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古代言情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叛逆》正文 第19章

文/楼雨晴
    她不笨,很多事情,心里早已有数。说穿了,她只是不敢去证实,害怕证实之后的结果,是让她失去他……

    那份资料,被丢进抽屉的最底层,深锁。

    她甚至有股冲动,想拿回企划书,退出竞标,如果这样能保住她的赵航的话……

    但是几日后,她接到赵氏方面的消息,通知她获得竞标资格。

    不该太意外的,那是赵航的心血啊……

    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把这项消息亲口告诉他!

    ※※※

    “本来我还很疑惑,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赵之寒斜靠灯柱,瞥视他。

    “现在你确定了。”上次高驭……好像也是靠在那里。他讨厌那根灯柱,每次站在这个地方谈的都不是好事。

    “该回去了吧?你躲够久了!”

    “我没躲,只是过厌了那种生活而已。”每天汲汲营营,赚取了多到数不尽的财富,但是那又怎样?每天只是无止尽的忙碌,没有自己的空间、没有喘息的余地,甚至连婚姻……都没有了。

    这个赵氏太子爷,他当得很累。

    “赵之航,你有点出息好不好?死个老婆而已,你还要放逐自己多久?”

    是放逐吗?他略略恍惚。一开始或许是,但现在——“寒,我现在过得很好。”

    “很好?隐姓埋名,一辈子没没无闻叫很好?怎么?你见不得人?”赵之寒淡淡嘲弄。

    “我没有隐姓,也没有埋名。”浅浅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会找来。”在决定出手帮砚彤时,就知道了。

    “该回去了吧?老头快被你气挂了!”

    他挑眉回视。“那应该正合你意吧?”

    “多谢你的友情赞助。”赵之寒扯唇,眸底温度降至冰点。“不过这种事我想自己来,不需假他人之手。”

    怨恨很深啊!在赵家,真的没有一个人好过。

    “需要这样吗?再怎么说,你身上也流着他的血。”

    赵之寒冷笑,抚向手臂曾经几可见骨的伤痕。“所以你就知道,我多想毁掉自己。”

    赵之航不作评论,看似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二嫂好吗?”

    赵之寒脸色一僵,又迅速掩饰。“你到底回不回去!”

    “二哥死后,她一个那么单纯的女孩子,待在赵家的深宅大院,怕是只有任人欺凌的分。光是继承的遗产,就够她被生吞活剥了,你会加入吗?”

    “你不知道姓赵的都极度卑鄙无耻吗?不够冷血的,不是死了就是出走了。”

    说最后一句时,有意无意地瞄了他一眼。

    “即使她怀了你的孩子?”

    寒漠的面容被击出一丝裂缝。“赵、之、航——”

    “你不是说,姓赵的都极度卑鄙无耻吗?”无视他迫人的寒瞳瞪视,赵之航笑意浅浅。“我会回去的,在确定关砚彤没事了之后。”

    “那个姓关的女人,对你很重要?”重要到让他不惜拿这桩龌龊的家族丑闻来威胁他?

    “如你所见。”眼角余光瞥见熟悉的车身驶入视线。“你该走了,寒。”

    “你不愧姓赵!”该狠的时候,绝不含糊。

    赵之寒前脚一走,关砚彤随后便将车驶近。她摇下车窗,视线由那道走远的身影拉回。“你有朋友?”

    “没,问路的。”他随口打发,将话题带开。“你今天比较早。”

    那道身影很熟悉,他没说实话……

    关砚彤扯开笑,催眠自己那是问路的。对,就是这样,她什么都不知道……

    一进家门,她就扑抱上去,迫不及待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他听着她兴奋的语调,盯住怀中娇躯。“你很开心?”

    “当然啊!”这样一来,公司的状况不但稳定下来,盈余还会远超过去年呢!

    赚多少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她又养得起他,可以大大方方地独占他,不让他走……

    她没事了……“这样就好。”他喃喃说道。

    察觉他的异样,她仰首。“航,你怎么了?”

    “没,你开心就好。”

    几日后,是赵氏的竞标日。出门前,赵之航看穿她的紧张,上前抱了抱她,轻道:“放轻松,没事的。”

    感受到他暖暖的温度、坚定的拥抱力道,她安下惶然的心,有信心迎接任何的挑战了。

    反握住他的手,她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开口:“如果能够顺利取得代理权,回来之后,我有话要告诉你。”

    “嗯。”眸光柔暖。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的,对不对?”指掌依恋地,与他交握。

    他笑叹,迎视她眸底浓浓的情感讯息。“知道。”

    “那,你会等我吧?!”

    “会,我会等你。”

    她安心了,带着从容与自信,迎向今天的挑战。然后,她要告诉他,心中深沉堆叠的爱恋秘密,争取关于永恒的可能……

    那将会是个不一样的开始,他与她,全新的人生。

    ※※※

    是的,她成功了,成功地争取到合约,也争取到向他开口要求未来的机会……

    她兴奋地告诉他,今天她要下厨。

    第一次做饭给他吃,她摩拳擦掌,准备一显身手,以行动无声暗示,除了女强人之外,她也想试试当个居家的小女人,为心爱的男人准备三餐。

    她打算在用餐时,让他一口口吃着她的爱心,觉得她也有当贤妻良母的天分时,轻轻说出埋藏在心中的那句话……那句千百年来,恋人们总说不腻的一句话。

    “没有太白粉了,航,你去买。”她努力切肉丝,头也没回地交代。

    一开始,赵之航不放心地在旁边看着,怕火灾、怕血腥场面,手中还拿着电话在一旁待命,随时可以拨一一九……

    不过看她忙得乐在其中,初步预估应该没什么问题,他这才放心地拿了钥匙出门,执行跑腿任务。

    经过管理室,和那个当年号称“艋舺第一痴情奇男子”的管理伯伯打招呼时,不忘往上指了指,交代几句:“我家砚彤在煮菜,在我买太白粉的期间,如果情况不对,麻烦帮我拨个一一九,谢谢。”

    管理伯伯大笑,拍拍胸坎向他保证没问题。

    走出大楼没几步,他顿住。

    就说那根灯柱和他八字对冲,让他运气变衰,好心情瞬间跌落谷底。

    “原谅我无法说很高兴见到你。”他面无表情地走上前。

    “彼此彼此。”赵之寒丢下抽了一半的菸往地下踩。“该回朝了吧,太子爷?”他的任性出走,已经搞得赵氏企业翻过一遍了,他应该比谁都心知肚明,他不可能永远逃避下去的,总要回去面对。

    是没有任何拖延的理由了……他深深叹了口气。“走吧!”

    赵之寒眼角轻瞥某个方位。“不向她说声再见?”

    顺着他的视线移向大楼的某个定点,赵之航低低回应:“不了。”

    能说什么呢?面对她,他一个字都说不出口的,这样,反而最好,无声胜有声。

    他们的心灵曾经交会过,真实地在胸口悸动,那些没说出口的话是什么,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了,他想她会懂的……

    他心爱的,彤。

    ※※※

    回到家,又是满室的黑暗。

    关砚彤失落地叹息——她想念那盏晕黄的灯光、想念在灯光下沉静等候的身影、想念一屋子的饭菜飘香……

    已经半个月了,他,还是没有回来,这包太白粉,买得可真久啊!

    打开灯,抱起被她养得白白胖胖的祈儿,脸颊揉蹭了会儿,让祈儿代替他,给她暖暖亲吻。

    “他没有把你带走,所以,他一定会再回来的,对不对?”这些天,她不断用这句话说服自己,才能熬过浓浓的思念。

    伸手抚向桌上的资料袋,在他离开之后,她心里便已经有底了。

    她苦苦一笑。

    他没有骗她,他是姓赵,也确实名航,只不过不叫赵航,而是“赵之航”,赵氏企业举足轻重的前任总经理!

    难怪啊,难怪他才干超群,气度雍容……

    赵之航,现年三十二岁,二十八岁娶妻,三十岁丧偶,此事还曾在各大报占了不小的篇幅报导,只是他行事低调,极少出现社交场合,媒体所能提供的,也只是模糊不清的侧影。

    据说,爱妻因意外流产,造成血崩辞世后,他大受打击,在事业与成就正如日中天的当口突然消失,独自疗伤止痛。

    赵氏内部结构很复杂,嫡出的赵之航地位自然超群,再加上自身的能力足以服众,一直被视为最具资格的继承人,这些年来也因为他的存在,牵制着赵氏亲族。

    他的出走,令赵氏企业内部生态失衡,暗斗不断,各怀心计的众人,不论于公于私都不可能放他一走了之……

    这些,是外界所看到的,Joanna能给她这些,但,却没有办法给她,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豪门深宅的内斗太沉重,她不想、也不愿知道,她只想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听她说那句来不及出口的真心话?

    可是——他还回得来吗?

    昨天还温存相依,两颗心近得几乎合而为一,今天突然间隔了千山万水,困难重重,她要求的永远,成了永远不会实现的奢求……

    屋中每一个角落,都还有他存在的影子,他用过的每一样东西、床头放零钱的玻璃罐、为他准备的冬衣……

    凝眶的水珠掉了下来,一颗,又一颗,诉说着她未能出口的话语:我爱你、我想你、我等你……

    打开衣柜下层,为数可观的零钱超出她的预期,近几个月累积速度更是倍增,初步估计,这些零钱加总起来得以万来计。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叛逆》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