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玄幻奇幻 » 仙剑奇侠传之灵剑传说最新章节列表 » 《仙剑奇侠传之灵剑传说》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仙剑奇侠传之灵剑传说》正文 166 当冷J与雪心灵魂互换7(完) 聂小娴

文/孤星雪
    有了盘缠以后,三人跋山涉水呀,翻山越岭呀,终于到了罗刹洞。

    罗刹洞口。

    雪心严肃道“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了,你们千万别进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进来。”

    萧清山别扭道:“切,谁会进去啊。”

    靳越点头笑道:“那你要小心,我们等你。”

    雪心:“嗯,一定。”

    雪心进入白雾,四周黑漆漆一片,突然一道强光打下,背后响起欢迎进行曲。舞台中间出现一个圆桌两个高椅,一个少女走上来,满面春风道。

    “欢迎来到惊喜无限引人入胜扣人心弦的罗刹幻境恶搞宝典,这个集齐趣味益智知识紧张惊险幽默于一身的有奖问答节目,现场的观众朋友们,电脑前的读者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小孤。欢迎各位的到来。我们今天这期节日有些特殊,我们有三位自江陵千里迢迢来南诏的同学们。让我们让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女主角雪心同学来进行我们的恶搞一对一。”

    背景:众画妖热情鼓掌。

    “各位观众朋友们,今天恶搞宝典的主题是花季少女自残穿越,所到之处腥风血雨最终化成泡沫为哪般。”

    雪心囧囧有神登场。小孤与雪心握手,对坐。

    孤兴奋道:“雪心同学,我首先的把我们的规则给你讲一下,你要回答五道题目,有三种求助方式,第一求助现场观众;第二求助让我去掉一个错误答案;第三求助某位好友,那么你准备好了吗?”

    雪心擦汗道:“准备好了。”

    孤:“下面请听题,第一题,很简单,请问李逍遥和赵灵儿第一次见面在什么地方?A、南韶;B、仙灵岛;告诉我你的选择。”

    雪心:“B,肯定确定以及一定。”

    孤:“恭喜你回答正确。”

    背景:一片掌声,雪心笑着向观众挥手。

    孤:“第二题,赵灵儿是苗疆哪个族的巫王之女?A、白苗;B、黑苗;C、花苗;告诉我你的选择。”

    雪心:“B,太简单了。哈哈哈~~”

    孤:“是吗?先恭喜你回答正确,再提醒你不要高兴的太早。”

    背景:掌声一片,雪心笑眯眯的看着小孤。

    孤:“第三题,请问巫王叫什么名字?A、赵匡胤;B、赵佶;C、赵构;D、赵烨;告诉我你的选择。”

    雪心:“……没有说过巫王叫什么名字吧?”

    孤:“肯定有。”

    雪心:“……那能求助好友吗”

    孤:“可以,那么你想请谁帮你呢?”

    雪心:“越吧,他什么都略懂的。”

    孤:“那么,靳越同学,你觉得这题应该选什么呢?”

    越微笑:“小孤你好,大家好,据在下所知前三个都是本朝皇帝,最后一个很陌生,应该就是D了。”

    孤:“好的,谢谢你。”转向雪心“那么,你相信他的答案吗?”

    雪心:“我相信他,就选D了。”

    孤:“你确定吗?”

    雪心:“我确定。”

    孤:“恭喜你,回答正确。”

    背景:掌声一片,雪心朝靳越竖起大拇指。

    孤:“第四题,镇狱明王有几只手?A、两只;B、四只;C、六只;D、八只;告诉我你的选择。”

    雪心:“呃……我没有看到他……那我救助现场观众。”

    孤:“好,小的们请举牌,告诉雪心你们的选择。”

    背景:众画妖一致选C。

    孤:“好,孩儿们选的C,你相信它们吗?”

    雪心:“呃,我信它们吧,应该不会错了,被关了那么多年,怨气肯定够大,绝对记得住,我就选C了。”

    孤:“确定吗?”

    雪心:“确定。”

    孤:“恭喜你答对了。”

    背景:掌声一片,雪心飞吻感谢观众。

    孤邪魅一笑:“最后一题,下面四个人中间,能你以血换命救一个,你救谁?A、赵灵儿;B、萧雪君;C、冥雪;D、林月如;告诉我你的选择。”

    雪心脸色苍白:“……冥雪也死了吗?”

    孤:“嗯,死了,你要救赵灵儿的话,其他三个连你自己都会死。四换一,你可以好好想想。”

    雪心颤抖:“为什么让我选……我不要选……”

    孤:“你是要弃权吗?”

    雪心闭眼咬牙:“不,我……选赵灵儿。”

    孤:“呵呵,还是这么选不变吗?恭喜你回答正确。你高兴吗?”

    雪心沉默:“……”

    孤阴森状:“告诉你一件事,你本不该出现在这里,你知道太多不该知道的事,你的存在影响了天道运行,因为你的介入让萧雪君死了,冥雪死了,冷羽珏死了,你自己也死了。你舍下了自己的父母,朋友,连累了诸多本不该死的人死了,就算赵灵儿活下来了,那又如何?你觉得值得吗?你认为这就是赵灵儿想看到的吗?你来这里就是多余添乱的。”

    雪心失神状:“是吗?因为我才连累了他们……是我的错……我不该来,我是多余的……”

    孤诱惑状:“那么这次的奖品是,如果你能重新选择,你是选来还是不来?告诉我你的选择?”

    雪心喃喃道:“如果我没来……冥雪会死吗?”

    孤:“肯定会死啦,人都会死,不死就成妖怪了。”

    雪心:“……”

    孤:“嘿嘿,开个玩笑提高一下现场气氛,冥雪至少不会死得这么早,这答案你满意了吗?”

    雪心点头,沉默片刻道:“……我选择……不来。”

    孤:“你确定吗?”

    雪心泪流满面:“我确定。”如果没有我,大家是否能更幸福一些?

    孤:“那么,如你所愿。”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六世□□喇嘛仓央嘉措

    ——————————————————

    小乔出嫁了,呃,出现了……好惨的样子……

    小苏不醒是中毒了?

    戳楼上,大概多久一更?

    ========================继续的分割线===============================

    7、幻境

    “雪心,醒醒。”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唔,不要吵我,让我再睡一下。

    “起来吃饭了。”感觉有双手在不停的晃。

    “咦?”雪心睁开眼。这是……

    “真是的,又没做什么事,都多大了还拿着木头玩,还玩到睡着了,快点去洗手吃饭,等下洗个澡再睡。”女人看见雪心醒来,又转身走出去不停的唠叨着。

    “妈妈?”妈妈,真的是妈妈,可是妈妈怎么会在这里?

    “还不快来。”

    雪心盯着手中木剑和两卷纸帛,嗯,老妈上个月大扫除发现的,据老爸说是传家宝可是打不开,然后今天突然就打开了,再然后,对了刚才我在玩,然后割到手腕流血啦。

    雪心紧张的看了看手,左手看了看右手,没有,没有伤口。哈哈哈哈,木剑怎么可能会割破手,真是睡傻了。

    雪心抓抓头发揉揉眼睛看了看日历,嗯,七月七日晚上七点,晕晕乎乎的走出去,洗手,吃饭。

    “妈……”感觉好像好久没看到妈妈了,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吃饭哪那么多话,赶快吃完做作业,早点做完去睡觉,明天还要上课。”妈妈说。

    “什么?还要上学?不是放暑假了吗???”天呐,我居然把这个事情给忘的干干净净,好像很久都没有上过学了一样,怎么会这样?

    “雪心,爸爸知道你不想上学,也知道你很辛苦,但是这是关键时候了,不能吊以轻心,一定要努力考个好高中。”爸爸说。

    对,要补课,补到八月中,只放一个星期假,九月一号又开学,好痛苦……呜呜呜,好辛苦。

    雪心完全是在一种麻木的状态里吃完饭,认命的写完暑假作业。

    郁闷的趴在桌子上,看着握在手中的水性笔有种很奇特的怀念的感觉,居然觉得很久没有用到这么方便的东西了,雪心囧。

    突然想把这种奇特的感觉写下来,雪心拿出日记本。

    七月七日晴

    今天好奇怪,打不开的盒子突然打开了,玩木剑玩到睡着了,觉得很久没见到妈妈了,觉得很久没写过字了,一切都有种久违感。是不是因为今天是鬼节,居然觉得自己被木剑割到手……

    写着写着雪心突然一阵恍惚,再回神本子上多了几个字“如果可以,请断了我的思念与不舍。”

    和很多个“冥”字。

    冥?冥王?有鬼啊~~~好恐怖~~~今天被鬼上身了吗?背脊窜上一阵寒意,雪心心绪不宁的合上本子,以最快的速度洗了澡连镜子都不敢看,然后快速钻到房间。

    躺在床上想缩在被子里又觉得太热,翻来复去睡得睡不着,突然无比怀念灵儿的清心咒,然后又把自己囧到。窗外树影晃动总是害怕会突然冒出个什么东西。又想我拳打隐龙洞蛇窟,脚踢鬼阴将军冢,乱葬岗里叫一声有种的站起来,没一个敢吭气。

    某声音窜出来说那是游戏,雪心泄气。折腾半宿,终于迷迷糊糊很不安稳的睡着了,做着很悲伤又很快乐的梦,梦里的黑衣少年越走越远,半夜醒来发现满脸泪水,却忘了自己做了什么梦,感觉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却想不起来,看看时间还早,又再睡下。

    第二天一早,在闹钟尽责的唤醒下雪心不情不愿的起床,匆匆忙忙洗过脸涮了牙,吃过了妈妈给准备的早餐,背着大大的书包,骑上老妈那辆已经有锈色的自行车,去学校去补课。

    “雪心,早~”进了校门,就看到寒、滟,风筝三个笑着喊。

    “风筝~~滟~~寒~~~好想你们呀~~~”

    “搞什么呀,像好久没见过的。”

    “……那,你们不知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

    “切,我们这是度日如年啊,哪有那个时间感叹。”

    “唉……”四人相对叹气。

    四人到教室里,抄作业的,聊天的,打闹的,吵声一片,不知谁喊了声老师来了,大家都安静坐好。

    然后班主任带着几个男生搬着大捆的书,按座位发下。

    看到被塞是满满的沉重的书包,雪心叹了口气。

    天气热得人五心烦躁,雪心在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过完一上午。

    好不容易混到中午,人潮涌进食堂。跟过年似的,热闹非凡。

    雪心排在八号窗领饭,因为这窗口的叔叔打的快,旁边打了一个,这里已经打了两个,就这么简单。也正因为打的多,所以排的人也多,队伍最后面一个矮个子男生准备排队,却被几个男生挤着,说什么不准在这打饭,单薄的小身躯,经受不起他们的推搡,一下子摔倒在地。

    “看,他们又在欺负人了。”“就只知道欺善怕恶。”旁边的同学议论着。

    那孩子似乎摔痛了,扁了扁嘴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委屈而无辜的望了望,然后爬起来站到另一个队伍后面。

    “道歉。”一个女生冷冷的说,声音并不大,却很奇特的在嘈杂的食堂里无比清晰。

    “关你什么事了?”

    “我看到了。”

    “真八婆……”

    雪心回头看了看,一班的冷羽珏,心想这女生也算是比较性格,总是独来独往,还很喜欢管闲事。

    雪心刚要过去,被滟拉住说“你管得了那么多吗?你帮了人一次总不能天天帮吧?不自强自救的人管他干嘛。”

    这样真不好,雪心皱了皱眉但看到那人道歉了也就把这每天都能发生的事抛在脑后,打好饭后,端着饭盒和滟她们一起吃,学校的午饭总是不那么美味的,看着都觉得有些反胃,不过总比没有好。

    四人边吃边说着今天谁谁迟到了,谁谁上课传纸条啦,谁谁肯定是一对啦,谁谁作业没做被老师骂啦,某某老师今天穿的裙子很透明,某某老师布置很多作业很讨厌啦之类的小话题。

    “咦,雪心,你有根白头发耶。”滟突然惊奇的叫道。

    “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雪心感叹道,脑中突然闪过一个白发少年摸着头发苦笑。

    “同学,你文艺了……”寒大笑。

    “你懂情吗?”滟笑问。

    雪心高人状,用着神棍的语气道“略懂。”记忆中有谁总是一副腼腆的样子微笑着说,略懂。

    “雪心,你真是太搞笑了。”风筝摸着笑酸的脸道。

    雪心回神咆哮状,抓住风筝的肩疯狂的摇动“人家难得感叹下你们怎么这样~~为什么?!为什么?!这都是为什么?!!”

    “雪心,你不光文艺还琼瑶了~”滟笑倒在寒身上。

    雪心面如死灰,捧心状“我的心好痛好乱好难过。”

    “雪心,要是没有你,这日子会有多无聊啊~~”寒突然感叹。

    “什么呀,说的像以后见不到似的~~~”雪心笑道。

    “我们毕业了就很难见了啊~~”滟感叹道。

    “不如我们都考一样的高中一样的大学以后在一个公司上班结了婚也住一个小区好不好?”风筝提议道。

    “好呀好呀,那我们就这么决定啦~~不许反悔哟~~~”

    四人叽叽喳喳的笑闹着一中午时间很快过去。好像有种久违的感觉。雪心在心里感叹。明明昨天还见过的人,今天再见居然有种恍如隔世,真是的,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下午第一节课,老师没有来,班上体育委员,据说是全校最帅的肖漕同学脱了旅游鞋,把一双混着汗臭味的大脚丫大刺刺的搁在桌子上。

    满教室的臭味,在炎热的七月天里,熏得人直想吐。

    可是班上却没有人敢说,因为肖漕同学不光体育好学习也好,老师很喜欢这种学生,就算你告老师,班主任也是不会管还会念叨要向他学习之类的。但在学生群里,对他的评论特别差,他追别班的一个长得普通但家里很有钱的女生,追到之后每天吃人的用人的睡人的还拿人家的钱泡妹妹,更过份的是总私底下跟其他男生说他怎么厉害怎么有魅力怎么让人那么听话怎么让人离不开他之类的,连外校的男生都看他不顺眼在门口堵着打他,结果那女生拿钱摆平了,我们都觉得那女生真傻,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只有皮好看的渣了。

    忍了又忍,实在忍无可忍,雪心拿起本书用力丢过去吼道。“你闻不到臭啊?你当是你家这么随便。”

    “有病,就你多事。”肖漕脸色铁青一踢桌子,骂骂咧咧的穿上鞋子。

    “你素质怎么这么差?”雪心怒道,全班一阵哄闹。

    这时老师走进来问“怎么了?”在得知情况后,和颜悦色的对肖漕同学说了句下次不要这样了,然后瞪着雪心教训道“你这个女孩子哪有点女孩子的样子,你就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不知道家长是怎么教的,一点礼貌都不懂,下课给我交检讨。好,现在上课。”

    郁闷,这就是好学生与差生在老师眼里的区别,哼。雪心坐下来低着头生着闷气。

    身后的同学点了点雪心,疑惑转头,被塞一张纸条,打开一看,是风筝传来的,上面写着“你不是喜欢他吗?怎么还骂他?”

    回头看了眼风筝,回道“切,谁这么没眼光喜欢他?”一分钟后,纸条传回“上次你不是说很喜欢他聪明阳光又帅吗?”“就他?猥琐恶心小气就是贱人一个,我认识几个比他帅的多了。”“我们学校的?我怎么没见过?”

    是谁呢?比他帅得多的,还在一起呆了好久,好像不只一个,很多个……好奇怪,好像很模糊的感觉在哪见过。雪心恍惚的想着。回道“不记得,不过长得跟柏原崇泷泽秀明那个等级的帅。”“切,你日剧看多了吧,这么帅的我们哪见得到啊。”“哈哈,也是。”

    纸条传来传去,两人笑闹了几句,雪心已经把刚才的不快抛到脑后。

    下了课,肖漕走过来摆明找茬踢了下雪心的桌子,雪心正在写作业,一踢字写歪了,当场怒了拿起笔盒照着他脑袋上一拍,顿时鲜血直流。

    肖漕被拍呆了,雪心惊呆了,机灵点的同学吓的跑去叫老师,老师来了把肖漕送校医然后叫雪心请家长,家长来了道歉领到医院仔细检查了赔了钱,其实伤也不重破个口子缝了三针。

    一阵闹腾到放了学,雪心的爸妈带着她回家,爸爸进行了两小时的思想教育,妈妈在旁边哎声叹气,雪心只觉得可怕,如果是以前最多就是把他骂一顿算了,可是现在却觉得这种人真的很欠揍就算杀了也没什么可惜的,雪心心里一阵恐慌,自己一向不是暴虐的人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变成这样,看到雪心的脸色很不好爸爸最终叹口气,释放睡觉,晚上做了个梦,梦里白骨垒垒血流成河,有人说你会灰飞烟灭,醒来却记不清。

    第二天上学,肖漕虽不敢明着来,但暗地里他的女朋友来找过被滟她们挡回去了,其实雪心很感动,有这些朋友真好,本来以为暴力打人会让同学们排斥,结果一怒出名的雪心在学校更受欢迎,到哪都有崇拜的眼神看着,其实有时候人类就是这么奇特。

    上学,放学,四人道别,回家,吃饭,做作业,睡觉,再起来,吃饭,上学,放学,做作业,睡觉,忙碌到连做梦的时间都没有,每天一躺下就到了第二天早上。

    日复一日,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和所有孩子一样,每天都是学校家里厕所三点一线,每天总是象个机器一样,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忙于写和背那些写不完背不过来的作业。

    每天学习要到午夜十二点之后,白天劳累一天的妈妈还要陪伴在旁总是昏昏欲睡或者在自己还在做作业的时候酣然入睡。

    妈妈打个盹醒了,去给雪心泡了杯牛奶,又在她旁边坐下,看了看妈妈,雪心心中不免黯然,感到对不起父母亲,然后强打精神继续学习。

    早上还要无精打采却强挺着去上学,偶尔的几个晚上,作业做的比较快,才和爸妈到附近的公园转转,那可是少有的开心机会。

    在公园里,雪心才能稍微轻松并有些笑意,公园里有几个孩子在玩大侠打恶霸游戏,孩子们玩得眉飞色舞的开心模样。

    好像恍惚觉得自己也曾仗剑江湖惩奸除恶……

    就这样,大家一起上高中,之后上了大学,再之后参加工作,遇到个长得不丑不帅个子不高不矮性格不算好也不算坏的男人结了婚,过了几年生了孩子,接着又为了孩子的学习担心,等孩子大了又为他张罗结婚,之后又抱了孙子,平平安安到了八十七岁,最后安祥的老死在床上。

    人这一生能平平安安无波无折的度过,也算不错。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