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经典网文 » 尸身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 《尸身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尸身密码》正文 第81章 (愿赌服输)

文/赤蝶飞飞
    一个小时后,子君和张昕他们被带入一间宽敞的殿堂,殿堂内灯火通明,壁画斑斓,廊柱峻拔,帷幔飘摆,看陈设和布置应该是黑暗兵团日常议事的场所。殿堂两侧站满手握马刀的黑斗篷,最前端有一组黄金雕像,主体为头戴王冠的年轻女子,看到她,会自然而然地想到骷髅岛上空的红衣女郎,以及鄯善王陵甬道浮雕上的精绝女王,相比之前的孤傲冷艳,这座雕像中的人物略带三分笑意,平和却不失半点威严,其脚边伏有两只貙虎,皆咧嘴龇牙、凶猛异常,仿佛是主人忠诚的守护神。雕像前安放一把镂花金丝木椅,扎巴奴正端坐其中,仍旧白发苍髯手拄权杖,只是换了一袭黑袍,这种凝重的色彩使得他老态毕现。

    殿堂中央燃着熊熊火焰,火上架一口直径超过一米半的油锅,两个黑斗篷不断往锅下加柴禾,但见灼浪翻滚,青烟袅袅,除了木柴的噼爆,整个殿堂寂静无声。油锅里散发出的香气让方一鸣禁不住咽了口口水,但他知道,这口锅绝对不是给他们做饭的。果然,几个黑斗篷从殿外带进一个人,十分粗暴地按在油锅边,那人也不挣扎,冲手抚长髯的扎巴奴躬身垂头。子君认出来了,双膝跪地的正是放他们逃跑的廖辉。扎巴奴半闭着眼睛,问得不急不慢不愠不火:“放走这些人,是谁的主意?”

    廖辉坦然回答:“是我的主意,请宗主赐罪。”扎巴奴又问:“为什么要放了他们?”廖辉沉头不语。扎巴奴睁大眼睛,脖子往前探了探:“你反对我?觉得我很残忍?”廖辉依然不答。扎巴奴从金丝木椅上站起,拄着权杖走到他跟前:“当初,我让你去消灭这些人,你非但没有执行我的安排,还把他们带到了我的跟前,我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抓起来,你却偷偷把他们放了,告诉我,你有什么目的。”“属下有错,但绝无二心。”廖辉头垂得更低:“请宗主赐罪。”

    扎巴奴拂袖转身,冲身旁一个面相儒雅的黑斗篷问道:“扎赫耶里,你是掌管刑狱的,这个叛徒该怎么处置?”“按黑暗兵团的规矩,背主逆父者罪当----”那黑斗篷看了一眼廖辉,微微躬身:“但骨力将军追随宗主多年,可谓忠心耿耿、功劳显赫,如今虽然犯了错,可毕竟他们属昔日同事,念及旧情也是人之常理,所以----”扎巴奴怒而斥之:“我只问你该怎么办?!”黑斗篷不敢再多嘴,冲站在廖辉身后的两个喽啰扬了下手。后者立刻抬起廖辉,准备投往油锅。

    就在这时,殿门入口传来一声大喝:“住手!”众人望去,见是阿依萨,她向父亲喊道:“人是我让他放的!”黑斗篷们交头接耳面面相觑,继而把目光转向扎巴奴,看他该如何处置。扎巴奴转身望着女儿,脸上没有丝毫惊讶,这个结果完全在意料之中,但他的沉静很快被一种渐渐堆积的愤怒所代替,倒不是因为女儿和准女婿私做主张,而是那一袭红袍戴着额链的装束,在清一色黑斗篷中间太耀眼、太夺目也太猖獗,那是对他的藐视和羞辱,是大庭广众之下的公然叛逆,他的胡子跟嘴唇一起哆嗦,最后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喊:“扎赫耶里!扎赫耶里!”

    那位儒雅的黑斗篷惶恐不已:“请宗主吩咐。”扎巴奴几乎气糊涂了:“把----把这两个叛徒一块儿行刑!”黑斗篷手足无措:“这----”扎巴奴用权杖杵着地板:“行刑!”黑斗篷再次扬了下手。从面部不断抽搐的肌肉上看,扎巴奴这回打算玩儿真的了,不过,命令发布几秒钟后,他脸上的忐忑也很显而易见。廖辉和阿依萨被处死,这样的结果不管对谁来说都非常不妙,扎巴奴更是做做姿态,因此,在关键时刻,他耳朵里如愿传来一声喝止:“等等!”扎巴奴相信没有人会冷眼旁观,可挺身而出者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循着声音望去,挡驾的居然是看押下的一名长发女子。

    “你要为他们俩说情?”扎巴奴并不掩饰自己的吃惊,同时摆出不徇私情的公正做派,“龙山不是你们东土,我们的法令不会包庇纵容任何人,无论他的身份多么高贵。除非,你能拿出让所有人都信服的理由。”“非亲非故,何来说情?”亚楠向前跨出一步,不慌不乱道:“我不过是想跟你做个交易。”扎巴奴哈哈大笑:“我扎巴奴活了七十岁,还是头一回听说有人要跟我做交易。”笑罢,他转身坐回椅子上,伸手指着亚楠:“你是一个死到临头的囚犯,凭什么跟我讲交易?”

    亚楠不动声色地弹出一枚银针,银针从油锅上穿过,带着一丝温热直射扎巴奴的鼻梁,还差几厘米就要碰触到皮肉时,扎巴奴忽然举起手中的权杖,只听“嘣”的一声,银针齐根刺入权杖的木柄,继而传来“嗡嗡”微颤。众黑斗篷如梦初醒,立刻拔刀相向。扎巴奴抬手示意他们退下,尔后摸了摸被银针钻刺出的小孔:“好功夫。照你的身手,两个骨力将军也未必能敌,他是怎么把你给抓到的?”

    亚楠回望被张昕搀扶着的方一鸣:“我不愿我的朋友受到威胁。”扎巴奴放下权杖:“既然被抓,为何不逃?你就那么肯定我不会杀了你们?”亚楠莞尔一笑:“要是想逃,别说地牢的几根木头,就是铁条也拦不住我们,我一直在等这个交易。”扎巴奴示意喽罗们放下廖辉和阿依萨:“你想换回什么?”“我爸爸,我的朋友刘雯。还有,”亚楠与廖辉和阿依萨对视,“他们两个的性命。”“要得可真不少。”扎巴奴仰靠在椅子上:“你拿什么跟我做交易?”“秘密。”亚楠的话所有在场者为之瞠目,“有关努尔家族永葆昌盛还是万劫不复的秘密。”

    扎巴奴缓缓站起来,目光中透露出期许,同时伴有几丝惶恐,沉郁片刻,却又忽然一挥手:“把这个疯子,丢进油锅,炸了!”子君讥诮道:“你明明知道他们拿不住我妹妹,偏要惺惺作态,分明是做不起这个交易。”扎巴奴冷笑着踱到她们姐妹中间:“不愧是杜文忠的女儿,果然有胆识。可惜,我对你们的秘密不感兴趣。”子君抱起胳膊:“那我们就一起期待吧,地狱之门打开的那一天,努尔家族和他们的历史将彻底陷于黑暗之中,永远见不到光明。”张昕起初听得莫名其妙,不知道杜家姐妹演的是哪一出,当子君提到地狱之门,他才渐渐明白过来,而其他人则还蒙在鼓里。

    “既然这样说,我姑且信你们一次。”扎巴奴狐疑着踱回椅子前:“如果你们的砝码不足或者答案不令我满意,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亚楠追索:“如果可以让你信服,你如何兑现承诺?”扎巴奴沉吟:“你爸爸不在我手里,其他的都可以答应你们。”子君:“一言为定。”“愿赌服输。”扎巴奴甩了下袍子,坐回金丝木椅:“说吧!”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尸身密码》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