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经典网文 » 花暝柳昏最新章节列表 » 《花暝柳昏》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花暝柳昏》正文 第111章 大结局

文/流光宛转
    一.夜之间,顾氏收购的茂华商贸公司爆出偷税丑闻,占据着财经网的头条;紧接着,互联网和媒体舆论造势、推波助澜,关于顾氏及茂华商贸祸起内讧的消息开始铺天盖地、纷至沓来。有关职能部门迅速介入调查,与之相关的收购也被迫中止,茂华的相关负责人立即被控制。顾氏集团收购项目组应声解散。措手不及的变故下,顾氏拿出了十分的效率,各部门的后继工作随即展开。

    当叶染回到公司,第一时间从同事口里得知项目组解散的信息,她只觉得难以置信,虽然她知道顾氏集团必然会发生一些事,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动静这么大。

    同时叶染发现秦月不见了,打她电话,手机已经关机;问刘秘书,一脸茫然不知其踪;人事部忙于人力安置,没人出来解释是怎么一回事。空荡荡的办公室,让叶染深深地蹙起了眉,再仔细一看,秦月办公桌上包括瓶瓶罐罐在内的私人物品已经不在了!之前李灏明说秦月身体不好要休假,这,这是去休假吗?

    谁来向她解释这一切?对,找顾航北,他一定知情!叶染连忙拨打顾航北的手机,可是连打了几次,都提示电话无法接通。

    正兀自纠结中,又听一起共事的同事说:“你知道吗?听说茂华那边的负责人投案自首了。”

    叶染的脑袋没来得及消化这一句话,便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叶小姐吗,有你一个快递。”

    与此同时,顾家的书房门紧闭,房间内的气氛一片死寂。

    顾咏山不紧不慢地合上报纸,随手丢在桌几上,端起茶杯,吹了吹茶汤的浮叶,呷了口茶,淡淡地说道:“偷这点税算多大的事啊?不过,也算是你的一个交代。这次便宜宁建国了。”

    李灏明垂着头,一脸灰败地坐在沙发上,他一言不发,一直知道岳父顾咏山是下棋高手,然而这次,他没想到自己会输得这么彻底。当前日顾咏山把一沓资料放在他面前时,李灏明这才知道,顾咏山早已布下漫天大网,收购茂华只不过是他设的一个局,他和宁磊的一举一动尽在其掌握之中。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次,只能牺牲宁磊。

    然而李灏明又深知,这次顾咏山给了他一个极好的台阶,终究还是放了他一马。

    “董事会那边我会去交待的,谢谢爸爸……不再追究。”姜终究是老的辣,李灏明自然明白自己怎么做,才是最识时务的。

    顾咏山淡淡地扫了一眼李灏明递来的辞呈,说道:“不用谢我,是你黎阿姨的意思,她一直没机会感谢你。”

    李灏明怔了怔,瞬间回过味来,他的脸上浮起一缕自嘲的笑容,自己没有押错宝,他一心栽培拉拢叶染,关键时候便是一块免死牌,顾咏山可以不近人情,黎岚却有女人的弱点,谁能真正割舍血浓于水的亲情呢?

    只是,他已经没了翻牌的机会。

    叶染拿到了邮件,是一个小小的包裹,拆开包装,里面是一个独立包装的盒子和一封书信,上面写着“叶染亲启“四个字,那字迹熟悉到让她心颤——不是宁磊又是谁呢?

    叶染的心剧烈地跳着,心头隐隐泛起不详之感,连忙拆开信封,只见三张素净的纸笺上面龙飞风舞地写着:

    丫头,见信好!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意味着我已做出最后的选择,也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此时我的脑中闪过的是第一次给你写信的情形和那句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我记得你说过:“元稹的诗写得好,人品却不佳,始乱终弃。”我常想,在你离开的这三年,你一定也是这么责怪我的。

    有时候我会埋怨命运不公,为什么我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现在终于想明白了:因果报应,这一切罪有应得。放弃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错误,如果还有一次选择,我绝不会为了任何别的理由而放弃你,但现在,一切为时已晚!

    毕业那年,我父亲经营的房地产公司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我回来后四处筹钱,向来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可以想象我几乎陷入绝境。就在这时,顾氏集团的李灏明找到了我,帮我解决了钱的难题,在他的扶持下,我成立了茂华商贸。名义上,是以我哥们丁悦华的名义注册的商贸公司,实际上,一些走不了的账,都是通过这边处理。税务局的专管员王捷是我的校友,只是利益关系得有亲情的羁绊,才会变得更加稳定,这是我的考量,所以,我把丁悦华的妹妹丁悦薇介绍给了王捷,而他当时的女友,知名美女记者江欣雅,也就成了我的女友。

    我想如果我是说因为茂华的原因,背弃了曾经的誓言,你肯定不信,觉得我的理由冠冕堂皇,我不否认当初接近江欣雅,还有其他私心,她那边的社会资源帮我在书法界顺利扬名,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原因,我和她之间始终都是逢场作戏!我并没有背叛你!

    有了王捷的加入,加上他父亲的关系,茂华商贸一开始的路,走得很顺。刚开始我也很感激李灏明,后来才渐渐认识到一切都是利益,李灏明有他的如意算盘,包括对你的诸多安排,我和你都是他的棋盘上的一颗棋子。我的错误就在于:明知道李灏明动机不纯,还和他同流合污。

    顾氏的江山是由顾咏山和他的几个兄弟拼下,几位副总除了李灏明,都是元老重臣。李灏明一直觉得他是女婿,顾咏山不放权给他,他就没戏,所以他不仅暗中培养了自己的势力,还为顾氏树立了不少竞争对手。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李灏明拉拢黎岚不成,就拉拢她的女儿和其男朋友。换句话说,如果我们不是青梅竹马的一对,或许李灏明不会找上我。

    这个局面直到顾咏山忽然决定把位子让给李灏明,才被打破。

    李灏明大概想不到,顾老爷子放权给他是计,也许早就知道他吃里爬外的事了。李灏明上去后,除了和顾氏新旧势力斡旋外,还有就是提防我。他本想通过收购茂华来笼络人心,顺便把我收买,可到头来机关算尽。

    你可能已经知道顾氏收购世华商贸失败的事,知道是为什么吗?收购茂华其实是一个局,而控制这局的人,就是顾咏山。顾老爷子借李灏明的手,架空了他兄弟顾咏海和刘茂源,下一步的目标自然就是清算李灏明。虽然我知道只要我继续有心维护李灏明,顾咏山不会那么顺利得手,可是那天你的一句话,让我豁然明白。我已经背负太多良心债,我亏欠你太多,我不愿我和你再被李灏明玩于股掌。

    说到这儿,不得不提顾咏山的儿子顾航北,我本来不想提他的名字,因为这是让我嫉妒的一个名字。为什么我和李灏明费尽心思拼命追求的名与利,他却弃如敝履?为什么我和你十几年的青梅竹马,就被他一夕间破坏?可是我又不得不佩服他,他一直知道他要的是什么样的感情,坚持做他认为值得做的事。丫头,我这么说,是因为我知道你已经和他好上了,那么关于寒老师的事,我想他也会慢慢告诉你的……

    丫头,我曾经不信命、不信因果报应,但是现在我信了。茂华商贸,就是我的因果报应。因为它,我曾背弃了你,所以现在,它让我赔上我自己。

    在我坦白这一切前,我还想完成我最后一个心愿,不求你能原谅,只求你能理解。

    这个存折开的是你的户头,密码是你的生日,这些钱是你应得的,不要有负担,是我对不起寒老师,我只希望通过这种方法,来减轻我的罪孽……

    以前我总以为只要给我时间,我终究会向你证明的,但是现在……所幸,你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实现了带你走遍故乡的夙愿,完成了我对你的最后一次守护,那么就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说:“我爱你!”

    三年前的秋天,你去德国不辞而别,我的心如片片落叶,我发誓再也不想忍受这种别离,所以这一次,我们依旧不说再见。

    爱你的,磊

    叶染慢慢地读着信,直到此时才彻底明白那日宁磊的异常举止,原来是在和自己做最后的告别。她看看存折,那是个天文数字。为什么宁磊要这么做?是不是这样,他的良心才能得到安慰和救赎?

    来信里还提到了顾航北,这三个字让叶染飘忽的神思从一种混乱虚空中抽离开来,猛然清醒过来。

    顾航北!

    顾航北到底去了哪里?

    自从那晚最后一个电话后,他就全然没了音讯。这几日公司的事乱作一团,叶染没来得及收拾心情,到了夜深人静,她才会感到那种噬魂刻骨的思念和魂不守舍般的心慌。屋子里恢复了以往一惯的冷清,可是分明几天前,他和她还在这儿极尽缠绵。

    闭上眼,就是他那缠绵悱恻的吻,还有那些温柔炙热的耳语:

    “我以为那三个字俗不可耐,可是现在我却想用那三个字来圈住你,染儿,我爱你!这是我对你的郑重许诺,也是我毕尽一生想去做的事。”

    “我知道眼下还需要克服一些阻力,不过这些都不会是问题。相信我,不管什么困难和挫折,都难不倒我要和你在一起的决心!你也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任何风雨我都会为你遮挡!”

    话音犹在,可人在哪里?

    同事们开玩笑说,一定是秦月的事影响到顾副总的心情,甩开满手的工作散心去了。

    叶染自然不信同事的无聊谣言,她去明达找、去他家找、甚至去过他们一起去过的粥水坊找,把自己能想到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可是他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不见了,他没有和她道别,在他们那么相爱以后。

    顾航北,你在哪里?

    叶染登陆了博客,有一段时间没上来了,以为都要荒寂了,谁知好像有人访问过的样子。

    在《放生池里的锦鲤》的帖子下,有一个“孤独的旅行者”的ID的回帖道:“人生如过客,世事无永恒,无论功与过,终归尘埃中。”

    这段话、这个ID让叶染的心跳得厉害,手指颤抖地点开这个叫“孤独的旅行者”的空间。

    他的心情:“我以为拥有了她,就能拥有足够的自信,可为什么看到他俩的纠缠,我却是那么不堪一击?一晌贪欢终究比不过青梅竹马的情深吧?我终究是晚来了一步。也许这就是天意,注定让我做一个孤独的旅行者和她生命中的匆匆过客。”

    他的图片主题:“越野车、沿途风景、独自旅行、野外生存。”

    “顾航北!”叶染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这是什么样的误会呵,他以为自己还爱着宁磊,所以选择默默地离开。

    顾不上抹泪,叶染在他的空间飞快地留言道:“你在哪儿?不要离开我!我想你!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然而网海茫茫,谁又知道他看不看得到?即使看到了,又愿不愿意回?

    就在叶染陷入无望等待的痛苦漩涡里不能自拔时,丁悦薇来电话了。自大闹寿宴之后,丁悦薇便提出离婚,因为还在哺乳期,孩子的抚养权归她,可王捷死活不同意,丁悦薇干脆搬回乡下父母家。

    “叶子,你索性请个假,搬回青县来住吧!”

    “悦悦我……”

    “反正我心情也不好,缺个吐槽的伴,你不如回来跟我做个伴吧!”丁悦薇这么开导叶染。

    想到自己无法整理的心情,叶染便随丁悦薇回了青县,顺便去看望了她的养父叶天成,叶天成续娶的妻子两年前出车祸走了,没留下一男半女,因而当他见到多年未见的养女叶染,竟流下了眼泪。

    秋高气爽,和丁悦薇并肩走在熟悉的乡间小道,一眼望去,果园里果香弥漫、硕果累累,两人都有无限的感慨。那一年养父叶天成的果园在副镇长丁悦薇父亲的主持下和宁磊的父亲谈妥了,合作仪式便是在这里举行。大人们忙这忙那,孩子们则是满世界地奔跑、在树下捉迷藏,少年的情谊就此种下。

    后来再大一点,宁磊便带她来到这儿,在其中一棵香橼树上刻了彼此的名字。

    叶染找到了记忆中的那棵树,细细地辨着,轻轻地摩挲着,香橼树枝繁叶茂,上面没了任何痕迹。

    那日,她本来已经刻好名字,可是宁磊横竖都不满意:“刻得还不够深,要像我这样,这样我们的名字就永远在一起,不会消失了。”

    听了他的话叶染只好继续刻,香橼树皮粗糙,刻字本来就不理想,也不知道宁磊为什么非要挑香橼树,一用力就把手划到了,流出了血,疼痛让叶染十分气恼:“都是听你的结果,我不刻了!”

    见她手流出血,宁磊也很懊恼:“疼不疼小染?都怪我,别生气好不好?”

    ……

    因宁磊有意承揽所有罪责,原本受到牵连的丁悦华因而免除了囹圄之灾。丁悦薇对宁磊的无限怨恨,此时也化作了一声幽叹:“叶子,虽然我的婚姻走到这一步,宁磊有不可推脱的责任,可现在我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得那么恨他,他总算是个有担当的人,为了守护一份情义,一个人独自承受那么多……你呢?你还恨他吗?”

    丁悦薇问叶染道,见好友不答,只是望着那棵香橼树久久地出神,然而神色不再是最初的沉郁黯淡,而是慢慢现出一丝明朗,就像九月的天空,轻柔的云朵刚刚掠过。

    站在这棵曾经镌刻着自己和宁磊名字的香橼树下,叶染慢慢扬起脸,在心底轻轻而坚定地说:“宁磊,我原谅你了!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份守护,我会好好生活下去,和我最爱的人。”

    打定主意后,叶染决定回江城。临走之前,她给了叶天成很多钱,虽然和养父的关系并不亲厚,但看到如今养父孑然一人、腰肩佝偻的样子,又有点心酸,毕竟他对自己有养育之恩,也是寒妈妈生前愧对的人,如果物质上的补偿能让他以后的日子好过点,她愿意这么去做。

    可是叶染给钱的举动却遭到了叶天成的极力推让。这个五十岁却经历了两次丧妻之痛的男人声音里带着哽咽:“上次我……哦,你……姑妈出车祸已经让你破费了,拖了一年你没少往家里汇钱,你自己也要生活要成家,我不能再要你的钱了!要是你还惦记着我这个做姑父的,以后就多回来看看……”

    叶天成的这一席话让叶染愣住了,一年多前她人在国外并不知情,上次和堂姐寒燕碰面也没听她提起此事。是宁磊吗?好像不对,宁磊不仅恨寒燕一家,也恨叶天成。那究竟是谁?

    叶染说:“那时我人在国外……没赶得上葬礼,实在……抱歉。”

    “可你有寄卡片来,我都还留着。”

    叶天成很快找到了放在抽屉里的卡片。叶染怔怔地望着卡片上写着“小染敬挽”的字样,目光落在那个娟秀的钢笔字“染”上,慢慢地从随身的包里翻出一本《简爱》,那是她深信不疑的寒妈妈留给她的遗物,在那扉页上用钢笔字端端正正地写着:送给染染。两个“染”字起笔落字,笔迹竟如出一辙。

    原来竟是黎岚!叶染的心绪翻涌不止,是啊,除了她,还有谁会心甘情愿地以自己的名义接济养父呢?

    在这之前,她从没有联系过黎岚,哪怕是寿宴上累她为自己受伤。现在,当她发现这些年来黎岚其实一直都在自己身后默默地付出着,加剧了内心的愧疚与不安,突然很想听听她的声音。

    这个念头让叶染变得激动起来,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回江城。她要怎样跟黎岚开口,怎么跟她提自己和顾航北的事,还有,或许黎岚那里还会有关于顾航北的消息!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这是一个陌生号码,可不知为什么叶染却有一种隐隐的期待和迫切,急忙接通电话,那端传来了并不陌生的温雅嗓音:“丫头!”

    叶染顿时愣住了!不敢确信:“你——”

    停顿片刻后,黎岚的声音轻轻响起:“是我,妈妈。”

    一句“妈妈”,让叶染的眼眶迅速涌上一股热浪,这就是母女间心灵感应吗?无论相隔多远,只要自己呼应,她都能感应得到!

    “你还好吧?现在在哪儿?”黎岚一惯温婉沉静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焦急。

    “我……我在青县,丁悦薇家,我……”

    一听叶染原来是在丁悦薇那,黎岚这才微微放了心,安慰叶染道:“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难过,青县是你和宁磊一起长大的地方,没想到宁磊他会主动投案,可惜了他的满腹才华……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

    听到黎岚的安慰,叶染心里一片温暖,“嗯”她轻轻的应了一声。

    黎岚继续道:“不过,丫头!人总是要往前看的,你还年轻呢,真的……打算这样等下去?其实——”

    听到这话叶染微微感到诧异,宁磊的结局令人唏嘘,可她特意打来电话,只是为了安慰自己不要为宁磊过分伤心吗?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忍不住打断道:“宁磊他给我留了信,我相信这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后的选择,这是他洗心革面的机会。”

    轮到黎岚怔住了:“那么,航北他——”

    “顾航北!”一听“航北”俩字,叶染的语气变急切了,“您有他的消息?他去了哪儿?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他!”说到后来,声音里竟带着一丝哭腔。

    叶染的话让黎岚思绪急转,她前后一想,终于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从顾航北临行拜托自己的一番话来看,航北一定是误会了什么,眼下必须要先问清楚。

    黎岚沉声问道:“丫头,妈妈问你,宁磊入狱前你们……是不是共度了一天一夜?”

    叶染对黎岚这样直白的问话有点哑然:“什么?我和宁磊?是,白天宁磊曾来找过我,可是晚上我们就——等等,您说,您是说一天一夜?”叶染不可置信的重复着黎岚的问话,“不!没有一天一夜,晚饭后我们就彼此告别了。临睡前我还和顾航北通过电话……”说到这里,叶染蓦然想起了那天和顾航北通电话的一幕,他不动声色的试探,他欲言又止的为难,还有他博客里写下的那段话,瞬间就明白她和顾航北之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A城某一处熟悉的矮山,视野开阔、没有遮蔽物,正是观赏日全食的极佳去处。百年一遇的日全食无疑是这一年最重头戏的天象奇观,“观日”一时成为人们最热门的话题。当铺天盖地的日全食报道袭来时,叶染忽然想起那次和顾航北夜宵回来路上的聊天。

    虽然她没有观日食的经验,至于什么是初亏,什么是贝利珠,完全只是名词的概念,然而这并不影响她来这里的决心。日全食还没开始,不少人已经先行玩起了自拍。

    “想想就够让人激动的,百年一遇哎!”

    “是啊,一定要好好地典藏!来,给我照张美的!”

    “小心!直视太阳的自拍会损伤视网膜。”一个醇厚温和的男音友善地提醒。

    叶染迅速回头,目光逡巡,她确信自己了解顾航北,她赌自己和他的心灵感应,她相信在A城自己一定能够找到顾航北!所以她不顾一切地来了!可是人群中并没有那个熟悉的面孔,她显得十分失望。

    很快初亏开始,紧接着头顶上那轮被月亮遮住的太阳,正形成一弧像钻石似的光形,而乍然露出的一簇太阳光,就像一枚光芒万丈的钻石镶嵌其上。

    随着美丽璀璨的钻石环和贝利珠相继出现,A城瞬间进入了日全食,天空仿佛从白昼一下子跌进了黑暗,不远处的城市主干道路灯逐一开启,呈现一片璀璨的夜景,人们欢呼着,大街上汽车鸣笛声不断。

    叶染的心中涌上了无数的惊叹!这真是难以用笔墨描绘形容的壮美景象!这是宇宙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又怎能凭空想象出由红日当天转眼变成满天星斗的奇观呢?

    顾航北说得没错,这种震撼是任何图片文字和影像都无以比拟的!

    想到顾航北,叶染的眸光黯淡了,难道这百年一遇的天文奇观,是她赌错了吗?终是无缘和他一起欣赏?

    黑夜的状况持续着,气温跟着低了些,叶染轻轻地抚臂,这时候口袋中的手机信息声滴滴响起。

    看到来电信息时叶染忽然心跳加速,她颤抖着手打开彩信,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只有一张张映入眼帘的图片:

    初亏、食既、食甚……

    每一张,都拍得那么清晰而唯一。

    叶染深深地吸了口气,唇边慢慢露出一缕灿烂的笑容。

    顾航北正在为拍摄日全食的“生光”做准备。

    手机忽然响了,闪烁不止的名字,让他有些怔神,慢慢接通了电话。

    叶染柔婉的声音响起:“发图片多费事,耽误了看日全食。”

    顾航北涩然一笑:“呵,你不是没看过吗?”

    “再美的景象怎么比得上亲眼所见呢?”

    “……”听到这话顾航北似有所感,他隐隐有种感觉震荡在胸腔里,仿佛要急剧跳出一样,他黯哑着嗓子问:“你……在哪?”

    叶染深深地吸了口气,语气温婉而无比坚定:“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顾航北渴望的目光开始四处搜寻,在看到那个魂牵梦萦的身影时双眸猛然睁大,四目相对,顾航北感到眼眶微涨,他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从二十岁就已扎根在他内心深处的美丽女孩、他想倾尽心力去呵护、以为此生就此错过的女孩,此刻在日全食生光最为美丽的贝利珠重现的一瞬、在那宛如闪耀夺目的巨型钻戒的映衬下缓缓向他走来。

    顾航北薄唇微张,僵直在原地。

    “这可是三百年一遇的日全食!你知道吗?江城下雨,幸好A城天气不错,我半夜就往这儿赶,山路不好走,就怕错过了头班车,错过了日全食,错过了你……”叶染压住嗓音的哽咽声尽可能地让自己保持不奔过去拥抱他的冲动。

    “染儿!”顾航北激动地喊着她的名字,他有很多话想问很多话想说,可是此时什么都说不出口,她来了,比什么都重要。

    叶染一指天空,含着热泪惊喜地说道:”快看,那个钻戒多漂亮啊!

    天幕上,美丽的贝利珠就像一枚钻石戒指上光彩夺目的钻石,像星星一样闪亮,散发着迷人的光辉。

    顾航北并没有抬眼去看,他轻轻地执起叶染的手,目光深情地凝视着她,说道:“染儿,再美丽的风景,如果没有你的陪伴,那是多么遗憾的事啊!”

    在渐次亮起的光芒中,他们双手交缠、深深对视,他们知道不消一会儿,太阳就将重新升起,它已经露出一线光,渐渐亮起来,变成了圆盘,很快就将光芒万丈!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花暝柳昏》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