道这班公车会将他带往何处,只知道,这班公车,会将他带离她身边,那个有双弃猫眼神的女子……

    “航——”声嘶力竭的喊叫,在寂静夜里,格外清晰!

    他顿住脚步,愕然回身。

    经过疾速奔跑,她喘得上气不接下气,高跟鞋被拎在手上,原本优雅的发髻,如今乱得不能看,模样说有多糟糕就有多糟糕。

    “你要去哪里?”她眼眶含泪,问得可怜兮兮。

    去哪里?他答不上来。

    “很、很晚了,你不回家吗?!”她结结巴巴,泪眼瞅他。

    公车司机来回扫了他们一眼。“小俩口吵架把话说清楚就好,离家出走不好啦!”

    公车门当着他的面关上,司机有魄力地拒绝当帮凶,他只能错愕地目送公车驶离。

    隔着距离,他与她无声对望。

    突然间不知该说什么,她伸出紧捏在手心、已经绉得不像话的字条。“这个……什么意思?”

    “就是再见。”很字面的意思。

    “所以、所以就是说……你不要回来了吗?”

    他面露疑惑,似在奇怪她的明知故问,但仍是回答:“我说过,当你不需要我,只要一个眼神,我就会知道。”

    “可是,我需要啊!”她心急地喊了出来。

    他讶然。这不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时无法作出反应。

    “你说,你不会离开我;你说,我不要你走,你就不会走,你还说、还说……”她心慌地努力拼凑他说过的每一句话,眼泪不听话地往下掉。“我很急,找了每一个你去过的地方,你都不在,我不知道怎么办,可是我知道,你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然后,妹妹说,她有看到你,我好怕来不及,脱了鞋拚命跑,跌倒了好几次,脚好痛,心也好痛……如果、如果再错过这一次,就真的没有人能告诉我要去哪里找了,我什么都不知道……连你从哪里来、我该往哪里找,一点头绪都没有……”

    凌乱地挖出所有知道的字眼,一心想表达出她的感觉,却懊恼地发现,她工作时的流利口才完全发挥不了作用,她笨拙如三岁稚儿!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叛逆》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