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经典网文 » 尸身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 《尸身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尸身密码》正文 第39章 (欲擒故纵)

文/赤蝶飞飞
    杜亚楠向来不乏追求者,从中学老师到大学同学,再到武校教练,但无论多么英俊的面孔、多么显赫的家境,多么蓬勃的信念、多么花哨的招数,都未能引起她足够的兴趣,一番或长或短的激情后都知难而退。惟独方一鸣,用他的单纯和执著,锲而不舍地刺激着她的冷傲,冲撞着她的固执,腐蚀着她的淡漠,就在她内心里的感觉说不清是同情还是感动,被迫为这些进攻作出反应的时候,却忽然听到刘雯讲出那样一番话。是敷衍之辞还是真的早有倾慕?一个从未关注过的人,寥寥数语竟另她悸动不安。

    唐娟则难过得心都要碎了,因为刘雯当着那么多围观者要跟她撇清关系,还拿他的女朋友刺激她羞辱她。更要命的是,唐克和刘雯居然都不承认她的身份,都认为她在撒谎,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唐克的确是她的哥哥。9岁时母亲病死,父亲把她送到弗宁的姨妈家,哥哥则留在偏僻、荒凉的葫芦口。后来,她听父亲说哥哥因为挨了顿打离家出走,怎么都找不到。再后来,她与哥哥在弗宁相遇了,后者说他在弗宁蹲了两年监狱,但没讲具体原因。哥哥好象与父亲之间存在隔阂,当她提出一起约见父亲的时候后者总是拒绝。哥哥素来神出鬼没,但每次到弗宁都会来看她。话说回来,也难怪刘雯不信,这些事他哪儿知道啊。

    至于和刘雯的关系,虽然从道义上有点扯,但在感情上她就这么认为。在她看来,爱情是种资源,资源是可以霸占的。为了得到刘雯,她软硬兼施甚至霸王硬上弓,最终还是没有得逞,顶多嘴上占个便宜。而商人的眼睛何等毒辣,唐克一眼就看出,她和刘雯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说后者是她勾搭的情人他信,说是用来结婚的那种男朋友他绝对不信。

    颜面丢尽、羞愤至极的唐娟把哥哥从刘雯身边拽开,拖着他上了一辆出租车,整个世界在她大脑里模糊了,只有一个女人的姓名前所未有地清晰:杜亚楠。这三个字势必成为她今后反复唠叨的对象,以及嫉妒和愤恨的目标。

    刘雯冲他们的背影吐出一口气,忽然觉得奇怪:适才敷衍唐娟,前一秒拟定的还是“杜子君”,脱口而出时却不知为何变成了“杜亚楠”,且有理有据一气呵成。其实,借用子君的名字并不存在任何暧昧成分,主要因为她是张昕的女人,张昕在他眼里是英雄也是恩人,他的女人自然非同凡响,而事实上子君也的确很优秀。他为自己的无聊和滑稽笑了笑,刚要转身离开,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轻声说了句:“跟我走。”

    刘雯根本没看清他的面目就被带离街口,乾坤大挪移般转到了一条幽暗的小巷。亚楠收起化妆镜紧紧跟过去,并纵身越上小巷的一堵矮墙,由于怕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又顺着矮墙爬上一棵枯叶掩映的大树。

    她看到刘雯在拼命挣扎,陈伯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个字,后者的挣扎便立刻停止。陈伯捧起他的脸在并不明亮的路灯下仔细看了看,然后扳过他的身体撩开上衣。不知从他的脊背上看到了什么,陈伯脸上的皱纹凝在一起,同时老泪纵横。刘雯傻傻地站在那儿,看起来一脸迷茫。陈伯抖索的双手刚刚落在刘雯肩膀上,沙哑呜咽的喉咙未及讲出话语,街口忽然冲过一队黑斗篷。

    看到那群“吸血鬼”,刘雯现出本能的恐惧,陈伯忙把他拉到巷子边上让出道路。黑斗篷依次从他们身旁跑过,最前面那个跑出十来米忽然停下,他一停,其余人也跟着止步,几秒钟后,一队黑斗篷竟又倒了回来。最前面那个黑斗篷冲刘雯走过去,因为他看到了刘雯裤袋边露出的半截翡翠项链,好象是他们公主的配饰。

    陈伯护在刘雯前面,用目光威吓对方。那黑斗篷根本没把陈伯放在眼里,抬手欲给他一记耳光,却被后者死死钳住手腕挣脱不得,另一个黑斗篷骂骂咧咧上前,还没出手就先挨了一拳,退了好几步压倒四五个人。众黑斗篷不敢小觑这枯瘦的老头儿,也不讲什么江湖规矩一拥而上。陈伯施展功夫沉着应战,但毕竟上了年纪且身上有伤,在围攻中渐渐处于下风。

    亚楠脱掉外套蒙在脸上,从树上一跃跳下,恰巧落在陈伯身旁。她使出用最擅长的连环腿,将两个黑斗篷凌空踹起,狠狠撞到巷子一侧的水泥墙上又弹回地面,当即昏死过去。黑斗篷们一愣,陈伯也投来狐疑的目光,亚楠没有看他,继续用行动证明自己是个超级有效的帮手。陈伯来不及多想,因为认清形式的黑斗篷已很快反扑过来。

    在亚楠的协助下,对手很快落败,仅余三五残兵连滚带爬,丢弃满地哀号的同伴仓皇奔命。小巷里剩下三个站立的人,亚楠在东侧,陈伯在西侧,站在陈伯身后的刘雯蓦地发觉,刚才与其并肩作战的帮手此刻变成了对手。

    陈伯提起翻倒在地的菜篮,声音带着三分怯懦:“你想怎么样?”亚楠没有讲话,伸出右手冲刘雯往自己这边勾了勾。陈伯抓着刘雯的左腕,同时猜测她的身份和意图。亚楠已经可以确定,那晚在院子里跟她交手的就是陈伯。只是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人?潜入杜家多年究竟有何意图,与刘雯又是什么关系?

    亚楠主动出招了,目标不是陈伯而是刘雯。陈伯丢下菜篮拼力保护刘雯,并不时作出反击。几个回合后,亚楠完全掌握了场面主动,她就像个调皮的孩子,不断利用对方的空挡偷袭刘雯,虽然招招直取要害,却也处处手下留情,陈伯不明就里,愣是被折腾得手忙脚乱气喘吁吁,不小心被菜篮绊了到,一屁股蹲在地上,抬起头,亚楠已把刘雯抢到怀里,顺手锁住他的脖子。

    “别伤害他!”陈伯大喊一声。就在此时,耳边警笛大作,枪声四起。三人不约而同巷口看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同一时刻,张昕和小周正站在市公安局临泉分局三楼的窗口,十分平静地看着大街上热闹的演出,全市各大商超的排查已经停止,因为他们经过反复揣摩,确定唐克提供的消息为假,认为唐克受人指示,设法到看守所查看地形,然后通报黑暗兵团,目的就是劫走刚暴露身份并被抓获的廖辉。

    果然,他们把想法汇报给局长不久,门口就发生了一起打砸抢的闹剧,引起群众围观和交通阻塞,局里不得不派出大批警察维护秩序。当然,这是黑暗兵团全盘阴谋的第二个步骤,当然,也被张昕他们识破。就在警方把注意力转到大门口的时候,黑暗兵团派另一部分人饲机潜入看守所开始行动,看守所方面也做好了相应准备,以稀松的布置诱敌深入,仅局部进行了象征性的抵抗。经过一番并不激烈的战斗,黑斗篷们打开牢门如愿地把廖辉劫走。张昕和小周目前唱的这出就是将计就计引兵追踪,先找到其老巢,后聚而歼之。

    廖辉在两个黑斗篷带领下进入山间一所不起眼的宾馆,进入之后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他踩着织有欧式花纹的地毯进入大厅,仰望由八根罗马柱撑起的巍峨穹顶,停了片刻,又攀上纤尘不染的白玉台阶上到二楼,在幽雅的灯光下穿越富丽堂皇的走廊,来到一扇华美精致的胡杨木门前。

    守在门口的两个黑斗篷向他微微躬身并将门打开,廖辉抬脚跨入,满是灰尘的皮鞋在光华细腻的木地板上发出粗笨的闷响。迎面的梳妆台前背坐一位身着暗红色长袍的女子,她挽着高高的发昝,半露香肩,正张开纤柔的双手戴上一条镶有钻石的额链,镜面中只露出半边脸,却足以勾魂摄魄。

    廖辉快速走过去,情不自禁从背后拥抱了她:“阿依萨,我回来了。”那女子戴好额链,冷冷地应了一声:“骨力将军,请叫我公主。”寥寥数语,既明确强调了彼此的身份,又清晰表达了个人的态度。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尸身密码》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