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古代言情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叛逆》正文 第18章

文/楼雨晴
    她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会睡过头,昨晚他们几乎纠缠了一整夜。

    赵航拉起她,先放好早餐,再回房取出她的睡袍,披上赤裸娇躯,俐落打了个结。“别大清早的就诱惑我。”

    关砚彤怔怔仲仲。从他拉起她、温柔地帮她穿衣,再到拭去满脸泪痕,一直回不过神来。“我以为……你离开了。”

    然后就哭成这样?

    开口要他走的是她,哭得最惨的也是她,这个言不由衷的小女人!

    他心怜,亲吻她哭红的眼。“我会走,但那是在确定你会过得很好、再也不需要我的情况下,而现在,你还需要。”

    她呐呐无言,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来吧,吃早餐了。有什么事,吃饱后我们一起面对。”

    手中被塞来一盘倒好酱料的煎饺,她困惑地仰眸。

    “为、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没必要这样做的……”他大可以转身就走,没义务留下来陪她面对这一切。

    “我是你的情人啊,就算是临时的,也得做好情人应该做的事。女朋友有困难,我怎么能不管?”他笑笑地回答,插上吸管将豆浆推向她。

    望着他温暖的笑容,关砚彤眼眶一热。在这最无助的时刻,还有他在身边,陪着她面对一切,能否度过这个难关,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

    ※※※

    “彤,今天下班后,把公司的财务状况,还有目前正在进行的企划相关资料带回来给我看看。”

    吃完早餐,他突然交代这一句。

    “你要做什么?”她不解。

    “相信我,彤!”他正色道。“我不会害你。”

    她当然相信他,在他选择留下来和她当个命运共同体时,她还有什么好不能信的?

    那天下班回到家,带回他要的资料,他要她先去睡,打算利用今晚看完它,做出新的财务规划。她一早醒来,发现枕边是空的,下床找向书房,发现他还埋首在书桌前没离开。

    “你一整晚没睡?”

    他这才抬头看看窗外。“天亮了吗?”伸手关掉台灯,捏了捏僵硬的肩颈,偏头见她一脸忧心,不由得轻笑出声。“放心,熬夜对我来说没什么,以前真要忙起来,几天不睡都是常事,习惯了。”

    以前?!

    顺手帮他按摩肩膀的动作停顿了下,不经意脱口而出的话令她更加困惑。他从没提过以前的事,如果他以前就对这类繁复的财务数据习以为常,那他到底是什么身分?什么来历?

    赵航扯下她的手,将她拉到面前。“我重新做了一份财务规划,调节收支,至于人事经费这部分轻微的短缺问题,暂时用这个好了。”

    手中多了本存摺,正好就是她当初交给他的那一本。

    她错愕道:“那怎么可以?这是给你的——”

    “为什么不可以?这本来就是你的钱。”只不过因为她给,他就收。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要接受,就算哪天必须离开,也不会带走。

    她怔然打开存摺,只有每月十万的存款纪录,没有支出。

    如果说,这笔钱是他充当临时情人的报酬,那么他连这笔钱都没收,他现在做的又算什么?他们之间的关系,又该如何定义?

    她迷惑了……

    仰首望住他,他微笑将她拉坐在腿上,温柔地亲吻她。

    “你最近瘦多了。”圈住纤腰,他心疼地皱了下眉,轻抚气色略差的脸蛋。

    “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你还得撑下去。”

    想了想,又说:“这些企划案留在家里,我先看看。我能做的不多,公司方面还得靠你主持大局,我相信以你的能力,有办法处理任何的状况。”

    “好。”有这样的温言关怀,再多难关她都撑得下去。

    赖靠在他怀中,偷来片刻温存,她满足地浅浅吟叹。

    多好,这样的感觉。携手扶持,互相体谅,一起克服难关……相契,相知。

    可以吗?她可以这样期望吗?期望他们之间,有全新的定义……那个她奇书网心灵深处渴望已久,却始终不敢奢求的定义……

    “那我去准备早餐,你等一下还要上班——”他正要起身,被她按回椅中。

    “你一晚没睡,休息一下,早餐我去做。”

    “嗯。”他没和她争论,又吻了柔唇一记才放开手。

    ※※※

    关砚彤后来将那份重新整理的财务规划带回公司,细看之下,更加意外。

    他是怎么做到在一个晚上的时间内,摸清一家公司的财务状况,并且做出最适当的运用与调度?毕竟这家公司的规模不算小了,就算是她,也没那样的能耐。

    能够当到一家公司的负责人,她绝对有这方面的识人能力,不至于将雄才错当阿斗。从认识以来,他的言行谈吐就不像个泛泛之辈,有内涵、有远见、有成大事者的泱泱气度,否则一向对男人极挑的Joanna,也不会在第一眼就对他势在必得……

    如果她不是在那样的情况下遇见他,如此人才,她绝对会重金礼聘他进公司,就怕小庙还请不动大和尚……

    当天回到家,他将三份做了修改与调整的企划案交给她,可见他根本没听话去休息。

    “写企划是后援工作,至于结果如何,就看你在前线怎么拚了。”

    她大致翻了翻,虽然早有了心理准备,但仍免不了一丝丝惊艳。她现在有信心去争取这笔生意了。

    他脸上淡淡的倦色,让她看了心疼,尤其在瞥见垃圾桶的泡面空碗后。

    他真的很不听话,等一下她就要去将橱柜里的泡面全部丢掉。

    “累不累?”她一脸关切,轻抚俊颜,他顺势靠向纤肩,由她搂着。

    “不累,还有力气跟你……”唇移向她耳边,轻轻吐出两个字。

    她蓦地羞红了脸。平日明明做得热情如火,现在居然光听到调情的字眼就脸红心跳,真没用!

    “你不要闹了!”轻捶了他肩膀一记。“晚上要吃什么?吃完快去休息。”

    他沉沉低笑,眼睛瞄向她刚带回家的资料夹。“那什么?”

    “你先休息。”

    “你先说。”

    心知敌不过他的固执,她只得回答:“赵氏的竞标案。”

    正要伸手去取的动作停滞了下,只是极细微的反应,但她心细地察觉到了。

    “有问题吗?”

    “没。”他若无其事地取来,翻动资料浏览。

    “这是满大的case,对方要我们各交出一份企划方案,筛选过后参加最后的竞标。如果能够争取到赵氏放出来的代理权,就算公司整整半年放着养蚊子都不会有问题。它利润是高,但是相对的,有意角逐的对手也强,不少大规模公司都在争取。人家是大型的跨国企业,不太可能看上我们,但是不战而降不是我做事的原则,所以我还是想试试,详细资料都在这里了。”

    他垂眸看着,好半天不说话。

    “航,你怎么了?”

    “你确定要?”

    虽然很奇怪他怎会这样问,但还是本能回答:“当然!”有机会试,哪有错过的道理?一群人抢破头咧!

    他沉吟了半晌。“这几天,我会做出完整的企划方案给你。”

    ………………

    看完赵航熬夜三天赶出来的企划书,关砚彤已经学会不去惊讶了,即使这份企划案精辟独到,精彩得无懈可击。

    将心比心,如果她是赵氏的主事者,在看了这样出色的企划书后,绝对不会无动于衷——他,真的令她折服了。

    但,却也更加疑惑。

    他到底是谁?来自何处?以他的能力,要说他曾经是跨国企业的主事者她也不会怀疑。她现在百分之百可以肯定,他绝非寻常人!

    那天在赵氏,遇到同在竞标名单内的Joanna,没来由地对她说了句:“你终于睁亮眼睛,懂得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了。”

    “什么?”她埋没了谁?

    Joanna没回答她的疑惑,只递出一只资料袋。“这是上回帮你调查的另一部分资料,我想你会有兴趣知道。”

    还有就是赵氏的总裁特助,一个俊美得让她觉得毛骨悚然的男人。她知道用“毛骨悚然”来形容男人的俊美很奇怪,但她就是有这种感觉,甚至无法长久直视那张过分绝色的脸孔。

    她在那张出色的容貌上,奇异地找到一丝赵航的影子,这男人,叫赵之寒。多么相近的名字发音,又一个令她心惊的巧合。

    巧合?真的是吗?她想起赵航在听见赵氏时的微妙反应。

    而赵之寒在看完那份企划书后的反应更奇怪。“冒昧问一句,关小姐,这企划书是出自你的手吗?”

    如果她够敏感,会觉得人家在质疑她偷了谁的智慧一样!

    “不,是一个朋友帮忙的。”

    “方便代为引荐吗?”

    “不方便!”她几乎是不安地,下意识拒绝,胸口慌乱疼痛。

    愈来愈多的疑点冒出头,她不得不去面对。

    Joanna给她的资料袋,已经放在抽屉里三天了,她没有勇气去动它一下。

    她讨厌Joanna的口气。赵航又不是东西,她干么要物尽其用?

    上一次,不小心窥探了他的隐私,让她一度几乎失去他,她不想再来一次!她不要知道他是什么人、有什么过去,他就是他,一个她认识的赵航,会陪她说说笑笑,牵手逛夜市,射布偶娃娃送她的赵航,这些比什么都还重要。

    给了自己一堆理由,就是不敢去碰一下近在眼前的资料袋。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叛逆》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