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古代言情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叛逆》正文 第16章

文/楼雨晴
    他轻讶,放下泡面,转身想看清她的表情。“怎么会?”

    “就是会啊!”唇角微微扬起。

    “……你一点都不像失恋的样子。”研究她的表情半天,实在挖不出一丁点的悲伤,他低哝出观察结果。

    她依然笑着。“反正我和高驭分手是事实啊,开心或难过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又可以理直气壮地留住他了。“我现在没有男朋友,所以我又需要你这个临时情人了。”

    领悟了什么,他凝视她唇畔柔柔的甜美笑意,胸腹一阵暖热。

    “可不可以?”她期待地扯扯他衣袖。

    他柔了眸光,轻应一声:“嗯。”

    关砚彤吁了口气,用力抱住他。

    只要他还是她的,她不在乎他们的关系是什么,就算他只是因为她的需要而留下,那也无所谓,如果这样能留住他,她可以从此不再交男朋友。

    伸头探了探他的晚餐!她不苟同地皱眉。“你吃泡面?”

    他笑笑地,食指揉揉她扭成毛毛虫的秀眉。“一个人而已,随便吃吃就好。”

    他这阵子,该不会常常这样吧?

    她揪疼了心,懊恼自己对他的忽略,拉了他起身。“走,陪我去逛夜市,没吃到吐不准回家!”

    他知道很多人用怪异的眼神看他们——不,更正确的说法是,看她。

    她一身露背的雪纺纱长裙,足下六寸高跟鞋,该出现在高级餐厅的妆扮,融入人声嘈杂的夜市,像是错置舞台的角色,格外引人注目。

    但她似乎不以为意,大刺剌地坐在摊贩上,两人合力解决掉一个小火锅、一盒章鱼小丸子、一碗蚵仔面线,沿路又买了碗甜不辣吃吃逛逛,身上的丝质披肩早不知扔到哪里去了。

    他瞟了眼雪背,脱下外套披在她肩上,入秋了,夜里有些凉。她给他一记甜笑,礼尚往来地喂了他一口黑轮。

    她很开心,整晚笑容不断,一下蹲着捞小鱼,一下子混在孩子堆中玩弹珠台,换到两颗糖果回来,和他一人一颗分了吃。

    “航,你看,那只哈姆太郎好可爱哦!”牵着手逛到一半,她突然兴奋地指着一只布偶娃娃。

    赵航瞄了她一眼。“你喜欢?”

    “可以和祈儿作伴啊!”

    拿只黄金鼠和猫作伴?!即使那是只布偶。

    赵航没说什么,走向她指的摊贩。

    “你有把握吗?”她有些意外,他无言满足她的宠爱举动,令她心头暖暖甜甜的。

    “试试看。”他向老板问明规则,递出纸钞。

    “你身上不是有零钱?”她奇怪地问。

    他动作顿了顿。“不要。”

    关砚彤更疑惑了。他很怪哦,今天老是在抢付帐,而且都是拿纸钞,他留一堆零钱在身上干么?

    拿起空气枪瞄准保丽龙上的气球,他表情专注,像为她做每一道菜时那样,每一个动作都沈稳、笃实。

    一枪一个,气球一一击破,不只她,连老板都张口结舌。

    当怀抱被布偶填满,她还回不过神来。“你、你真的是第一次玩,没错吧?”

    不是违规则都不清楚吗?

    他耸耸肩。“我当过兵,射击还可以。”

    她笑了,踮起脚尖亲了他脸颊一记。“谢谢。”

    满心珍爱地搂着,将脸埋进哈姆太郎里,唇畔泛着浅浅的甜笑。

    这是他送她的第一个礼物呢!

    赵航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她一眼,眸光暖融,揉入一抹淡得难以察觉的爱怜。

    如此甜柔娇憨的行止,说她是女强人,谁信?

    视线往下移——“脚不痛吗?”她走一晚了。

    她爱娇地睨他一眼。“你要背我吗?”

    他不语,沉默地弯低身子。

    她满心甜蜜,趴在他背上,双手缠抱着,依恋眷赖。

    “你会一直、一直地背我吗?”嫩颊贴着他的颈子,软声娇喃。

    静默了一阵。“嗯。”

    “我是不是真的很不会撒娇?”男人真的都喜欢那种小鸟依人的女人吗?她好怕他也会嫌弃她太独立自主,不够小女人。

    真伤脑筋,是不是要像古装那样弱柳扶风,才叫女人味呀?

    “……”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真的在嫌弃我不会撒娇对不对!”她抗议地轻嚷。

    “……”他叹了口气。“不然你以为你现在在做什么?”

    “啊?”这样就叫撒娇吗?

    仔细回想起来,她好像真的不曾在高驭面前展现任何的需要与依赖耶!她在任何人面前,一向都会从容得体地去应对……

    原来,那种全心信赖,不加掩饰的爱怨嗔痴,就叫撒娇啊……那,她是真的只有对赵航才做得到了。

    “虽然,我还是弄不懂女人为什么非得穿这么高的鞋子。”他又补上一句。

    “女为悦己者容啊!”

    脚步一顿。“高驭?”

    “笨蛋!”她笑斥,轻敲他的头。

    当然是为他啊!她想把自己装扮得美美的,让他舍不得放她走,结果他只会帮她准备保险套让她去跟别人用,不是笨蛋是什么?

    回到家后,她站在门口,定定注视他。“我再问一次,你真的不想扑上来吗?”

    正要弯身抱抱上前迎接的爱猫,他一顿,仰头对上她水漾含情的灿亮明眸。

    静默了三秒——“恭敬不如从命。”

    他张手,拥抱,迎上潋滟绛唇。

    禁锢了近两个月的热情瞬间点燃,他们无顾忌地碰触、纠缠着对方,衣服一件件离开他们的身体,等不及进房,便在客厅热烈燃烧。

    “嗯……”倒落沙发,一记强而有力的挺进,令她娇吟出声。

    不甘被彻底冷落的猫儿踱来,爬上沙发,祈怜似的企图钻进两人之间。

    “祈、祈儿……”

    “你喊错名字了。”他不满地纠正,以更狂热的姿态冲击娇躯,惩罚般地吮吻嫩唇。

    “航……唔!”本来要提醒他小心别压到祈儿,唇被堵住,吻得意乱情迷,可怜的小猫被夹在中间,喵喵叫着,没人理它。

    他很失控,她感觉得出来,抛却矜持地回吻他,唇舌缠吮难分。

    他持续强悍入侵,坚定拥抱的姿态,似乎想就这样纠缠到地老天荒,难分彼此……

    她晕眩地承受几乎崩溃的极乐欢愉,眼眸水雾一片。

    终于,终于又再一次回到他怀中,她动容地张手拥抱。这感觉、这契合的身与心,几乎想念了一辈子之久,酸楚与快感的折磨、身与心的冲击下,泪水涌出眼眶,一颗,又一颗。

    “傻瓜——”极轻、极轻的呢喃由他唇畔逸出,带着动人心魄的温柔,吮去颊上清泪。

    “不要离开我,求你……我只剩下你了……”激情肆虐下,她声音轻弱无助,格外惹人心怜。

    她不晓得他应允了没有,只记得,那一夜,他用了令她毕生难忘的方式,一遍遍地爱她——

    …………。。。

    日子,平静而无声地流逝。

    她留意到,他又戴回放在床头的表了。成双的对表,无言昭示他们的彼此相属,光是这样的感觉,就够她半夜在睡梦中笑醒。

    他们之间,隐约有些改变,极细微地,但她是女人,对这种事具有超高的敏感度。以往,他的体贴、无微不至虽让她感动,但总觉得缺少了什么,就像一幅很美的拼图,少了最重要的一块!便看不清全貌;而现在,他仍是没有太多的不同,却更让她感觉到,一种幽微入心的温存。

    他会偶然地抱抱她,不带肉体欢快的那种,就只是宁馨地两相依偎;也会适时地吻吻她,感受彼此的温度,是否有更浓烈如火的激情,反而不重要了。

    假日时,一起帮祈儿洗泡泡澡,一边玩水嬉闹,笑得无忧开怀;有时牵着手到公园走走,有时上夜市吃吃东西,然后撒娇要他背她回家,他们,比恋人更像一对恋人。

    季节无声往前推移。秋末,天候逐渐转凉,那天她翻出前阵子百货公司打折时买的冬衣,得意地向他炫耀。“看吧,我就说那时候买下来是对的,大概再过一个月,你会嫌衣服太少。”

    是啊,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又快到冬天了,他就是在去年冬天遇上她的。

    他微笑上前,帮忙她提前把冬天的衣物整理出来。

    整理完冬衣的隔天,他依惯例在三点半出门,五点买完菜回来,掏出零钱,见玻璃罐已满得放不下,他弯身打开衣柜最下层,将罐中满满的零钱倒入袋中,注视了数秒,带着微笑再度关上,走出房门准备晚餐。

    今天,他做了她爱吃的红烧排骨、清蒸石斑鱼,还有炒剑笋。

    平时,她大约六点过后就会到家。他由六点等到七点,七点等到八点,腕表上的指针一格格往前推进,桌上的菜凉了,她没回来。

    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再也无法安心待在屋子里,拿了钥匙走出大楼,管理室的大叔见到他,打招呼地问了句:“女朋友还没回来啊?”

    “是啊!我到路口去等她。”

    “对女朋友真好。”身后传来大叔自言自语般的欣羡与感慨。“我也年轻过的,想当年啊,我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号称艋舺第一痴情奇男子……”

    他好笑地甩甩头,步出大楼。

    这些日子,彤若无特别重要的应酬,一定会回来陪他吃晚饭;就算有事,也会打通电话回来,不曾有过今天这样,十点过了还不见人影,他唯一想到的,是调查他过去的那一次。

    想到这里,他心一紧。

    这回,又要挑起什么风波?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叛逆》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