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经典网文 » 尸身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 《尸身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尸身密码》正文 第29章 (黄河悬棺)

文/赤蝶飞飞
    刘雯被张国平那双瞪直了的眼睛吓得魂不附体,愣怔在床边,看着张昕和他母亲手忙脚乱地折腾着那个已经断了气的人。他是来找子君的,说再具体点,他来取她手里那张周杰伦演唱会的门票。前一天夜里,子君给刘雯和方一鸣各发了一条手机短信,让他们醒来后找自己取走门票。刘雯起的早先看到了信息,他给子君打电话的时候,子君刚把车开到张昕家门口。由于住的位置离张昕家不远,刘雯让子君等着他过去取。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刘雯兴冲冲地赶到了,不料一进门却看到这样一副景象。对他来说,大清早撞见死人实在晦气透了,那张惊恐万状的脸一下子印进了脑海中,成为最新繁殖出的恐怖记忆。

    在确认怀抱中的亲人已经死亡之后,张昕和他母亲一起把目光转向刘雯,好象他就是传说中到人间索命的黑白无常。子君也看着他,因为他在最紧要的关头切断了最关键的线索,尽管他不是有意的。刘雯缩手缩脚地站着,感到自己无辜到了极点。刘雯的无辜不仅在于他成为张国平的报死鸟,更严重的是,他被列为最近这起连环凶杀案的凶手——至少是知情人之一,提出怀疑的是杜亚楠。

    当子君把在张家经历的事情告诉亚楠之后,后者一针见血指出:“刘雯这孩子肯定有问题。”对于这个颇为大胆的论断,子君洗耳恭听:“哦,你认为他有什么问题?”亚楠提示说:“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个案子从一开始,就有双无形的手牵着我们,不断制造假象隐藏事实,其目的是把我们引入歧途,实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子君也觉察到了这一点,但想听听不同的意见,于是做了个说下去的手势。亚楠以她特有的敏锐和直白做着分析:“误导我们的这个人就是刘雯。第一,方孝武和唐阿福的尸体是他最先发现的,现场绝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他一定还隐藏着什么;第二,他内心藏着恐惧却怎么都不愿说出来,这是心虚的表现;第三,杜、方、张三家都是此案的受害者,他是唯一卷入其中也是唯一不受伤害的人;第四,张国平临死前找你谈话,罗里罗嗦说了那么大一堆,但说到最关键的时刻他出现了,然后张国平就死了,有这么凑巧的事吗?”

    子君笑了:“你的分析虽有一定道理,但未免过于牵强。”亚娜感到几分不爽:“直觉是靠不住的,别被他漂亮的脸蛋给欺骗了。”子君没有作出反驳,而是拿出自己的观点:“即使有人误导我们,也不可能是刘雯,有个人更值得怀疑。”亚楠望着姐姐的眼睛:“你的上司,廖辉?”子君一惊:“你怎么知道这个人?”

    亚楠不动声色:“我不单知道这个人,而且还知道是他处处跟你过不去,就在前几天,他刚刚停了你的职。根据清门村和方家秘室留下的脚印,你和张昕都怀疑他跟当前这个案子有关。”“是方一鸣告诉你的吧?”子君猜测一定是张昕把消息透露给方一鸣,后者作为谈资告诉了亚楠。亚楠默认,子君却摇了摇头:“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那是谁?”亚楠不明白。子君扫了一眼窗外,把屋门轻轻关上,放低声音说:“陈伯。”

    “他?”亚楠问:“你有什么根据?”“他不止一次告诉我爸爸给他托梦,说爸爸被困在一个很大的山洞,身上锁着铁链,有几只怪物看守,让我们尽快去营救,另外,他对我们从清门村拣回的刀鞘和配玉非常感兴趣,并有意无意点拨到斯坦因的那本书。”子君在椅子上坐下来:“还有,他主动接受你的催眠实验,然后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分明是在暗示或者引导我们。”

    亚楠也不接受她的观点:“陈伯跟爸爸的感情很深,爸爸失踪这么久,他焦虑和担忧是完全正常的。至于催眠中说的那些话,我认为真实可信,谁的背后都有故事,无非他讲出的故事与现实落差大了些而已。我知道你不相信我那一套,但没必要说陈伯编故事糊弄我们。”

    子君不跟她争执,只管往下说:“真正另我起疑的是昨天晚上,还记得那个黑衣人吗?他的身形、面部轮廓以及对环境的熟悉程度不得不另人怀疑。你追出去没多久陈伯就回来了,当时他的脚受了伤,我问他怎么弄的,他说是不小心扎到了玻璃,情形很是可疑。”亚楠低头思附。子君的手机响了,市文物局那位杨副局长打电话过来说,北京的专家已经到了。子君说:“谢谢,我马上过去。”

    北京来的那位专家年逾七旬,稀疏的白发羊毛般柔软卷曲着,皮肤黝黑,挂一副宽边眼镜,高高挽着袖子,端一只大大的茶缸,逢人就热情地打招呼,看起来不像是满腹经纶的教授,倒就像个肚简心直的老农。

    老专家带来两个助手,男的30多岁,生得强壮彪悍,留着浓密的八字须,女的20出头,像个刚出校门的实习生,短发齐耳文静秀气,两人面目冷峻话语不多,除了应景性的交流,几乎没有多余的声音。

    经杨副局长介绍子君才知道,老专家姓钟,是父亲的大学老师,从事考古工作已50多年,像秦始皇兵马俑、马王堆汉墓、天子驾六等重大考古活动他都参加过。从国家文物局退休后,他开了家私人考古研究所,由于上了年纪,这几年很少到考古现场,但仍不时参加各类学术论坛,给年轻一辈的同行提供经验指导。

    子君恭敬地称他“钟教授”,老专家连忙摆手:“叫我老钟就行。”子君说:“您德高望重,可不能乱了规矩。”老专家笑道:“这年头专家教授不值钱,不如叫我爷爷实在。”众人听了都哈哈笑起来。子君最终还是称他为“钟教授”,然后花了大约两个钟头把案子的原委和线索详细告诉了他,老专家边听边点头。最后子君向他问起寄往北京的那些照片,老专家告诉她,刀鞘上的四个佉卢文是:“达尼努尔”。子君问:“什么意思?”老教授解释说:“是墓主的名字,精绝人跟西方人一样,名字在前姓氏在后,也就是说,他叫达尼,姓努尔。”

    “努尔?”子君觉得有点耳熟。哦!她想起来了,在亚楠实施的那次催眠实验中,陈伯曾提到这两个字,还说努尔是个伟大的家族,曾创造过辉煌的文明。老专家告诉她:“努尔是精绝的国姓,虽然墓主的身份目前还不好确认,但可以肯定他是位身份崇高的贵族。”老专家还毫不隐讳地说,他对西域文化非常感兴趣,95年那次中日合作考察尼雅古城,他因岳母病故没能参加,希望能借助这次机会弥补遗憾,他还说,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传说中的圉(gui)陵。

    圉陵?这个生疏的名字另子君凝起眉毛。老专家解释道,这是尼雅古城出土文物上提到的一座陵墓,说里面埋葬的是精绝王,因为关于精绝的文献本来就很少,所以更找不到有关圉陵的记载。子君认真想了想,然后请示老专家:“依您看,我们第一步该怎么走?”

    “照你刚才说讲,刘秀是个很关键的人物,从他手里肯定能获取我们想要的东西。”老专家摸着光秃秃的下巴:“所以洛阳是我们行动的第一站。”子君委婉地表达了质疑:“我一个同事家就住在孟津,据他说,原陵屡遭盗掘,早已经是空坟一座。”老专家神秘地笑笑:“地表上的坟丘不过是个摆设,真正的原陵建在黄河中心,如果没猜错的话,那里将有一座气势恢弘的水下冥城,而在城市中心上空,则悬浮着刘秀的灵柩。”子君摇头:“黄河悬棺可只是个传说。”“孩子,你得相信我。”老专家端着茶缸悠然地喝口水,“有时候,传说比历史更可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尸身密码》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