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经典网文 » 尸身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 《尸身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尸身密码》正文 第28章 (鬼气森森)

文/赤蝶飞飞
    又是传国玉玺!子君只知道这件遗失千年的国宝级文物,使杜家和方家之间产生了重大历史纠葛,却不知道还与张家有着复杂的关联!张昕就更不明白,一向循规蹈矩默默无言的父亲怎么会突然提到这个东西,并且在讲到它的时候,眼睛里竟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张昕。”张国平把目光转向儿子,“还记得你18岁生日那天,你爷爷让你看过的那枚盾牌吗?”张昕点点头:“当然记得,爷爷说那枚盾牌是我们张家一位先祖留下的,应该还藏在地下室里,我去拿过来。”

    “不用了。”张国平咳嗽了一阵子,喘着气说,“你爷爷也只能告诉你这些,而我决定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我们张家那位先祖名叫张玥,是新帝王莽任命的车骑将军。当时王莽初登皇位,想用传国玉玺来确立自己的合法身份,孝元太后坚决不给。因此,王莽差安阳侯王舜和张玥前往索取,被太后一顿臭骂,玉玺也摔破了。后来,王莽知道所得玉玺是假的,而真的传国玉玺被卫将军杜嵘带出宫外,并联合刘信谋反。张玥受皇命率兵前去镇压,几战连胜,最后把杜嵘和刘信的军队围困在沙漏子,经过两天两夜撕杀,刘信仅带二十余人逃出重围,杜嵘及所剩两千军士退到金水河中央的小岛。张玥也是前朝旧臣,念其忠勇有心放他们一马,但遭到王莽拒绝,最后两千官兵被乱箭射死,一时间血流成河啊!”

    子君甚是诧异,因为张国平只是一名普通的建筑工人,怎么会如此了解这段历史,且讲起来滔滔不绝?可同样一段历史,为何张昕不知道呢?

    门开了,张昕的母亲端来一杯热水送到床边,张国平朝她摆了摆手,后者靠在窗边兀自垂泪。子君能感觉到,张国平的手心出汗了,面色微微泛红,不知是过于激动还是回光返照,说话也比适才更加顺畅:“刘信和杜嵘兵败之后,张玥按王莽的要求对他们的亲信进行清剿,同时发动了对西域小国的战争,这一切都是为了传国玉玺,可最终还是没找到。因为杀伐太重,张玥担心树敌太多导致报复,就辞去了车骑将军的职位,带领部将和家人归隐乡野。果然,王莽死后,光武皇帝对王家进行了清洗,我们张家也受到株连。一夜之间,全村老小上百口人几乎全部死于非命,整个村庄变成荒无一人的鬼村,至今没人敢靠近哪。”

    张昕:“是谁干的?”张国平:“方霆,他是伏波将军马援的副将。”“方霆?”张昕记得这是《方氏祖谱》里记载的重要人物,也是方一鸣的先祖,好象也遭遇过同样的厄运,“可这跟杜家有什么关系?”

    “执行屠杀的虽然是方霆,但建议却是杜嵘提出来的。”张国平手上的力道大了起来,使子君感到手指略微发痛,“因为他并没有战死,而是隐居起来了,他时刻没有忘记仇恨,时刻准备着对我们张家进行报复,他给光武皇帝上了一分秘奏,说张玥战败刘信,夺取传国玉玺却没上交朝廷,而是自己给私藏起来乘机谋反,这才招致了被屠杀的灾难,从此张杜两家结下了世仇!”

    张昕问:“玉玺真在张玥手里吗?”“咳!”张国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怎么可能呢,明明是报复和栽赃!”张昕与子君对视,彼此有些尴尬。而张国平的话还未说完:“幸好方霆手下留情,为我们张家保了一条根,否则张家可就绝后喽!这一千多年来,张、杜还有方家虽互无交情,但都在时时盯着对方,都要求下一代牢记仇恨,提防报复。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反对你和子君交往,即使她再优秀也是杜家的人啊。”

    子君插口说:“难道您打算让仇恨永远延续下去吗?”张国平反问:“那你爸爸呢?他没跟你讲过这些吗?”“从来没有。”子君回答得很干脆,随即又觉得不妥,这等于在指责对方小家子气,而事实上张昕也是刚刚知道。

    张国平手上的力道松弛下来:“你爸爸做得对。其实从张昕的爷爷开始就已经淡化了这种仇恨,今天找你来就是要表明我的态度,你们的事我不再干涉了,我都要去的人了,不能给孩子留下什么,就给他个自由吧。以前担心这样做进不了张家的祖坟,现在想通了,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张昕望着子君,嘴角向上翘了一下,子君也感到很欣慰,倒不是张国平总算承认两人的关系,而是他彻底结束了延续千年的仇恨,作为一名没有太多文化的建筑工人,这种宽容与豁达着实另人崇敬。

    子君眨动着长长的睫毛:“张伯伯----”“子君。”张国平打断她,“我想听你喊我爸爸。”这意外的要求另子君感到为难,张国平的手心浸出很多汗水,她能感觉到他的紧张与期待。张昕的母亲也转过头,跟儿子一起面向子君。

    “我怕等不到你跟张昕结婚的日子。”张国平滚出的眼泪凄艾无比,这是他对人世的留恋和对命运的不甘,见子君的手在悄悄退缩,他连忙攥紧,“孩子,你不同意吗?”

    张昕紧张得鼻尖冒汗,刚要开口,子君先于他发出了声音:“爸爸。”张国平抓过儿子的右手连同子君那只按在一起,用力点着头:“爸爸祝福你们。”张昕笑了:子君答应跟他的婚事,也就意味着刘雯没了机会。母亲却哭了:丈夫之所以提着一口气活到现在,是因为他一直在矛盾中挣扎,如今心愿已了,也许马上就要离开。

    “想知道传国玉玺在哪里吗?”张国平的话再次另在场者为之一震。子君握紧对方的手:“在哪里?”这是她苦苦追寻的东西,是破获迷案也是找到父亲的关键。张国平接下来的话另子君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克里雅河西岸有一个叫螺母坡的地方,那儿有一座巨大的陵墓,在那儿我见到了你的爸爸。”“我爸爸?”子君惊喜万分。张国平点点头:“对,那座陵墓就是你爸爸发现的。”

    张昕弯腰伏在父亲腿上:“是谁的陵墓?你们进去了吗?”“当然进去了。”张国平的眼睛向上翻动,大概在回忆当时的情景,“那座陵墓太漂亮太壮观了,简直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子君问:“跟你们一起进去的,是不是还有两个人,一个叫方孝武,一个叫唐阿福?”

    张国平惊疑,随后点头:“是的。”子君接着问:“你们看到了什么?”张国平的眼睛慢慢闭上:“镶着宝石的穹顶、金子筑的雕像、平滑如镜的台阶和石柱,还有庞大的玉棺。玉棺打开后,里面躺有一具尸体,他带着纯金面具,身上裹着上好的锦缎,枕边放有一只胡杨木匣,里面装的就是传国玉玺。”

    子君说:“你们得到了它。”张国平睁开眼睛:“你爸爸拿到了,可他看了看说可能是枚假的,需要带回去详细鉴定一下。”子君愣住:“假的?”张国平未置否可:“你爸爸还说,真的玉玺可能在光武皇帝刘秀的墓中。”张昕:“然后呢?”

    “玉棺底下突然冒出黑水,那东西具有硫酸一样的腐蚀性,我们不得不仓皇逃走。”张国平讲了太多的话,已是气喘吁吁,“走之前,唐阿福摘去了墓主身上的一块配玉,方孝武拿走一把金刀,我取掉了那张纯金面具。”子君:“面具底下是什么,一具骷髅?”张国平摇头:“不,是个很英俊的少年,就像刚刚睡着一样。然后,我看到----”子君全神贯注地看着他:“看到什么?”

    “我看到----”张国平的声音渐小尔后停止,子君和张昕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见一个黑影刚刚跨过门廊,正穿过屏风向床边走过来。张国平的手在拼命弯曲,尖利的指甲抠烂了子君的皮肉。张昕摇着的胳膊父亲:“爸爸,爸爸你怎么了?”张国平瞪大着惊恐的眼睛,两个含混不清的文字裹着一口浓血同时从喉咙里喷出,在他逐渐散开的瞳孔里,黑影的面目清晰了。张昕没有理会床边的黑影,他在母亲惨痛的哭声里呆呆向子君发问:“我爸刚才说什么?”子君幽幽地答道:“诅咒。”

    一只巨大的黑斗篷穿过林间小径,进入乱石间一扇幽暗的山门,山门里古佛清灯,禅垫上坐一位光头老者,那老者一袭黑袍看起来不僧不道,面对佛祖却不像在潜修,倒像是在专著地思考。

    黑斗篷走到他身后,恭敬地叫了声:“义父。”一个苍老但中气十足的声音:“安排怎么样了?”黑斗篷微微垂首:“张国平已经死了。”“很好!”老者转过半边脸,在灯光下呈现半维半汉的特点:“剩下的事就全交托给你了,要小心。”“放心吧,我这就去安排。”黑斗篷猫腰退出。老者沉在阴影里的半边脸抖了抖,自言自语道:“好戏马上要开始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尸身密码》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