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经典网文 » 尸身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 《尸身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尸身密码》正文 第4章 (暗夜迷影)

文/赤蝶飞飞
    子君一个鹞子翻身,极为伶俐地把“偷袭者”压在身下,右手随即锁上他的喉咙,整套动作舒畅优美,“偷袭者”没欣赏到,但切身领教了对方的厉害!

    “干吗呀你?”是张昕的声音,因气流阻塞而含混不清。子君松了手,翻身站起,把枪插回腰间,后者还躺在水里,张着嘴“呼哧呼哧”喘气。“你说我干吗呢?”伸出左手把他拉起来,子君没好气地抱怨道:“半夜三更装神弄鬼,庆幸我没开枪!”

    张昕用手抚着脖子,好象还没缓劲儿来。子君拣起落在地上的雨伞,颇为怜惜地撑到他头上,语气也随之柔和起来:“你怎么还没走?”

    “不是在等你嘛。”张昕在子君跟前素来只有委屈没有抱怨,倒不是他多有男子汉气度,而是打认识起就摆低了姿态,形成习惯之后就高不起来,现在更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他不得不顺着。其实,子君也并非那种居高临下、刁蛮任性的女孩,造成这种结果完全出张昕的卑微心理。

    子君的母亲经营了一家广告公司,父亲是持国家津贴的专家教授,身兼弗宁市文物局副局长,家庭条件是他们刑侦大队最好的,光她那辆凯迪拉克CTS3.0就四十多万,但开私家车上班绝不是炫富,而是为了工作方便。她和张昕是在公安大学认识的,那时候她家庭条件还不算很好,后者根本算不上攀高枝。可别人却不这么看,总讥讽张昕小白脸儿、吃软饭,瞄上了人杜家的家产。

    张昕最恨旁人说他小白脸儿,他认为那是无能的代名词,若不分褒贬单从相貌来讲,他哥们儿刘雯才是真正的小白脸儿,跟那小子相比人家坐着他只配蹲着。张昕发誓,他对子君的爱是绝对纯净的,可这纯净的爱非但遭受旁人的议论,就连自己父母都有意见,横竖不同意他们继续来往,还好子君是个开明的女孩,不管别人态度如何,她都始终如一冷热不减。

    上车后,张昕坐在子君身侧,对着后视镜检查脸上有无伤痕。子君发动轿车,侧眼瞧着他湿淋淋的狼狈相,嘴角悄悄往上提了提。

    张昕忽然打开窗户,张了半天嘴才打了一个喷嚏。子君从衣兜里摸出包纸巾递过去:“看你等这二十来分钟,值吗?”

    “值,真值。”张昕擦着鼻子说,“咱俩还没这么亲密接触过呢。”

    子君晃了晃右拳:“那以后多试试。”

    “嗯!”张昕换张纸巾擦着脸上的泥痕,心里揣摩着话里有无其他含义。

    把张昕送到街口,轿车继续北行进入郊区一所清幽的别墅,雨完全止了,但闪电尚未停歇,地上仍一亮一亮的。可能是大停电的缘故,整座别墅的灯都熄了,惟独二楼一间窗子透出微弱的黄光,想必是陈伯给她房间点的蜡烛。陈伯在进杜家之前是个江湖游医,医术非常高明,缠绕母亲多年的头风就是被他几针给扎好的,为防旧病复发,父亲请陈伯留在家中,从一楼腾出间屋子给他住,平日以亲人相待。母亲的头风没再犯过,父亲却患上了颈椎病,颈椎治起来比较麻烦,于是陈伯就长住下来。两年前母亲去世,公司转给别人去做,父亲总在外面忙,陈伯就操持各类家务,实质上成为杜家的佣人。但父亲和她包括妹妹在内,对陈伯素来十分恭敬,从不拿他当外人看待。

    想到父亲,子君下意识地往三楼看了看,窗口黑漆漆的,而在八个多月前那间窗子里的灯经常亮到天明,因为父亲有夜读的习惯。放轻脚步上到二楼,子君先敲了敲靠近楼梯的那扇门,叫了声“亚楠”,没人回应,又往前走几步,开门进了自己房间。

    蜡烛的火苗暖荧荧的,桌上沏好的一杯豆浆还在冒着热气。打开窗户,掩上窗帘,脱掉外衣挂在衣架上,然后在床沿边坐下来,抱起豆浆杯,子君感到一种久违的温馨。看看手机,屏幕显示已近凌晨两点,可她仍然没有一丝睡意,闭上眼睛,脑子里马上浮现法医鉴定中心的两具尸体和那块赤红色的玉。

    子君放下杯子,起身穿上外衣走出房间,举着蜡烛上了三楼。三楼是父亲一个人的领地,有一间卧室、一间书房、一个洗手间和一个露天平台。父亲喜爱读书,后来找人把卧室和书房打通合成了一间。

    走到门前,明知父亲不在,子君还是敲了敲门,意料中没有回应。正准备拿钥匙,门却诡异地开了。难道是父亲回来了?“爸?”子君站在门口有些兴奋地喊道,屋里却寂静无声。抬脚走进去,子君发现父亲的床上依旧空着。

    这间房子空间很大,但卧室的面积很小,只有一张床和一张写字台,其他全被书架、工艺品、雕塑、字画给占去了。床边还摆着父亲的拖鞋,写字台上放着父亲抽剩的半包熊猫,空气中留着父亲熟悉的体味,在感觉中,父亲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可事实却是,他从3月初至今已失踪8个多月生死不明,文物局的同事及其好友前往沙漠寻找多次均一无所获,自己在肖队长带领下和陈伯也去过一次,不巧遇到沙暴迷失了方向,若不是老肖人脉广调去直升机,他们非被困死在沙漠。有过那次经历,她完全相信,在沙漠中里失踪几乎等于死亡,只是没人愿意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罢了。想到这里,子君忽然有个念头:是不是该趁着寒衣节,到街上给父亲烧点纸去?但这个念头闪起的同时就暗淡了,子君宁愿相信父亲还活着,期待着奇迹能够发生!

    子君举着蜡烛,在父亲的书架前徐徐前行。那块赤红色的玉一直在她眼前晃动,凭第一印象可以判定,那是块千年以上的古玉,且质地纯粹极为罕见,绝非一般百姓所能拥有。另外,玉的造型也很奇特,似有异域之风,因为汉族所塑之形多为龙、凤、麒麟或各类生肖,曲线柔滑刀工细腻,而那块玉造型与麒麟接近,却又不是,与貔貅相仿,但又不同,刀工粗犷却不失华美,直线相接但不显生硬。究竟属于何时、何地、何人之物,也许能从这琳琅满目的书籍中找到点蛛丝马迹。

    刚刚拿出父亲著作的那本《尼雅古城考察漫记》,门“吱呀“一声开了,背后袭来一阵凉风,烛光飘忽了几下熄灭了。子君走到写字台边,拉开抽屉娴熟地摸到打火机,就在此时,从天台处射来一道明亮的闪电,眼前的墙壁上立即出现两个清晰的人影。两个人影?子君惊愕地转过头----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尸身密码》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