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520听书网 » 经典网文 » 尸身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 《尸身密码》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尸身密码》正文 第82章 (直取龙山)

文/赤蝶飞飞
    两百公里外的塔克拉玛干腹地,积雪只在沙丘东侧铺了浅浅一层,从远望去,仿佛金色沙海里卷起的白色波浪。一支长长的驼队正逶迤在这片沙海,他们身穿印着月牙形标记的黑斗篷,背负马刀、竹箭、弓弩和枪支,驼蹄将尚未融化的冰雪带到空气中,随风形成飘动的白雾,轻轻粘附在那些男人的眉毛和胡子上。行在队伍最前端的是陈伯,身后紧紧跟着小赵和半维半汉的老头儿。他们显然损失了一位地位相当关键的人物,否则不会倾巢出动全部打起白幡,也不会轻易摆出这般决一死战的架势。而罗布泊以东约九十公里的戈壁滩中,十几辆越野车也在风雪中艰难跋涉,车内的武警身着迷彩头戴钢盔,紧握钢枪威风凛凛,排在最前的那辆车内,一领队模样的警官拿着通话机不停讲话,好像在部署什么方案,两名助手摊开地图用铅笔圈圈画画,像在研究什么策略,身后数台精密仪器正有条不紊运行着。

    大殿上的扎巴奴并不知道,两支队伍在日夜兼程迅速靠近,他们虽不同身份不同派别,却有着共同的目标:千里奔袭,直取龙山!大殿下,亚楠就斯东努尔的陵墓布局,从阴阳五行的角度做了详尽剖析,她没有用太多比喻和修饰,却依然将相生相克的道理阐述得恰如其分、明白透彻,将万劫不复的后果形容得凄凉可怖、无比胆寒。子君趁热打铁,利用目前所掌握的有关精绝的历史,结合个人的合理想象,小小挖掘了一下可能潜藏的阴谋。众黑斗篷听得瞠目结舌,扎巴奴闭着眼睛一言不发,只是双手抖得厉害。子君语音落定的同时,他手中的权杖“喀嚓”一声被折断。令人窒息的死寂持续了有半分钟,扎巴奴才颓然从椅子上站起,冲扎赫耶里扬了下手:“带他们下去吧。”

    阿依萨看到,父亲走下殿堂的脚步有些蹒跚,于是挣脱黑斗篷的束缚上前搀住,父亲却推开了她。扎巴奴踉跄着走出大殿,在雪地搋出潦乱的痕迹,跨进自己居住的那口山洞,穿过幽深的回廊,捣开紫檀木门,坐上貂皮蓬盖的木椅,他感到一股火气在体内剧烈冲撞,衣物及须发随时可以燃烧。一名侍女见主子神情烦闷,连忙倒上一杯清茶小心翼翼送过去,还没送到手边,却见扎巴奴忽然站了起来,手掌照椅子拍了一下,口中爆发出蕴藏已久的愤怒:“奇耻大辱!”木椅应声散成一堆残片,侍女茶杯惊落在地,索瑟一旁不敢靠近。扎巴奴又一拳击向身后的石墙,装在上面的一只火坛“咣当”坠落,火星和石蜡四下飞溅。侍女捂着口尖叫出声,不多时,门外又进来两名侍女,先是愣了片刻,继而万分谨慎地收拾地上的残局。

    等地面完全收拾干净的时候,扎巴奴的整个身躯都贴在了墙上。待阿依萨拖着红袍跨进门廊,他正蜷缩在墙根下,抬着一双失神的眼睛,本来还呈银灰色的须发完全苍白。对扎巴奴来说,亚楠和子君抛出的那个秘密,是对他以及所有龙山人的无情羞辱,是在已经仙逝的祖宗脸上狠狠抽了一记耳光,如此重锤尚能勉强自持,而真正要命的是,那个秘密居然被汉人发现并当众揭破,一旦信息失控,不但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这个秘密,而且,他和世代龙山人竭力掩盖的真相也会公诸于天下!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将陷于万劫不复的深渊,永远不会再有天日。

    阿依萨蹲下身,将一件外套搭上父亲佝偻的脊背:“阿爸,不要太费神,很多事情并非您所能左右。”扎巴奴散碎的视线聚集起来,缓慢地放回女儿脸上:“你阿爸今天出大丑啦。”阿依萨使劲摇头:“您永远是龙山人最伟大的领袖。”“不。”扎巴奴望着女儿眼睛,“你在说谎,在你眼里我一直是个残忍、虚伪、固执、骄傲的父亲,这个无需否认。阿爸总是想让所有人都怕我、尊重我,其实,我在很多人心里,是最不值尊敬的一个,包括我最信赖的那些助手。他们的思想已经腐朽,意志已经散漫,早就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他们觉得扎巴奴是个孤独的跳梁小丑,毫无道理地坚持着愚蠢的理想,阿依萨,你猜猜,今天在殿堂上会有多少人在看我的笑话?”阿依萨想否定,却迟迟无法开口。扎巴奴惨然一笑:“一切都无法挽回,龙山的末日或许马上就要到了。”

    张昕不得不佩服亚楠,他们果真成为黑暗兵团的座上宾,饭菜虽称不上美味,至少还算可口,挨饿好几天,个个吃得有滋有味儿,唯独钟教授苦着脸不动筷子,子君问他怎么不吃,他说:“那帮家伙会不会在酒菜里下毒?”张昕大口嚼着肉:“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就是要杀我们,也不会是现在,进入地狱之门之前,绝对不会再动我们一根汗毛。”钟教授还是不放心,他问子君:“你怎么就能肯定他们是精绝后裔?”子君搁下筷子:“在作出这个判断之前,我们已经获得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精绝因内部分裂而衰弱,并最终导致国家灭亡。但这种分裂并没有因此消失,而是延续千年直到今天。造成分裂的原因是血统之争,答案是我从一个梦里获得的,时间就在抵达尼雅那天晚上,我梦到了兵临城下的伊玛城,还有绝望中的精绝王子,在梦里我是精绝的王后,我亲身体验了末代统治者在最后一刻的无奈与悲壮,他们的国师让一位宫女化妆成楼兰人,抱着孩子带上东平王的青铜虎符前往汉朝求援。王子告诉我,他已安排国师在河流、房屋、屯粮里下了诅咒,即使城被攻破,敌军得到的也是一座死城。”

    钟教授摊开双手:“可这只是一个梦,梦是荒诞无稽的。”“可前往大汉求援的那对母子以及那枚青铜虎符,大家都在骷髅岛的地洞看到了,而梦中的所有情景又都在精绝王陵的浮雕上得以验证。”子君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真正使我确定他们身份的是大殿里那尊雕像,还有与精绝女王外表极为相似的阿依萨公主,我怀疑她们之间有着很近的血亲,所谓的龙山人就是纯种精绝后裔,而对立那方则是具有一定汉族血统的精绝人,他们的外貌具有半维半汉的特点,或者完全与汉人无异。两派多年来一直在互相争斗,其中一派试图掩盖一个事实,另一派却试图揭开一个事实。”

    钟教授:“什么事实?”子君:“这也正是我们迫切需要揭开的谜团之一。”亚楠接住子君的话说:“刚才在殿上的那场交易,实质是我情急之下走的一招险棋,因为廖辉和阿依萨不能死,他们如果死了,我们就更活不成,扎巴奴之所以放过我们,并非由于交易成功,而是他发现了我们的用途。”钟教授问:“什么用途?”亚楠答:“打开地狱之门,拿到传国玉玺。他们本来是想利用我爸爸,可惜我爸爸被他们设计放逐后突然失踪了,这也是他们自作聪明弄巧成拙的结果。”钟教授哦了一声,但脸上的阴云仍未散净:“扎巴奴没收了我们的行李物品,实质上还是把我们软禁起来了。他是不会让我们活着回去的,等我们丧失了利用价值,就会毫不迟疑地举起屠刀。”

    子君:“到了那个时候,主动权就不在他们手里了。”小五:“那得等多久?”子君:“最多两天。”钟教授相信子君,他总算吐出一口气,拿起筷子吃饭。正中子君所料,第二天傍晚,洞外传来“乒乒乓乓”的枪声:援军果然赶到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尸身密码》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