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经典网文 » 尸身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 《尸身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尸身密码》正文 第24章 (杜嵘遗训)

文/赤蝶飞飞
    甬道顶端游动着密密麻麻的红色蜈蚣,可能是受到灯光侵扰,它们产生了剧烈骚动,或仓皇逃跑或作主动攻击状,油亮坚硬的外壳彼此压挤,无数触角和毒腭相互摩擦,发出另人发怵的声音。在黑与红的翻腾中,其中一条不慎坠落,正好落入方一鸣张开的嘴里,后者惊骇不已,本能地收缩肌肉、紧咬牙关,那条倒霉的蜈蚣被嚼成两截,脑袋和前胸直接吞入喉咙,腹部和尾巴掉在衣襟上,断肢拖着黏红的液体不断扭曲滚动。

    即便如此,方一鸣仍然没有发出喊叫,不是他不怕而是担心喉咙打开,那半条蜈蚣会钻进肚里;他也没有拔腿逃出去,因为双腿软得拔都拔不动,最后是小周冲进墓室硬把他拖出来的。方一鸣趴在墓道附近的草地上狂吐一番,差点把心肝肺肠全呕出来,5分钟后,他连抬头的力气都没了。

    小周蹲在方一鸣身边,摸着他颇具哈韩风格的脑袋,字正腔圆地念诵一段话,听起来像是药书上的说明:“蜈蚣,又名天龙、百脚虫,是名贵的中药。该品性味辛、温,具有祛风镇惊、解毒散结、通络止痛的功效----”方一鸣弓起脊梁又是一阵干呕,但什么也吐不出来。

    亚楠把坏笑的小周轰到一边,在方一鸣的背上轻轻敲打。后者面色苍白,大烟瘾犯了一样涕泪横流,冲亚楠匝吧了半天嘴愣没讲出话。

    看亚楠皱着眉头往墓穴里看,小周掏出打火机啪嗒啪嗒地按着:“不就是一窝小虫子嘛,看我一把火消灭干净!”“你敢!”亚楠提醒他说,“里面埋的可是我们杜家的祖宗,不许亵渎尊灵。”

    “还尊灵呢,你没看都成虫子窝了。”小周话未说完,就感到屁股猛然一疼像被蝎子蛰了一下,扭头看去,裤子上破了一个指头肚大小的洞,穿透内裤露着白白的肉。抬起头,见亚楠扣着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显然刚刚发射完暗器,刚想说点什么,对方手心又运出一颗石子,于是闭了嘴,他相信那颗石子会长了眼睛一般照屁股上的破洞飞来,然后不偏不倚命中靶心,后果可想而知。

    这回轮到方一鸣笑了,笑声激起一连串的咳嗽。小周惹不起亚楠,掩着屁股走进一丛树林,等他回来的时候,屁股上的破洞已看不到皮肉,隐约透着暗色的底裤。亚楠猜他准是把内裤前后掉转了方向,于是忍不住笑起来。

    方一鸣翻过身,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亚楠这么阳光这么直率的笑:“你笑起来真好看。”亚楠白了他一眼,收了笑容站起身朝石楼那边看,嘴里轻轻嘀咕道:怎么还不回来,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就在决定拨打他们的手机时,子君和张昕从河谷中一前一后走了上来。

    “有什么发现吗?”亚楠迎上去关切地问。

    “方家祖谱上的记载果然没错,也正应了我们的猜测,木士就是杜嵘。”子君打开手机,让亚楠看她拍下的照片,从残破的房屋到雄壮的石马再到神秘的暗道,最后几张光线昏黑,但仍能分辨出那是六列刻在暗道石墙上的汉字。

    “杜嵘遗训?”亚楠念出开篇的四个大字,她不理解遗训为何刻在暗道。虽是繁体,但刻得工工整整一丝不苟,因此读起来并不费力,内容一共三条,翻译成今天的话就是:一,如果我不幸被朝廷诛杀,杜家子孙不得为我报仇,更不能举兵叛汉;二,杜家子孙一律不得从政为仕或结交权贵;三,无论何朝何代,若得传国玉玺应上交朝廷,万不可据为私有。最后一句话是“违者天打雷劈!”

    张昕解释说:“暗道的入口设在石马腹部,出口在河谷边,整条暗道有两百米长,每隔五六十米一座石门。木士,哦应该称‘杜嵘’,他非常聪明,早就预料到即使隐姓埋名也恐难逃一劫,所以才设计了这条逃生之路。”

    子君认可地点点头:“石壁上的文字笔锋飘逸气定神闲,绝不是火烧眉毛的仓促之举,这表明杜嵘是经过深谋远虑的,他先开凿暗道,为子孙后代预设了逃生之路,再把遗训刻在第一个拐角处显而易见的位置。当朝廷的人到来之后,杜嵘现身与方霆交涉,争取时间掩护家眷逃走,由于双方不曾兵戎相见,家中物什才会完整无损,他最终通过牺牲自己,保全了家族的血脉。而立下的三道遗训,客观上为家族的繁衍复兴创造了安全环境。”

    张昕未想到这一层,刚张开口却被亚楠抢了先:“皇帝诛杀杜嵘,无非是担心他私藏传国玉玺,将来威胁到刘家的统治地位,这么一来,方霆就该大肆搜查,可为什么结果是全村遭殃杜家反而不乱?”

    亚楠的设想正好契合子君当初的猜测。“如果我是杜嵘,就会明确告诉方霆,将军拿到传国玉玺也是死,拿不到也是死。丢失传国玉玺是皇家的无上机密,姑侄反目外戚专权更令刘氏蒙羞。其实,皇帝也知道我杜嵘根本就没有传国玉玺,诛杀我不过是祛除他的一块心病。你虽受皇命却违背天德,谏议大夫必然会在殿前奏你一本,说你诛杀前朝忠臣、祸殃全村无辜,不出十年,方家必遭灭顶之灾。”子君反问亚楠,“如果你是方霆,你会怎么做?”

    这回张昕抢了口:“以温和的方式杀了杜嵘,然后回朝复命。”小周接了张昕的话:“再然后辞官归隐。”亚楠一声叹息:“但最终没能逃脱相同的厄运。”

    张昕从地上拣根树枝,朝小周屁股上的破洞里戳了一下,后者条件反射般跳起来。子君止住他们:“别闹了,你们这边情况怎么样?”小周掩着屁股:“墓门已经打开,要不我们进去看看?”方一鸣呼地站起来,脸色依然惶惶:“不能进去,里边有很多蜈蚣!”张昕走过去摸摸他的头:“叔叔帮你去捉虫子,等着啊。”方一鸣踢了他一脚:“占我便宜!”

    正如方家祖谱里记载那样,杜嵘的墓规模很小,几乎没什么值钱的陪葬品,墓室中央摆着一只红色棺椁,上绘黑青相间的寿纹,看到它的人立刻想到进村时所见的幽冥之师,送葬者抬的棺椁跟眼前这只几乎一模一样,就连花纹的大小、款式、色彩都完全相同!

    张昕和小周持着燃烧的火把前边开路,不断摇晃以驱散成群的蜈蚣。子君和亚楠发现棺椁两侧的墓壁上各有一块画像砖,一侧绘有“大善人木士布施汤粥”的场景,另一侧绘有“光武皇帝赐匾予木家”的场景,画中的“木士”疏发长髯慈眉善目,跟在他身边的妇人年约五旬面容端庄,子君立刻想到首探清门发现的人物塑像,从相貌上看正是杜嵘,也许是供奉者有意拔高其身份,却因不知底细才描绘成文官的形象。

    待子君和亚楠恭拜完毕,张昕抓住棺椁的盖沿用力往上一扛,结果棺盖稳丝未动,自己却被压坐在地上,腰差点没给闪断:原来是一只石棺!靠在棺椁上喘了半天气,刚要站起来,忽然觉得有点异样,于是张昕把耳朵贴回棺椁,渐渐的他的脸色开始变得灰白,猛地直起脖子叫道:“里面有声音!”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尸身密码》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