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古代言情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叛逆》正文 第14章

文/楼雨晴
    他放弃,不做任何的挣扎,默默退开。

    脑子里没有任何的想法,就只是无意识地走着,来到公园,坐在长椅上。凉亭里将报纸盖在身上熟睡的流浪汉,四处溜达的流浪狗……都已经和他很熟了。

    他放任知觉麻木,放任时间流逝,脑海里回想着从遇到她以来所发生的每一件事,点点滴滴,笑泪悲欢……

    她是个极特别的女子,外表优雅自信,内心孤独脆弱,愈是懂她,愈是忍不住为她心怜,他并不预备如此,但就是让她在心中占了个极独特的地位。

    胸腔隐隐泛着疼痛,如果说他还介意什么,那也只是她的快乐。

    她不懂得如何争取,那他就帮她争取她渴望的一切,只要确定她已真正得到她要的幸福,他会离去,带走寂寞,留下他满满的祝福。

    ※※※

    整个用餐当中,关砚彤一直魂不守舍,脑海里重复涌现赵航转身离去的画面。

    那背影,看在她眼里,好孤独……

    不知道他现在吃饱了没有?在看哪一部电影?

    一整晚,她浮想着赵航,一下打翻水杯,一下用错餐具,餐桌礼仪差得一团糟,失常的程度,恐怕连高驭都察觉了。

    吃完饭后,他们也去看了场电影。买票进场时,她还四处张望,抱着微小的希望看能不能找到熟悉的身影。

    整部电影演了什么,根本没进到她脑子里,散场后的现在,她连片名都答不出来。

    在山上看夜景时,高驭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砚彤,你有心事是不是?”再迟钝的人都看得出她一整晚的心神恍惚。

    “我只是……担心赵航。”

    “赵航?”

    “虽然赵航要我别让你知道,但,其实今天晚上我说好要请他吃饭。”关砚彤叹了口气。她实在不适合做违背良心的事,怎么想都觉得对不起赵航,虽然他一直强调无所谓。

    高驭沉默了好一阵子,始终不吭声。

    “你——在生气吗?”从他的表情,实在无法揣测他的心意。

    “既然他要你别说,你又为什么要说出来?”她觉得愧对赵航,难道就不怕他心里不舒服?

    “不说出来我觉得好难过。”就像胸口梗着什么似的,她会一直想,今晚的烛光晚餐和美好气氛,是牺牲掉赵航所换来的,就算和高驭的感情又往前进展了一大步,她还是高兴不起来。

    高驭默不作声地站了起来——“驭!你生气了?”她急忙跟着站起身,想道歉。

    他轻叹。“你不是担心赵航吗?走吧,我送你回去。”

    她松了口气,欣喜地笑开。“谢谢你!”

    她感动于他的体贴,主动仰首送上香吻,高驭反客为主,拥紧她深深吻住。

    老是讨论另一个男人的感觉糟透了,这,才是所有在这个地方看夜景,两两相依、隅隅情话的恋人该做的事!

    十二点了。

    目光接触到腕上,她送的表。

    这个时候,她应该回到家了吧?

    他依着她平日约会返家的时间猜测,由长椅上站起,缓慢地步上回程。

    这条路,他走过好多次了,不晓得——还能再走几回?

    快要接近家门口时,斜靠在灯柱下的身影,令他定住脚步。直觉知道,他是在等他。

    看见他,高驭丢掉手中的香菸踩了踩,走了过来。

    “等我?”他主动问。

    “不算。只是送砚彤回来,在这里想一些事情,刚好看到你,就聊聊。”

    “与我有关?”他会想什么事情,几乎不需猜测,否则不会找他聊。

    这男人,聪明得可怕。高驭也不打算拐弯。“你和砚彤,住在一起。”

    “是。”

    目光往下移,落在他腕间。“你们戴的表,是一对的。”

    “你想证实什么?我和砚彤没有爱情,我一开始就说了。”

    “是你不爱她,还是她不爱你?”他终于察觉话中玄机。

    “重要吗?”

    “你觉得不重要?你们的感觉……太亲密暖昧,我很难不往那种方向想……”

    “哪种?有没有亲吻?有没有上床?有没有做爱?”赵航扯唇,代他说出难以启齿的话。

    “难道没有?”

    就算否认,他也不可能会相信吧?

    赵航定定凝视他。“你在期待什么?砚彤不是处女,如果你在意的是这个的话。”这种事瞒不了人的,他迟早会知道,让他抱着不实的幻想,对彤反而不好。

    如果他介意,现在就可以转身离开,不必走到那一步让她更受伤。

    “不是!”高驭咬牙低吼。他不会笨到去期待一个二十九岁的女人没有任何性经验。“我介意的只是你们隐晦不明的关系,没有一个男人有那样的胸襟,在交往时还能心平气和地看着女友和另一个男人暖昧夹缠!”

    “我懂。”赵航盯着腕上的表。“你不必介意我,真的不必,只要全心全意对待她就好。”

    没再多解释什么,他越过高驭往前走。

    回到家门前,他按下门铃,不到五秒,里头的人连跑带跳地冲出来开门。

    “航,你跑到哪里去了!我和高驭都吃完饭、看完电影,还在山上待了一下,你居然比我还晚回来……”她回来没看到他,都快紧张死了!

    她飞快说了一大串,他其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视线定在她微肿的潋滟红唇……她刚刚被亲吻过。

    她现在,真的很幸福了吧?

    自顾自地说到一半,她顿住,忽然想到——“你没带钥匙?”

    “知道你在家,懒得开门。”他淡淡带过。

    “噢。对了,今天我跟高驭——”她想告诉他,她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出他们有约在先的事。

    “我知道,你不用说。”他淡淡阻断,绕过她走进客房,关上门。

    看着腕上的表半晌,轻轻解下,放在床头。

    也许,真的差不多是时候了。

    …………。。

    与高驭约会回来,见赵航窝在客厅,埋头振笔疾书,仍是一盏昏昏黄黄的小灯。这样的画面看多了,不论她多晚回来,总是能看见那道沉静的身影。

    他说,他习惯晚睡,可是,真是这样吗?

    突然的领悟撞进心房,撞疼了酸楚的心!他——是在等她吧?

    她在外头和男人约会,而他,却守着一屋子的孤寂,无论多晚,总是耐心等候“航——”她轻轻地,唤了声。

    “你回来了。今天约会还顺利吗?”他抬头,送上关怀。

    “嗯,很好啊。”声音有些哑,她赶紧补上一朵微笑。

    他审视了她一会儿,确定她没事,才又低头继续抄写。“那就好。”

    她切换大灯。“你看书老是不开灯,小心眼睛坏掉。”

    “不会,我视力很好。”

    关砚彤凑上前。“你在写什么?”最近常看他低头抄抄写写的。

    “食谱。”他递了张过去。“我做过的菜当中,有几样你偏爱的菜色,我尽可能用你看得懂的方式记下来了,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她大致浏览几张,果然都是她最喜欢吃的。“你干么啊?想出一本食谱书?”

    “将你最爱吃的菜色集结成册,不好吗?”

    “很好啊!有几家出版社和我有点小交情,这点我可以帮上忙哦!”她信以为真。

    “出不出书不重要,以后你想吃,自己会做就好了。”

    “干么要会?你会做给我吃啊!”

    他笑笑地不说话,又埋头继续写。

    “航——”她无意识地翻动纸张。

    “嗯?”

    “那个……呃……”

    察觉她的欲言又止,他停笔,抬眼看她。“有事就说啊!”

    “我是说……高驭啦!他今天……有点失控。”

    “哪方面的?”

    “就是、就是……‘那方面’嘛!”她别扭地轻嚷。

    赵航心下有所领悟,握笔的手不自觉一紧,又松开。“所以呢?”

    “我、我不知道……就是……心里很乱啊,所以才问你嘛!”她索性丢开他写的食谱,钻进他怀中缠腻撒娇。

    “你在乱什么?你很爱他,不是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啦……”但,就是觉得怪怪的啊,哪里怪又说不上来……

    “那所以呢?你犹豫的是什么?”

    就是不知道在犹豫什么才烦啊!

    她叹气,鼻尖轻蹭着他颈子,他洗完澡后的清新气息好好闻,赖在这里,有他暖逸熟悉的气味包围,娇躯无意识地偎蹭着他,极自然地产生动情反应。她顺着他的颈项拂吻,一路吻至唇畔——“彤!”他抓住她,不让她妄动。

    水水媚媚的眸子,染上迷蒙情韵,与她对视了数秒——叹息,将她收拢入怀。

    “彤,你到底在想什么?”

    “对不起,抱我一下,这样就好。”她闭上眼,紧紧抱住他。

    不要问她在想什么,她真的不知道。

    当高驭有进一步的举动时,她有的只是紧张、迷惘、无措,下意识只想逃开;但是赵航完全不必做什么,只要靠入他怀中,她熟悉他,身体本能地就是会对他有反应……

    她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她有高驭了啊,那个她一直以来梦想的情人,她应该要觉得满足才对……

    可是,当她必须提醒自己是有男友的人,她再也不能肆意地与赵航体息纠缠,不能在欢爱后枕着他入奇书网睡,甚至连亲吻他都是不被允许的时,内心的失落竟好深好浓……

    赵航蹙眉,眸心深处思潮纠葛。

    他不笨,不会不知道,刚刚她想做什么,那是身体的共呜。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叛逆》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