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古代言情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 《叛逆》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叛逆》正文 第20章

文/楼雨晴
    他还没告诉她,为什么要留这么多零钱啊……

    一颗滴落的泪水,掉在搁放零钱袋旁的日记本上。

    他一直没有将这本日记还给她,没想到他是收在这儿了。

    想到他专注细读的模样,她翻开第一页,试着想像他在阅读时的心情,想了解由他眼中看到的,是怎样的她……

    一页、一页地读,只是她大学时代,随笔的记录。她没什么耐性,体内缺乏感性因子,日记只用了半本。她快速跳页,翻到最后几笔时,不属于她的陌生笔迹闯入眼底,她胸口一紧,屏息往下看——彤:我不晓得你什么时候才会发现里头的内容,也许你一辈子都不会看到,但我还是想写,写些我这辈子都不打算亲口告诉你的事。很抱歉我只想得到这种方式,并非刻意瞒你,而是我实在做不到当面向你剖白自己,毕竟那不是多愉快的记忆。

    好了,就从今天开始吧,一天写一点,慢慢告诉你所有你想知道,关于我的一切。

    该从哪里说起呢?我看,就从你那笔调查资料的内容开始好了。

    我不否认,上头的内容属实。近两年来,我试图放逐自己,而上头记载的,就是我在遇见你之前的放逐记录。

    那个自杀的女子,叫温静,我和她的关系,就跟最初与你的关系一般。她和你很像,外表坚强、内心孤独脆弱,一个会让人打心底怜惜的女人。她谈了很多次恋爱,但总是遇人不淑,被骗财骗色,对男人几乎失去信心。我在人生最低潮时遇上她,两个心灵受伤的人相互依存、相互慰藉,我的好厨艺,就是她教的。

    但是这样的平静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那天你在百货公司外头看到的女孩,也就是温静的妹妹,我不清楚她为什么会爱上我,甚至认定我非得属于她。我从没给过她任何暧昧错觉或暗示,这点请你务必相信,我和你在一起时,也不曾招惹过其他人,不是吗?

    我不想重复她用了多无耻的手段,总之,温静受不了外界看我们的异样眼光,以及家庭内部的双重压力,一时情绪极端下,轻生了。

    我有一种——是我间接杀了她的感觉,如果你问我对她有什么,一开始是同情与怜惜,两个受伤的人互相舔舐伤口,而后来,则是愧疚。

    再来,是那个黑道大哥的女人。不管你信不信,我和她没有性行为,她只是一个被暴力虐待的可怜女子,总是在伤痕累累时来找我,她要的,只是一点温柔,让她觉得。己也是能够被怜惜的。

    她收留我,而我给了她一个能够尽情流泪的胸膛、温柔的亲吻,以及拥抱,就这些,再也没别的了。

    一直到我们的事被发现,而她流产,住院。

    这件事,大概也让她下了某程度的决心。我是在那时离开的,她已经有足够的勇气去脱离那个男奇书网人,也学会自己珍惜自己,再也不需要我了。

    至于台商的老婆,更只是单纯的谈心对象而已。她的丈夫在大陆包二奶,她一年到头见不到丈夫三次面,她在无尽的等待中绝望而寂寞,于是我陪伴。

    后来,她离婚,我介绍她一个不错的律师,向她的丈夫敲了一大笔的赡养费,她开始她的新生活,而我继续放逐——看到这里,解开了某部分的结,却让她陷进更深的疑云中。

    由世俗的眼光看来,他与被包养没太大的差别,然而事实上,一直都是他竭尽所能地在付出。以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来讲,他对那些女人……好得不像话!

    回想起相遇以来,他为她做的每一件事,百般怜宠,甚至替她寻找初恋情人,圆那道残缺的梦想。他说,他要她幸福……

    她不懂,他这么做,为的是什么?

    一个人再善良也有限度,总该还有什么原因的,即使是极细微的关联……

    她翻过下一页。

    我聪明的彤,什么都瞒不过你。

    我猜得到你现在在想什么,所以今天,我打算谈谈关于“放逐”的问题。

    你一定会疑惑,为什么我的对象全都是有钱又芳心寂寞的女子?我既不骗财又不骗色,图的是什么?

    我想,那是一种补偿心理吧!

    第一次真正对女人动心,是在二十七岁那年。交往一年,她成了我的妻。

    我对她的感觉,一如你对高驭,初恋很美,那种感觉,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

    她很美,温柔中带着小女人的纯真甜美,我第一眼便决定就是她了!

    只是,我没想到,短短两年的婚姻生活,会磨光她所有的生命力……

    你应该多少也猜到我的来历了,在众人欣羡的亿万身家背后,你们所看不到的,是豪门内苑的勾心斗角。那些晦暗面,我并不想让你知道太多,那只会让你晚餐消化不良而已;我只能说,我父亲有过很多女人,但对配偶栏上的那名女子,总有几分尊重。当初赵氏尚无如此规模时,是妻子的全力资助,才有今日局面;也许那些钱在如今的赵氏企业看来并不算什么,却是赵氏最初的根基。

    而,那位贤妻,正巧是我的母亲。她一共生了两个儿子,一个是我二哥,一个就是我,其余全是私生子。

    母亲在怀二哥时,身体状况并不好,再加上早产,二哥一出生便体弱多病,关于家业,无心、也无力去管,于是这个重担落在我身上,我完全不需做什么,便形成在赵氏亲族中超然的地位。

    在这种情况下,家世平凡单纯的琼仪嫁进来,适应不良是必然的。你一定无法想像,每走一步路都要小心翼翼,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的日子。

    但是我说了,我身上背负着数万人的生计,这担子沉得我连喘息空间都没有,实在分不出更多的心力来关心她。在我极度的忽视之下,妻子日渐沉默,恬静的笑容一日日沉寂,脾气一日日暴躁、神经质,她变得……连我都快不认识了,那并不是我所熟悉爱恋那个温柔婉约、善解人意的女子。

    她抗议我的忽视,我气她的不体谅,我们吵过很多次,最后一次,她甚至以离婚要胁。我并没有理会,因为隔天要赶飞机出国,实在没多余的精神应付她的情绪化。我没有想到,那会是我们夫妻最后一次的谈话……

    接下来,一片空白。

    看得出来,他在写这一段时,情绪波动非常地大,大到无法再接续。

    意识到接下来的内容太震撼,她揪紧了心,好半天才凝聚足够的心理准备,翻到下一页。

    再一次见到她,是在医院,我接到通知,赶了最快的一班飞机回来,她已经断气了。

    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

    流产,造成血崩。媒体是如此报导的。

    而我会离家,是因为夫妻情深,无法原谅自己没见到妻子最后一面,伤心自责。这也是外界的认知。

    然而,事实是什么?她为什么会流产?你想知道吗?

    医生告诉我,是由于性行为过当!

    什么叫性行为过当,需要我再解释得更清楚吗?我不清楚她到底玩了3P、4P、还是5P,总之,她身上的伤是来自于……对不起,医生的用词我实在讲不出口!

    你无法体会那种心痛,不只是妻子的背叛,而是她企图伤害自己的身体来报复我的那种决绝!

    我不敢去想,那是多激烈荒唐的性爱游戏,会造成那样的伤害,甚至于……流掉了才一个月、连她都不清楚父亲是谁的孩子!

    多讽刺?我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算奢侈,早记不得多久没碰她了,她却是死于性行为过当……

    这种事,身为一个男人,实在没有办法对第三者说出口,即使是亲密如你,爱恋……如你。

    一阵雾气模糊了视线,她无法想像,他当时是承受了多深的伤痛……

    但是,他却愿意将这道最难堪的疮疤揭露在她面前,一句“爱恋如你”,引出她更多的泪水。

    不否认,最初我多少有些怨对。她的做法,完全没有为我,以及我们之间的婚姻留一丝余地,我不明白,我伤她有那么深吗?

    我觉得自己好失败!那样的挫败与无力感,使我无法再面对任何熟识的环境、熟识的人与物,游走在一个又一个的女人之间。有一部分是麻痹与自我放逐,也有一部分,或许只是想了解那些寂寞的女人到底在想什么?花钱买男人的心态又是什么,藉以理解,我已经来不及理解的妻子……

    一直到后来,我开始能够明白,她为什么必须靠着肉体的沈沦,以及一次次荒唐的性爱游戏来宣泄情绪,她的孤独、她的寂寞、她的委屈、她嫁入豪门深宅的压力……太多太多,我当时都没能体会,那是给了再多金钱补偿、物质享受都无法填满的心灵黑洞,到最后,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来麻痹自己……

    我亏欠她大多,却已经没有机会弥补了,所以我变相地,将来不及给她的关怀及温柔,补偿在你们身上,只因为,你们与她一般,有着同样受困的寂寞眼神。

    直到遇上你——你想要的,我全力满足,包括你要的陪伴、你要的激情、你要的恋爱感觉,以及——你要的高驭。

    真的,彤,在做这些时,我不曾犹豫,当时我是真心想要你快乐的,只是后来我才发现,心会隐隐地痛。

    因为我知道,当我确定你得到了你要的快乐,我就该一如以往地由你生命中退席,差别只是在于,以往不会揪心酸楚,以往不会牵牵念念、步伐沉重……

    在解开你送的那支表时,我的心是纠结的。

    还记得我原来那支进水的表吗?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叛逆》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